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华商报》最新专访  

2010-03-27 08:1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改变了诗歌的言说方式
伊沙:一个人的诗江湖
2010-03-27  荷兰文
《华商报》最新专访 - 伊沙 - 伊沙YISHA的blog
荷兰文

《华商报》最新专访 - 伊沙 - 伊沙YISHA的blog
荷兰文

  写小说的,喜欢说文坛,写诗的,喜欢说诗江湖,坛子里是非再多,赶不上江湖恩怨多。江湖上,被伊沙骂过的人很多,骂伊沙的人也很多;江湖上,有帮派,有仇恨,曾经把酒言欢的,过几年或许就反目成仇,还会有复仇……恩怨情仇、“打打杀杀”中,一些新人来了,一些人老去了,一些人退隐了,一些人复出了,那个骂人也被人骂的伊沙竟然20年没有停歇,一直写,一直骂,从未失去激情,也未曾老去,于是,这江湖,竟成了他一个人的,至少,在他心里是。

  伊沙,男,44岁。B型血、金牛座,这是他需要强调的。他告诉记者,金牛座是唯一被星象专家提到可以做文学家的星座,所以,他照着这话实践了,而且没有一个瞬间怀疑过。成就,伊沙的十年

  年初,诗人伊沙在“御鼎诗歌奖·十年成就奖”评选中,成为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十年成就奖”得主。该奖为“赶路”诗歌论坛有史以来设立的最高诗歌荣誉奖项,授予伊沙“御鼎诗人”荣誉称号。此外,诗人伊沙还在近期出版了第四部长篇小说《迷乱》。诗评家张建新说:“如果说十年成就,伊沙的贡献力肯定是不容忽视的,倒不是说他的文本有多优秀,多经典,关键是他改变了诗歌的言说方式,开创了诗歌表达的另一种可能性。虽然伊沙饱受争议,但这恰恰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他的价值。”

  记者:有人说,十年来,中国诗歌成就了伊沙一个,你同意这句话吗?

  伊沙:也算成果斐然吧,诗歌是这样,放得更长远,看得更清楚。成就这个词,时间越是长,差异越大,锁定中国诗歌十年,候选人范围很小,候选人只有我、沈浩波、余怒几个人。这个奖评奖相对公开,qq的评奖聊天过程也被公开了,公正性让人很震惊。十年来我得过十一个奖,大小不一,有一个双年奖,奖了一块200亩的土地,最大的奖是这次的御鼎诗歌奖十年奖,还有就是十年前得了一个90年代十年奖。一个十年给一个奖,很好,我准备下一个十年再拿一个十年奖。

  记者:这十年,好像以前被大家熟知的那些诗人,舒婷、食指等渐渐淡出了。

  伊沙:绝对不写的也不多,但十年没有看到新作的诗人确实有,我在编一本书的时候发现,有的人,我十年没有看到一首新的诗歌问世,比如舒婷。大部分可能是写的特别少,但诗歌有个原理,没有一定的量,质也谈不上,你说十年,我只写了两首诗,这两首诗能多么有名,不可能的。十年来,北岛的量就不大,多多量也很小,芒克新诗也非常少,食指本身量就小;还有一部分是中等产量的,于坚、韩东等。以我的看法,靠中等产量,很少会取得塔尖的辉煌,这是网络时代,没有一定的量,对读者的眼球刺激不够,给人印象就不深,再加上最重要的一点——创作规律,没有量,质也谈不上。我不谦虚地讲,我比70后、80后这些年轻人的产量都要大,加上我的经验优势,质也就上去了,只有有量才有丰富性,才有锐气,才有猛劲。另一角度说,创作状态和生命状态有绝对关系,到了我们这个年龄,很多人就变得无精打采,开始了中年症候,或者心满意足,那会让人惰怠。并不是生活中很风光,创作状态就很好,年轻人中有锐气的人也有,但是,好像没有我们当年锐气高,我可以不谦虚地讲,70后、80后都没有我现在的锐气。所以,这十年的成果是当然的。

  记者:作为一个工作稳定、家庭美满的44岁的中年人,你的锐气来自哪里?

  伊沙:可能我还保持着80年代的理想主义者的热情。和当年不一样的是,很多理想的可行性更强,会落在实处,对我来

  讲,就是落在写作上,将理想主义色

  彩变成写作成就。人的中年最容易

  出成果,如果中年失去锐气,老年就更无锐气,现在做好中年也是为做好老年准备。无恩怨 不江湖

  2008年1月,伊沙在庸诗榜中“夺冠”,紧接着,3月5日,网友在论坛爆料,伊沙2007年应荷兰鹿特丹之邀前往参加国际上影响巨大的“鹿特丹诗歌节”时,可能伪造了身份,冒充国内著名诗歌杂志《非非》的主编身份参加了诗歌节。

  记者:十年中,江湖上也有很多非议,你是否把它们看做你的十年成就的一部分?

  伊沙:也可以看做是我的一个荣誉,最大的就是第二届庸诗榜夺冠、冒充周伦佑去荷兰参加鹿特丹诗歌节等。时间过去两年了,我也看开了,庸诗榜是想有新闻效应,搞一个没名气的,当然没人关注,他们肯定要搞一个有名气的。

  记者:是不是和江湖上的私怨有关?

  伊沙:我可以毫不隐晦地说,有两三个就是跟我有一些私怨,力主让我得冠军,说他们公报私仇,完全有根据。鹿特丹事件,已经是一个公案,也好,帮我提高知名度么,哈哈,冒充别人出国参加诗歌节,这种事情荒谬得一塌糊涂,稍微有一点常识就知道,出国哪里能冒充?

  记者:记得当时你接受采访时比较激动,这两件事情对你有什么影响?

  伊沙:我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是很强的,我也批评别人,当然也能接受别人的批评。鹿特丹事件时,我为什么沉不住气了呢?是因为我老婆对我说,他们单位的人看她眼神都怪怪的,平时的话,可能会说,你老公又上报纸了。我发现我们单位人见我也怪怪的,伤我无所谓,但是伤了我的亲人,不行。庸诗榜夺冠被报道后,遇上过年,亲戚一起吃年夜饭,很喜欢我的老舅爷不懂文学界,看见庸诗榜夺冠的消息,以为是好事,还祝贺我说,你夺冠了,我舅妈就在旁边暗示他不要说,突然,我家年夜饭上有了尴尬。

  记者:诗歌圈好像总是有一些矛盾,你怎么看江湖上那么多是非恩怨?

  伊沙:对,到处都是是非,有诗人的地方就有是非,可能你感觉小说界没这么多事,不是诗人更坏,可能是中国小说界更官方化,更体制化,是非不会浮在表面上,作协的人不会讲是非,会谨慎说话,但是诗歌界民间化、江湖化,是非都浮在表面。江湖恩怨的起源,有对诗歌的理解、看法不同产生的矛盾,但也不是全部,江湖比较险恶,人们有各种各样的出发点,各种各样的目的。用“写得更好”回报老婆

  诗人家庭美满者寥寥,伊沙是个例外,他有一位从大学一直走到今天的妻子。妻子对这位诗人的支持,让很多人羡慕不已。

  记者:听说,在诗歌创作上,你的爱人对你影响很大,所以,对你家里人的伤害,你接受不了。

  伊沙:她对我比较支持,我们是大学同学,多少年一块走过来,她过去也是校园诗人,把诗歌看得很神圣,她也是离我最近的一个在另外的角度看我在诗坛处境的人,有时候她也为我打抱不平,有些人曾是我家座上客,反过身去就变成伤害我的人,她想不通,当这种事情伤害到她时,她更加愤恨。

  记者:一般来说,诗人经济状况都不好,你也是这样吗?

  伊沙:诗人不但比较穷,生活上还比较无能,十多年来,她在经济上基本是我家顶梁柱,我在家里也比较无能,她从里到外创造出了一个物质环境,创造了一个精神的放松的环境,让我来做我想做的事。

  记者:放在一般女人是做不到的。

  伊沙:所以,诗人婚姻好的并不多,诗人本人也有很多毛病,社会正常化不够,生存能力很差,靠老婆维持、保护,自己还“爱作”,写诗自然需要疯狂、需要激情,但是不管单位还是社会上,诗人是很让大家讨厌的,也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角色。她自己本身工作也很忙,还要照顾家里、照顾孩子,如果因为我的事情伤害她,这是她不应该承担的,我觉得最起码应该对得起她,怎么回报呢?一方面自己多干点家务,最主要的,她既然创造了这么好的环境,我就应该把事情做得更好。这种成就即便带不来太多物质回报,起码应该带来精神回报。

  记者:所以,你就一心一意成为一个诗人。

  伊沙:做诗人是主要的吧,这个十年大家谈的是我的诗歌成就,下一个十年,大家会谈论我小说的成就,我有这个自信,我要和专业的小说家pk一下,我们在今后十年比一下,看看你们表现好,还是我表现好,我是诗人兼小说家。很多人,心已经变质了,被市场化了,小说家变得更俗,因为他们关注市场,我以诗歌为核心,让我的小说也更能坚守纯文学的核心。诗歌我也不会退让,我自己追求的是做全天候的作家,作为我的付出,我在小说占用的时间比诗歌多得多,也有可能诗人身份遮蔽小说成就,将来,我们还可以看终身成就。将口语写作进行到底

  十年间,伊沙总共参加了三次国际诗歌节,分别是2008年英国奥尔德堡国际诗歌节、2007年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2002年瑞典奈舍国际诗歌节。虽然有人贬低他的诗是“口水诗”,但扛着口语写作的大旗,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以沈浩波、徐江、侯马、南人、桑克为代表的北师大诗人群,北师大诗人群从实力上已经接近并超过以西川、臧棣为代表的北大诗人群。

  记者:你在参加过这几个国外诗歌节后,个人有什么收获?

  伊沙:不光是荣誉,诗人在国外享受到了国内没有的尊重,我是文化高端活动的参与者,认识很多国外朋友,也受到刺激,有见识上思考上的收获,至今我还不断回味,甚至直接给我的诗歌,给写作带来新的视点。中国现在的诗歌确实有一个更现代化的问题,这一点上,我们都需要补课,都需要有一个因素刺激我们向前。到了国外,我发现眼界一下放开了,从外国诗人的诗里面,吸取元素刺激写作,这不仅仅是世俗意义上的好事。

  记者:被公认为口语诗写作的先锋,你自己是不是认同这个称号?

  伊沙:你这个问题问得好,这现在让我左也不是右也不是,有人说我是口语诗歌的开山鼻祖,假如说我认同了,就有人出来抢,比如,于坚、韩东写的比我早,但直接说他们写的是口语诗,他们又不接受,他们本身觉得口语有点低人一等,他们是不是自己也有些怀疑呢?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一个很自觉的口语诗人,就认为口语不但不低人一等,而且是最先进的。仔细想想,你写的东西和你口头表达的东西没有关系,这个诗就太可疑了,口语诗歌当然不是把口语照搬到诗歌里,而是把口语作为一个原材料,作为一个活水和源泉,这有什么不对的吗?这是最符合艺术创作原则的,所以我就觉得,大家说我是口语诗歌的开山鼻祖,我很自豪,甚至还有点掠美,因为确实于坚、韩东写的比我早,但是如果他们不承认,我就是开山鼻祖,如果从学术上说,我更自觉地实践口语,我代表了后口语,是口语诗走向发展、普及的始作俑者,我不算开山鼻祖,但是广开风气者,我把它推向更多读者和写作者。现在,口语诗已经达到很提纯的高度,我想让它更丰富,让它更意象化、抒情化,其他对各种元素的吸纳,口语为主,吸收意向诗歌、抒情诗歌的长处,这是我正在走的路。潜伏,是这座城市的玩法

  另一位诗人秦巴子十多年前说:“我和伊沙是侨居在陕西的中国作家。”什么意思呢?伊沙是陕西作家,名声斐然,但不加入地方作协,这是为什么呢?

  记者:作为一个陕西作家,你没有加入陕西省作协,你怎么看你和作家体制的关系?

  伊沙:这不是很紧绷的事,随遇而安,诗歌界本来就民间化,1986年北岛退出过作协,所以诗歌界以好诗人不加入作协为荣,当然我也顺着这个走。1998年,我写了《解散中国作家协会》一文,发表在《文友》上,这个文章应该有它的严肃性,不能说我先提出解散作协,之后又自己加入,我知道作协体制对写作的坏处,诗歌是江湖化的,一旦写诗变成单位里的事,那太滑稽了。我也是终身不加入作家组织,不但中国官方不加入,民间的也不加入,海外的也不加入,非文学因素渗入的组织我都会谢绝。文学、诗歌是很纯粹的,在自由的、个人化的氛围里实现比较好,不要把它搞成组织行为、体制行为。不是我和中国作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而是我很严肃地考虑过这个问题对我的利弊,但我不拒绝官方的刊物,我没有拒绝过《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协举办的活动,直接邀请到我个人,我觉得是和诗歌、文学有关的活动,有价值的,比如中国诗歌节、青海湖诗歌节,我都参加了。我不是反体制的战士,也不是反作家协会,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既严肃又放松的事情,不是紧绷绷的行为艺术的表演和作秀。我不是陕西作协会员,但我是陕西作家吧,被排除在陕西文学之外的时候,我也不高兴,秦巴子也是,他说,“我和伊沙是侨居陕西的中国作家”,陕西诗人在全国有影响的,就我和秦巴子,我不是会员,但我是陕西文学的一部分,中国文学的一部分。

  记者:那你怎么看自己和西安这座城市之间的关系?

  伊沙:中年之后我更喜欢这个城市,年轻时我更看到它的缺点,这是一个有底气的城市,不会像在北京那样,做一点事就会轰轰烈烈,这里适合扎实厚重、沉潜。在这个城市,年轻的时候,你有一点成就,可能没有北京那个年轻人那么火,西安的年轻诗人不太容易火,但等到了中年的时候,你拿出来的东西可能是一座博物馆,北京的诗人拿出来的可能只是几件兵器,不一样。沉潜是这个城市的玩法。

  记者:这里适合潜伏。

  伊沙:对,应该在文学中潜伏下来,建立自己的博物馆。不光是我,陕西成功的作家都利用了这个地气,贾平凹就是这样,我们的文学道路不一样,但他身上有我要学的东西,他是长篇的模范,一两年就有一部长篇,有庞大的作品群,我要向老贾学习,很多作家都应该向他学习——什么是这个城市的标准的玩法,沉潜、持续的状态,符合这座城市的玩法,这是陕西这块土地对我的心理暗示。这个城市创造过辉煌的历史,潜伏下来,才能获取这个城市的大智慧。本报记者 狄蕊红 文/图人物春秋   伊沙,著名诗人,原名吴文健,1966年5月19日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等,长诗《唐》,诗歌专论集《十诗人批判书》(与人合著)。外译本《伊沙短诗选》(英文)、《灵与肉的项目》(希伯来文)、《第38届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伊沙》(英文)、《第38届鹿特丹国际诗歌节·伊沙》(荷兰文)。部分作品被散译为德、日、韩、瑞典、世界语等语种。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