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世界杯诗志(1-8)  

2010-06-19 01:3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杯诗志

 

 

《普天同庆》

 

 

今晨的太阳自南非升起

升起的是一只足球

普天同庆*

 

朋友,今天你要回家

行在路上的人们

赶不回去的人们

你要在下一个加油站

或是任何有电视的地方

停下来看一看

今天的电视里

有人类的庆典

你要和他们一道

戴上矿工的帽子

吹响加油的喇叭

高歌《旗帜飘扬》

 

航船行至好望角

需要回头望一望

 

天空瓦蓝

草坪碧绿

看台之上黑白难分

一架彩虹横空而跨

被铸成永恒之桥

朋友,你是否意识到

这是一个梦

一个化作现实的伟大梦想

来自于并不遥远的往昔

风雨如磐的黑暗岁月里

开普敦狱中长住的囚徒

纳尔逊·曼德拉

多年以来

我心随圣人的脚步到此

发现他就是

黄金铸就的世界杯上

那个托举起地球的

大力神

 

人类走到好望角

请你回头望一望

 

 

(*注:本届世界杯专用球名为“普天同庆”。)

 

 

 

 

 

《钻石之心》 

 

我爱球是因为一只小小的足球是我孤独童年的最好玩伴,我在寂寞的纺织城待过一段时光,是工人阶级的儿子教会我踢球,从守门开始。

我爱球是因为我在少年时代读过一篇好散文《男人就要踢足球》,比冰心奶奶的散文棒多了!它的作者是一个敢于拼命的踢足球的男人,名叫左树声。

我爱球是因为我的中学时光缺少快乐缺少爱,在没有学会直面女生以前,足球是我惟一的心跳。

我爱球是因为我看到在我生逢的时代还有马拉多纳这样的主儿,从此知道了什么是天才,什么是天使与魔鬼同体的魅力,令我一生着迷。

我爱球是因为足球使我的大学时光没有全和文学青年呆在一起,这对一个男人的成长十分有利,当他们晋升为教授的时候,我成长为一名诗人。

我爱球是因为我是一个诗人,在中国我是别样的诗人,在中国只有我写的诗还有点足球的气质,我诗歌的核心是一只充足了气的球胆。

我爱球是因为庸常的市民生活不能满足我生命的全部欲望,在每个周末的下午,我已习惯了面朝足球场的方向心驰神往。

我爱球是因为我的青春体会过进球的快感——那快感与生命原始的快感是如此接近如此吻合。

我爱球是因为当摇滚取代了诗歌古老的功能,而足球又干脆地战胜了摇滚,崔健在他的演唱会上发问:“我的歌比足球怎么样?”——他怯了!

我爱球是因为我祖国的足球如鲠在喉,我期待着把它吐出来的某一天,而又不知道那一天会不会来。

我爱球是因为我想成为中国最懂诗的人,就像庞德那样敢于说自己是最懂诗的人。

我爱球是因为足球犹似天上的黄金在舞蹈,命令我歌唱,我对它的爱如一颗钻石之心。

 

 

《我祈祷》

 

南非的大主教

被希腊队请去

为其祈祷

我作为一名

普通的球迷

只想为一个人

马拉多纳祈祷

 

“菩萨菩萨保佑老马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青春之偶像

天才之图腾

人性之本真

别样的英雄

面随心生

真是越长越像切

格瓦拉了啊

 

“菩萨菩萨保佑老马

不求夺冠但求走远……”

 

偶像在青春犹在

图腾在天生我才

本真在人性尚存

在滚滚红尘中

拒绝泯灭

别样的英雄

方才是真正的英雄

 

“菩萨菩萨保佑老马

不求走远但求平安……”

 

 

 

 

 

 

《长安水边的足球》

 

 

此日黄昏

朋友驱车载我

赴曲江遗址公园的

南湖之畔观球

 

在紧邻湖畔的

一片草坪上

有几排烧烤的桌椅

正前方银幕高悬

 

在他们调试之时

世界杯现场直播的画面

被错误地投射到草坪上

恍若比赛被挪到了这里

 

当人儿与球儿

总算被投射到银幕上

一截树枝旁逸斜出直插其间

又平添了几分自然的生趣

 

夕阳隐没

月上东山

湖面上波光粼粼

倒映着灯火阑珊

 

在我的长安

在曲江故地

我没法不想到李白

这是他当年观马球比赛之地

 

今晚我喝得太多

在醉眼朦胧中看到唐朝的马球

马儿们直上云天成为天马

撇下人儿与球儿

 

皇家的马球成为人民的足球

状如被你讴歌过无数遍的月亮

李白在上——我知你有高丽的友人

而选择支持韩国队——多好!他们赢啦!

 

 

 

 

《荷兰忆》

 

 

荷兰好

  风景旧曾谙

  郁金香开红胜火

  遍地草场绿如蓝

  能不忆荷兰

  荷兰忆

最忆是海牙

三年前

亦是个多雨的夏天

我飞抵这个

低于海平面的狭小国家

在阿姆斯特丹看画

在鹿特丹诵诗

独自来到海牙

方才得到一日

安心的宁静

我在国际法庭外沉思

煞有介事地思考

人类的命运

后来我走到一处

开放的足球场

在看台上坐下

看一帮孩子踢球

那些孩子好小啊

我猜是幼稚园的娃娃

在上体育课

他们连路都走不稳

但是踢上球却跑得欢

我发现他们中有多人

长相酷肖克鲁伊夫先生

“球圣”口衔棒棒糖的样子

原本就像个孩子

这是比参观阿贾克斯青训营

还要珍贵的体验啊

伸出手去摸摸

金发的阳光

碧眼的草坪

黑白皮肤的足球

我知道:我触及的

是一座金字塔的塔基

 

 

 

 

《球迷之妻》

 

 

电视台的人

在辗转找我

我想:世界杯真不错

总算让他们记起

这个诗人懂点球

可资利用

我舔了舔

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准备到电视上去出风头

 

电话终于打到我

说是“请你妻子一起来

我们的节目做客……”

我听着奇怪

继而明白——原来

他们的节目叫《交锋》

世界杯期间也没闲着

还要找人继续交锋

他们想当然地以为

球迷之妻必然会反对

她的老公看球

他们想找我妻子

来和我当众交锋

我家情况不符合

我便如实相告

婉言谢绝

 

妻子下班回家

我告知此事

妻子听罢

不以为然

 “他们希望我是谁?

一个没文化的婆娘?

老公看个球

还要一哭二闹三上吊?

记得吗?八六年

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世界杯

是我陪你在母校男生宿舍楼前看的

九四年世界杯

和你一起将时差倒向美国的是谁?

在筒子楼的单间里……”

 

往事如幕回放在脑海

被世界杯剪辑的岁月

 

 

 

《西西里柠檬》

 

 

我足球的初恋是鲍鱼肉丝

发生在情窦初开的年头

后经对马朵娜

刻骨铭心的移情别恋

萝卜丝芭蕉又将我拉了回来

浪子回头金不换

从此开始漫长的苦恋

苦苦厮守不离不弃

直至上届她正果修成

成为贵妇人

以后冠加冕

 

我是在说

地中海一样蓝的意大利队

在说多年以来

我浓得化不开的意大利情结

仿佛我在战靴般的亚平宁半岛

在足球般的西西里岛

真有一个意大利情人

这是一个乡巴佬

一个穷小子

出于过敏、自尊的

自动放弃悄然离开

 

时光荏苒

四年过去

这一年啊

在南非阴雨绵绵的冬天

我与老情人邂逅

我与之的关系吧

恰似一首情歌所唱:

“就当她是个老朋友啊

也让我心疼

也让我牵挂

只是我心中已不再有火花

让往事都随风去吧……”

 

犹似我初恋之年读过的小说

《西西里柠檬》

 

 

 

 

 

 

 

 

《白云也有祖国》

 

 

整整两年前

一位驰名世界的欧洲汉学家

在读罢我表现川震的诗作后

在其来信中声称:

“与你不同

我不是一个爱国者”

——我能够理解他的话

能够理解生在二战中被纳粹德国

蹂躏过的国家里的人民

对于“国家”一词

以及相关概念的警惕

 

稍后

在欧洲杯举行期间

他的国家队获胜了

我致函向同为球迷的他道贺

信中又涉及到这个问题:

“我在每场比赛开踢前

高奏国歌的仪式上

看到的人们——

那些高唱国歌的球员与观众

他们的表情好看而动人

其中也包括你的同胞”

 

眼下是世界杯

我看到的情景依旧如斯

只是来自更多的大洲和国家

更多肤色和背景的人们

在继续上演着这动人的一幕

正如那个生长于日本的朝鲜球员

我能够理解他复杂微妙的情感

但却是单纯至圣的泪水

 

世界杯的大舞台上没有我的国家队

我在为汉学家的国家队加油

倘若它能首捧金杯哪怕只是重返决赛

我一定要在那时再致一封贺信给他

并将这一话题进行到底:

“目前人类只发展到这个阶段

‘白云,世界的公民’(你偏爱的诗句)

不过是一厢情愿好高骛远的乌托邦之言”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