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采访  

2009-03-22 00:34: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商报记者对话“文坛斗士”,请他介绍自己读书生活

伊沙:枕边压本诗集能养心



  文/关军

 

  伊沙的出名是从《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等一系列惊世骇俗的诗歌开始的,《十诗人批判书》《一个都不放过》《无知者无耻》等则确立了他“文坛斗士”的地位,而《狂欢》《中国往事》等长篇小说的出现,则展示了伊沙出色的叙事能力。伊沙还是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的老师,对当代年轻人的读书情况相当了解,对阅读这个话题也比较有发言权。当记者接通伊沙的电话时,他正忙着写小说。在听完记者的采访意图后,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并让记者五分钟后再打过去,他要整理一下思路,为自己手头上的工作暂时画上一个句号。

 

  目前的“枕边书”:《水浒传》

 

  伊沙告诉记者,他目前正在写一部历史小说,是关于荆轲、专诸、要离、豫让、聂政等刺客的故事。最近一年多来,伊沙一直在重读《水浒传》,连上厕所的时间也不放过,有时甚至上完厕所后,也要在里面多蹲一会。伊沙说重读《水浒传》是想找到古人说话做事的感觉,“我的新作写的是上古时期的故事,我们现在的言行举止离那个时期实在是太遥远了,《水浒传》则要近一些,它的语言也比较接近于古人所讲的口语。”重读《水浒传》让伊沙受益匪浅,“《水浒传》是明朝人写宋朝的故事,我想里面的语言可能具有更多明代的特点,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的小说带点现代人的语言风格也没有关系。《水浒传》写的是108将的故事,虽然每个人物花费的笔墨相差很大,但在故事的串接上还是非常严密的,并不让人觉得突兀,这对我现在写的小说帮助很大。我正在写的故事也包括了几个刺客,他们都有自己独立的故事,如何把这些故事更好地融为一体,对我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水浒传》为我提供了很好的范例,这也是经典著作的魅力所在。”

 

  伊沙以前创作的长篇小说如《狂欢》《迷乱》《中国往事》《黄金在天上》等,基本上写的都是当代题材,为什么这次突然转型写历史小说了呢?对此伊沙解释说:“现代故事有点写腻了,在中国写当代题材的是一类人,写历史题材的是另一类人,同时写两类题材的作家还不多,我想挑战一下自己。”

 

  印象最深刻的书:《大师笔下的大师》

 

  伊沙告诉记者,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书是《大师笔下的大师》。这不是一本我们通常理解的传记,而是伟大心灵之间的对话,书中收录了库切、雨果等对萨默塞特、巴尔扎克等19篇精心描述的文章,是大师眼中的大师,大师笔下的大师。书中的文风和文体很杂,像走进间货色杂陈的古董铺,场面凌乱,而每件东西都透着熟悉的气息,而且可观。任何人一生中都不可能有机会和这么多伟大的人一起交流,并因此获得独特的洞察力。

 

  维克多·雨果的“巴尔扎克之死”一文具体描述了他与巴尔扎克的“最后”两次会面,生离死别,令人扼腕。其时,病重的巴尔扎克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他的脸是紫色的,近乎黑色,往后面倾倚,胡子没有刮……眼睛睁开,目不转睛。……我掀起卧被,执着巴尔扎克的手,他满手汗珠,我紧握着这只手,但他没有回握我的手。”在巴尔扎克的葬礼上,法国内政部长对雨果说:“这是一个风雅人物。”雨果回应道:“这是一个天才。”……这段话给伊沙的印象很深,对他们的文化氛围非常羡慕,“中国有句话叫‘文人相轻’,在同一时代出现两位大师,往往会水火不容,雨果对巴尔扎克的态度,显示了他的心胸和魅力。巴尔扎克的理想是成为拿笔的拿破仑,他最后做到了,这说明只有有着伟大梦想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伟人。”

 

  阅读最多的书:《李太白全集》

 

  对伊沙来说,诗人是他拥有时间最长的“身份”,他读得最多的当然是诗歌方面的书,各种诗歌杂志、诗集塞满了他家的每个角落。有一次他到李白的家乡参观,还专门买了一套影印版的《李太白全集》,“没事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翻一翻,哪怕一天读一首诗,感觉都非常好。”伊沙认为,经常阅读经典诗歌也是一种“点燃”,“其实用不着一次读一大堆,每天读那么一点,就像被佛祖摸了顶一样,自己都能感到自己变聪明了。”

 

  虽从小也在父母的指点下背了不少古诗,但伊沙觉得古典诗歌对自己走上诗歌创作的影响并不大,也没有产生过写诗的欲望,后来在接触到艾青等优秀当代诗人的诗歌后,才激发了自己创作的冲动。“自己上学的时候也非常排斥古诗,但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渐渐发现自己有必要从古典诗歌中汲取更多的营养,虽然语言方式差别很大,但在遣词造句和意境营造上还是非常值得借鉴的。”伊沙说。

 

  最值得推荐的书:“四大名著”、《唐诗三百首》

 

  当记者请伊沙为读者推荐图书时,他张嘴便说出了“四大名著”和《唐诗三百首》,他认为这些书都值得反复阅读,“对于一般读者而言,没必要去读《全唐诗》或作家的全集,只要把《唐诗三百首》读熟就可以了。”伊沙认为,“枕边书”不一定非得是那些所谓的“轻松”的作品,“每天睡觉之前躺在床上欣赏一首优美的唐诗,看看名家对它的精彩解读,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对于当代诗歌,伊沙说目前市场上还没有特别好的选本,《中国百年诗歌选》《跨越:纪念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诗选1978~2008》选得还算不错,选了不少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新诗,大家可以关注。“其实任何作品都一样,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才有价值,所以阅读新诗一定要慎重。”

 

  最犀利的评价:当代作家有出息的不多

 

  伊沙对中国当代作家向来评价不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再次重申了这种观点,“我们当前文学界的生态环境太差了,很多作家都挺‘没出息’的,一心想着成名挣钱,能心平气和地写作的人越来越少了,年老的作家基本上写不动了,年轻的作家甚至连纯文学的门槛都找不到,基本上弄不清楚小说是个什么东西。”伊沙说,“余华其实不会写长篇小说,他的《许三观卖血记》《活着》都属于‘小长篇’。他的《兄弟》硬生生把两个人的事写成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并活活拆成上下两部分,实在与‘大师’的身份不符。天才作家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作家都是庸人,现在态度又出了问题,所以只能坏上加坏了。”

 

  读书经验:名著更靠谱

 

  伊沙在大学教授现代文学史和写作课,写作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这种“业余身份”可以让他单纯地游走于文学之中。在上课之余伊沙经常与学生交流阅读心得,甚至有时也会产生这样那样的争论,“现在年轻人的阅读问题不少,很多该读的名著都没有读过,乱七八糟的作品却读了一大堆。现代大学生的阅读跟社会上流行的潮流是一致的,大学的围墙并没有把他们与社会隔开,书市上的畅销书基本上都是他们捧出来的。”伊沙坦言,优秀的作品往往不容易读,低水平的作品门槛通常都比较低,所以它们更容易受读者欢迎,但真正有价值的还是那些经典名著,外国的名著还要经历翻译方面的考验,“你读的书越多,对这一点认识也就越深刻。我觉得花钱买名著是最值的,你可以反复阅读。买当代作家的作品,就需要你对它进行验证,如果验证失败,既费钱又费时间,非常不值得。”

 

  伊沙认为,读书贵在坚持。他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有一个小时的实际阅读时间,“对一个作家来说,如果没有一定的阅读量,对语言的感觉恐怕都会变钝。如果加上网上的浏览时间,阅读的时间还要更多。平常写作时都是一本正经地坐在电脑前,阅读时反而愿意采用比较舒服的姿态,比如躺读、卧读等等,反正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人物

 

  名片

 

  伊沙,原名吴文健,1966年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任教于西安外国语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伊沙诗选》,长诗《唐》,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狂欢》《迷乱》《中国往事》《黄金在天上》等。曾应邀出席第16届瑞典奈舍国际诗歌节、第38届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第8、9、10届亚洲诗人大会、首届昆明“中国——北欧诗歌周”等国际交流活动。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