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第二届中国诗歌节报道  

2009-05-25 11:2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后他们再为诗歌“吵架”(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24日04:37  华商网-华商报

  

第二届中国诗歌节报道 - 伊沙 - 全天候写作

  谢冕

  

第二届中国诗歌节报道 - 伊沙 - 全天候写作

  杨匡汉

  

第二届中国诗歌节报道 - 伊沙 - 全天候写作

  沈奇

  

第二届中国诗歌节报道 - 伊沙 - 全天候写作

  伊沙

  

第二届中国诗歌节报道 - 伊沙 - 全天候写作

  秦巴子

  昨日,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名著名诗人参加了第二届中国诗歌节盛大开幕式。这一诗意的盛会将持续到5月28日。其间,“延安颂”诗歌朗诵会、“曲江流饮”、“雁塔题名”等30项文化活动将陆续开展。

  盛世中国,诗意长安。以诗之名,西安名流雅集,谈到“诗歌中国”,诗人们回顾、纵论、评析、展望关于诗歌的话题,成为西安这座城市最靓的文化风景。

  昨日,诗歌界泰斗谢冕、著名诗评家杨匡汉,与著名诗人沈奇、伊沙、秦巴子“以诗之名”相聚、对话……

  以诗之名相聚

  谢冕:伊沙,你长高了

  昨日下午4时,西安东方大酒店14楼一间客房房门打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笑盈盈地站在门口,三位来客不约而同地笑着称呼:“谢老师!”但老人只认出了其中的一位:“沈奇啊。”然后歪着头笑着回忆站在沈奇两边的男子,沈奇指着左边穿黄色T恤的男士说:“这是秦巴子。”“谢老师”伸出手:“秦巴子,我们十八年没见过了。”紧接着,沈奇伸出右手,指着右边体型稍胖的男士说:“这是伊沙。”“谢老师”愣了一瞬间,呵呵笑了,对43岁的伊沙说:“伊沙,你长高了!”

  对这句长辈般的见面问候,曾经的“胖子伊沙”笑着说:“不是长高了,瘦了。”

  被三位诗人称为“谢老师”的老者是77岁的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谢冕,曾兼任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所长,是“二十世纪文学”理念的支持者和实践者,1980年他筹办并主持了全国唯一的诗歌理论刊物《诗探索》,是诗歌界泰斗,也是此次诗歌界最重磅的嘉宾之一。此时,谢老刚从机场抵达宾馆,行李尚未放好,三位故人的到来,谢老既意外,又惊喜。

  回味:10年前的论战

  伊沙与谢冕十年未见,谈笑间,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忆起十年前那场论战。1999年4月,北京平谷县一个叫盘峰宾馆的地方被诗歌界永久载入史册,那次论战的主题“民间写作”和“知识分子写作”的争论至今还在继续。昨日,这四位与诗歌有关的、或者是诗评家、或者是诗人的诗歌界代表,共同在西安南郊这座宾馆房间回忆起那场之后被命名为“盘峰论争”的著名的、与诗歌有关的“吵架”。

  “别人发言的时候,于坚摘下助听器不听了,我看您当时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伊沙回忆十年前参加盘峰论争时的情景,对谢冕说:“去的时候大家坐的同一辆大巴,出来都气得不坐一辆车,分头坐私家车走了。”

  那一年,诗歌界的多位诗人、诗评家因为诗歌观念不同,聚集到盘峰宾馆开会讨论,谢冕、沈奇、伊沙等都参加了此次会议,十年后,谢冕对那次现场的争论还记忆犹新:“伊沙,你当时最激烈,你们两个都很激烈。”沈奇笑着摆手:“我不激烈,我不激烈。”谢冕笑了:“你不激烈,是很会煽动情绪……”

  以诗之名对话

  关键词:数字

  诗人最敏感诗歌很繁华

  中国有多少人在从事诗歌写作?每年中国有多少首达到发表水平的诗歌?这个数字有什么样的内涵?

  沈奇:有统计说,我国一年达到发表水平的诗歌20多万首,从事诗歌写作的人口有200多万。

  伊沙:200多万诗歌人口,相当斯洛文尼亚一个国家的人口数量啦。但是这个数据是怎么得来的?是否科学?

  杨匡汉:也是根据某个数据推算出来的,但至少说明诗歌不是媒体所说的很冷。一个国家没有几个诗人,这个国家是不幸的;一个国家都是诗人,也是不幸的。(众人笑)因为中国是个泱泱大国,你说是200多万人,应该不止,可以发表的诗歌至少在20万首以上,还不算网络上的,加上更不止。

  秦巴子:网络刺激人写得更多,中文诗歌的网站已经有数百个。

  杨匡汉:诗歌不能讲是繁荣,至少是繁华吧。我们中国文学,小说是主打,但是我的看法,往往小说观念的变化,是由诗歌的启发而来,因为诗人最敏感,带来诗歌的变化,这种启发在文学的各种门类里都是一样。

  关键词:边缘

  边缘才能看清这个时代

  总是有人说诗歌被边缘化、被冷落,上面那一串数字证明,爱诗歌的人依然在爱,读诗的人依然在读,写诗的人也依然在写,该如何看这种诗歌、诗人的“边缘化”?

  杨匡汉:谈边缘,中心,我觉得中国的文学史、学术史,有成就的都是在边缘,李白的好作品、杜甫的好作品,也是在被边缘的时候写的,一旦他们进入权力的中心,作品都不行了。

  伊沙:做过一种统计,唐人编写的五六种诗歌选本,四本中选有李白的诗,只有一本有杜甫,而且杜甫的诗只有一首,由此推断,每个时代当时最走红的诗,未必是最好的。

  杨匡汉:这是文学史的一个规律,文学都要经过沉淀,才能分出优劣。

  伊沙:把六个选本占全的诗人,都是我陌生的,那些得奖专业户的诗,都没有留到今天。李白最有争议,我本来觉得杜甫的诗是最好的,结果杜甫在唐朝连著名诗人都不是。

  杨匡汉:文人自古都是处在边缘地位,非常边缘。应该肯定的是,有头脑的人要思考,所以他要处于边缘,文学比较正常的状态是处于边缘状态的思考、边缘状态的观察、边缘处的回应。

  伊沙:我觉得在边缘才能看清这个时代,离中心太近,就无法看清本质。

  关键词:精品

  造星对诗歌是一种伤害

  每年二三十万首的诗歌达到发表水平,什么样的诗才算精品?如何看待精品?诗歌明星们与精品的诞生如何臧否?

  杨匡汉:中国诗人、新诗走了90年,特别到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两个阶段,文革前、文革后,尤其是文革后这30年分量特别重,沈奇说,现在每年全国够发表水平的诗歌的产量是二三十万首,还不算网络。全国有2.6亿网民啊。第一,诗歌不像以前只是讲一个问题,强调一个方向,现在是多种意义可以做,多种功能可以放开,走向多向,走向多元。谁说文学死了?诗歌困境了?没有精品了?我觉得不要这样说。

  伊沙:还有人说写诗的人比看诗的人多,只有写诗的人看诗。

  杨匡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前进过程中,肯定有负面的声音,不管有些人附庸风雅也好,只要关注诗歌,都是好事情,现在全国每年那么多首诗歌,《全唐诗》才五六万首,而且也不都是好的。

  秦巴子:李白的诗也不都是好的,也有些是没有办法看的。

  杨匡汉:如果我们的专家、学者、教授,能够沉下心,每年好好选他个十首、一百首,作为文学的记录,那就太可怕了。不过,精品这个东西现在不能说,要让后人说的。精品的沉淀,有个过程,诗歌界的一些朋友,动不动被奉为明星,造星对诗歌是一种伤害。诗歌有一种圈子,有场域,诗歌总是写给一定对象,它要倾诉,总希望有些人看到,如果用一些概念,并不一定符合文学发展本身应该的倾向。

  关键词:自费

  诗人不是通过写作赚钱

  很多著名诗人的诗集是自费出版,这是正常的现象还是时代的悲剧?

  伊沙:很多著名诗人的诗集都是自费出的。

  杨匡汉:艾青《大堰河》是自费出的。

  伊沙:洛夫前四本都是自费出版。

  杨匡汉:艾青自费出版后,自己不好意思到书店去看,后来让家里人到书店看卖了几本。

  秦巴子:我的诗集也是自费出的。

  杨匡汉:诗人自费出版都很正常。

  伊沙:诗人不是一种职业。

  杨匡汉:诗歌本身,对心灵的温暖、净化是潜移默化的,是润物细无声的,诗人不是通过写作赚钱。本报记者 狄蕊红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