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一篇创作谈  

2009-04-08 22:2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创作谈]

 

诗人小说家的毛病

 

伊沙

 

1996年3月的一天,我是坐在自家卫生间的马桶上做出了正式开始写小说的决定的。为什么要说“正式”?因我在大学时期曾写过一段时间的小说,“预备役”不能做数。当时我从马桶上起来,遂开始写我的第一个正式的短篇小说《现场》,3000字,两天完成。

当其时,我的诗人身份已然确立,似乎已经成名——那意味着外界的承认。所以,我之写小说,尤其是在公开发表以后,也很自然被看作是“诗人小说家”的现象。1990年代中期,这个现象正值它的头一个盛期(第二个盛期是在新世纪之初,现在已然过去了),我在更早的时候就曾为《文友》杂志撰写过一篇文章:《诗人为什么写小说?》,文中罗列了二、三十号人之多(当时还不曾有我)。

外界把你看作“诗人小说家”,从我自身内部来说,自然也无法改变诗歌写作在先小说写作在后的既成事实,作为一名成名诗人,我也确实尝到了一些好处,譬如说在投稿时,会比一般无名作者的稿件更容易被采用;作为一名资深诗人,也确有长期从事于诗歌写作所积累起来的优势,譬如对语言的讲究,但无法会回避的是:也会带来诸多毛病——在此,我只想谈毛病——诗人小说家的毛病!试着总结如下:

一、            观念优越感与决胜论。这通常是先锋诗人的毛病,以为自己从诗歌方面带过来的文学意识和观念胜人一筹,棋高一着。以为仗此观念上的优势会有什么捷径可走,老惦记着发明一种全新的方法而决胜于天下,一招鲜吃遍天,其结果自然是谁也胜不了。原因在于:诗歌写作是一种观念指数较高的写作(甚至可以说诗歌是“观念集中营”),而小说写作的观念指数则要低很多。所以这样的作者,往往动了很多脑筋但却吃力不讨好,长此以往便难以为继。如此的“诗人小说家”有一个明显的外在特点:爱写创作谈,爱自释其作,读过之后你才发现:噢,原来你有这么多的抱负和企图,读小说时我怎么没看出来呢?

二、            孤立地对待文本和语言。“诗人小说家”由于诗歌写作的习惯而对文本和语言要求更高甚至于苛求,如果适当当然能够带来好的结果,但如果过度的话,却往往适得其反地带出小气、匠气、文人气。在纸面(表面)上打磨语言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好的语言,在叙述上绣花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叙述的精彩。文本和语言的好并非是达到了某种先定的标准而是要靠阅读时的效果来检验的。

三、            欠缺劳作精神和平常心。再高产的诗歌写作也带不来对“劳作”一词的深刻体验,但即便是短篇小说的写作也需要劳作精神。我们必须承认:诗人不算通常意义上的劳动者(在此谢绝大专辩论会式的抬杠),诗人很难将写作看成“干活”,将其作品看作是一门“活计”,而一个合格的小说家非得如此。一提笔伟大感就上来了——这是诗歌写作带来的毛病,小说写作则必须要从平凡出发,从平凡到伟大,从奴隶到将军。因为不能忍受平凡,所以就不会有平常心,据我观察(包括自省),往往是“诗人小说家”对自己的一篇或一部作品寄托了过多的期望,包括世俗成功的期望,甚至于比体制内的小说家还要急迫(因为人家必是资深的,并且混成了老油条)。

四、            不下笨功夫、没有真功夫。诗人脑子活、反映快、灵感多——这样的人往往会以下笨功夫为耻,以为自己不必如此。所以“诗人小说家”的小说,往往徒有花架子,缺乏硬功夫、真功夫。而笨功夫、硬功夫、真功夫是小说写作必不可少——尤其是在长篇小说的写作中,观念指数将会降到更低,诗人的优势荡然无存。

五、            说起长篇小说,我又要说起一个问题,它不只在“诗人小说家”的现象中存在,只是在此显得更为突出,更为致命。长篇小说(novel)与短篇小说(story)从本质上说是两种东西(中篇小说是前苏联影响下的中国土概念,并非全球通行),愚以为:后者本质是“文”,前者本质是“书”,从“诗”到“文”易,从“诗”到“书”难,从“文”到“书”亦难,所以我们看到:短篇写得好的小说家未必长篇也能写得好(反之亦然),而曾经甚嚣尘上风行一时的“诗人小说家”现象在今天的偃旗息鼓走向式微,基本上是被长篇(“书”)说了NO!那个笨重的庞然大物不怎么待见诗人……

    OK,以上便是我在13年小说写作经历中观察与自省到的“诗人小说家”的五大毛病,在此写出来,首先为自己,其次为同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早改早好,晚改不迟!

 

                                                           2009.4.8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