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伊沙版“专诸刺王僚”(节选自《士为知己者死》)  

2009-02-01 19:28: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六

 

史书又记:此为丙子年四月的一日。

一大早,将军府的朱漆大门尚未开启,便已被来人拍打得山响,下人开门一看:黑压压的——是宫里的卫兵到了!从王宫沿街一路洒下来,所到之处一律戒严,余下的尚有百十来个,不由分说,冲进院子,先把个将军府上上下下搜了一个底朝天,然后分列各处,将整个院子站了个水泄不通。

这一通猛烈的折腾过后,院中又暂时恢复了宁静,一夜未睡又受此惊吓的公子光方才轻舒一口气,稳定一下神,他不免暗自庆幸着:这些照章办事的王宫卫兵自然是查不到密室的存在和机关,但也幸亏他的得力助手伍子胥神机妙算,昨晚便将三十个全副武装的精兵强将提前藏匿于密室之中,个个都是出类拔萃以一当十的弓箭手和刀斧手,对付这帮花瓶摆设般的王宫卫兵绰绰有余,伍子胥正统领着他们,潜伏在下面,随时听候上面的命令。被离是留在上边负责各方联络的,公子光命他下到密室中去向伍子胥通报上面的情况,自己则亲自去了厨房,做视察状:众庖厨已经开始忙碌,唯独不见专诸,问之,噤若寒蝉,有人指了指里间的宿舍,竟有如雷的鼾声传了出来,光一挑帘子进去,看见一头豹子正呼呼大睡!

目睹此景,光哭笑不得,心中没底:刺客临阵,如此松弛,究竟是好是坏?现在回答为时尚早——结果,就是最好的答案!刺客,以成败论英雄!

有个大厨问:“是否叫醒这厮?”公子光答道:“让他睡够!该叫时叫!”

光从厨房又来到院中,下人们正在布置今日盛宴的现场:在院子的北侧搭一个贵宾台,其它来宾都坐在下面,向北而坐……光对下人们稍加指点,见门口墙下阶上全都是王宫卫兵,夹立而侍,尽持长铍,光想缓和一下气氛,便与之打了几句哈哈,这些国王的卫兵竟然对堂堂将军一脸傲慢两眼漠然,令光心中忿忿然,心说:“狗奴才!待会儿让你们知道一下厉害!”。

到了晌午,日头高照,吴王僚却才姗姗来迟。与一路呼啸而来的先发卫兵不同,他的出场极为安静,低调得很:不等公子光出门迎驾,自个儿便从他的豪华马车上走下来,一闪身便进到院中来了,就像正常的走亲戚一般随便——吴王僚如此出场让气氛轻松了不少,但他一身滑稽的装扮却让他紧张的内心暴露无遗:堂堂国王,一国之君,竟然穿了一身铠甲,到他的大臣加堂兄家来做客!此前,他也不是没有赴过大臣的家宴,去他的胞弟盖余、属庸家,去他最宠爱的长子庆忌家,去诸如此类的真正的心腹之臣家里,他都不是这身装束,但今日的情况毕竟有所不同,这是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大问题。为了克服内心深处的紧张、恐惧以及尚未完全消除的种种猜忌,他还是尽量要给自己以最大限度的安全感,包括一早派来王宫的卫兵,提前先把这儿给占了,占它个滴水不漏、密不透风,都不过是想叫他的王宫延伸到此处罢了。与此同时,他还宣了几位心腹之臣一同前来赴宴,并且还带来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这便是已经被遗忘多时的那个与伍子胥一同逃亡到吴国来的前楚太子熊建之子熊胜,一晃六年过去,他已在吴王宫中长大成人,出落成一名英俊少年。现在,尽管楚平王死后,继位的是太子珍(是为楚昭王),但是让敌国流亡在此养在宫中的前王位继承人突然出现在伐楚战争的出征宴上,必将大大激励和鼓舞出征将士的士气!所以说,僚带胜来,与自己的安全感无关,倒是完全出于公心的考虑。

在公子光本来的安排中,临时搭起的贵宾台上只留一张宝座和两张案几,惟一的宝座和其中一张案几属于吴王殿下,另一张案几则属于他席地而坐时用,现在他不得不再增加一张案几:让僚居中而坐,光与胜分侍左右,其它来宾则一律按官级大小或爵位高级分成两个纵行依次坐在下面,中间的空地留作侍者穿梭上菜和艺人助兴表演之用。光借给胜安排座位之机,将被离召唤到面前来,悄悄交代了极其重要的两件事:一、速告伍子胥:楚太子熊胜在场,率兵杀出时既不要将其误伤,更不要因其存在而手软;二、速告专诸:吴王僚身穿厚重铠甲,甚至还戴有头盔,行刺时直刺其面部为宜。安排完毕,主人便招呼两位“贵宾”各入其座,台下来宾也自行坐好。

公子光遂宣布宴会开始,对吴王殿下大驾光临亲临家宴送其出征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对其行叩拜之大礼,并率众三呼:“吴王万岁!”呼毕,遂请僚训话。

吴王僚在讲话中对其堂兄光将军在国难当头不顾足疾挺身而出积极请战的英雄行为予以高度表彰,号召满朝文武向其可歌可泣的精神学习,预祝光将军统帅大军出师顺利马到功成速解灊城之围再与盖余、属庸大军合兵一处向着楚国腹地继续高歌猛进——讲到此处,他还不忘照顾熊胜的感受说:“待我军攻下郢都,便废了那新立的楚昭王,立你为君。”言毕,提请全体来宾为光将军举樽,一饮而尽。

此情此景,看上去真像是一幅君臣兄弟和好图。

四月天气,已入初夏,此时当值正午,室外已是颇热,三巡酒过后,僚已经受不了了,擅自取下沉重的头盔,置于案几之上,看得光心中大喜,遂又敬其一樽,为取悦吴王殿下,他有意不顾及楚太子的感受,大讲特讲自己在两年前的伐楚战争中夺取其居巢、钟离两城的光荣战绩,说得僚甚是高兴,直夸他为“楚军克星”!

话说到此,僚忽然发问:“光弟,寡人隐有所闻:当年那个辞官而去的伍子胥出宫以后被你罗致帐下收为门客了——可有此事乎?”

光听此言,小吃一惊,知已搪塞不过,为避免僚再生疑,只好如实相告:“回禀陛下,确有此事!容禀个中原委,还望陛下赎罪:当年系因在下带头反对伍子胥的伐楚上奏而遭致其在宫中不得重用,彼辞官而去归隐阳山后,吾念其可怜而收养之……”

“光弟真乃重情守义之人!”僚曰,“六年前,伍子胥奏请伐楚,当时条件尚未成熟,光地也曾疑其有公报私仇之嫌,现在形势不同了,我们倒是急需这样的人才!”

“陛下圣明!吴国有福!”光道,“在下正欲带楚国叛臣伍子胥出征!此人虽未必有甚雄才大略,但对楚国地理和楚军状况倒是了若指掌,还是有些用处的。”

“然也!寡人向来不反对汝等养士,这些士平时为汝等所养所用,大战在即则可报国……”

僚光这对堂兄弟的这一番对话,被胜听在耳中,情不自禁发其问:“你们在说伍员……先生待我如父,他人可在此?”

光答:“不在。吾派其往军中大营备足明日出征所用的粮草去也,现在时间紧急,待我军伐楚凯旋,吾定再设酒宴,安排太子与伍员相见。”

僚曰:“届时寡人定当再来凑个热闹,为光将军洗尘!”——听得公子光哭笑不得!

节外生出伍子胥的话题,令光惊出了一身冷汗,不免生出这样的疑虑:关于他这厢的事,吴王僚还知道多少?看来其耳目一刻都没有放松盯他,看来事不宜迟今日非得下手不可!

往下是助兴节目:是将军府包养的一班越国来的歌舞伎的演出,让院中的气氛彻底轻松下来……

僚与胜俱看得入迷,僚对光曰:“越国之蛮女,倒也别有一番野趣!”——这位可疑的国王,对女人之味远比治国之道要深通得多。

光曰:“陛下好雅兴,在下曾送二越女到宫中去,陛下缘何拒而不受?”

僚哈哈淫笑道:“寡人生怕光弟派来两个蛮女刺客,将宝剑藏匿于亵衣之中,行刺于寡人!寡人虽生性风流,但却怕做花下之鬼!”

“岂敢!岂敢!”光仓皇掩饰道,“陛下真会说笑话!”

“光弟,你那个野厨子的‘太湖烤鱼’预备了吗?”僚之发问令光心惊胆颤,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也倒合乎这个老色鬼吃喝玩乐的那套逻辑。

“备下了!备下了!”光赶紧回话道,“今日盛宴的最后一道大菜,由其本人烹好之后亲自呈给陛下!食之甚妙!”

一场颇具原生态野性的越女歌舞看下来,竟把吴王僚看了个大汗淋漓,看得兴起,暑热难耐,索性将铠甲的领口也解开了,露出了他那细长而白皙的脖子——这个细节也被公子光看在眼喜于心,遂不失时机地加大了向其举樽敬酒的频率,意在火上浇油!

厨子们拿手的主菜开始上了——与前面由侍女上的小菜不同,先唱菜名,再由所烹之厨亲自送上……当然,也只有贵宾席上国君一人有此待遇,其他人凑和着吃吧。进入到这一板块之后,吴王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美味佳肴上,其嘴甚刁,一口便吃出将军府的菜是值得一吃的。公子光的心中装着一本菜谱,当掐指一算还有两道大菜就该轮到专诸的“太湖烤鱼”时,他身子朝后一仰包退大叫道:“腿!我的腿!我的脚!疼哉!痛哉!”

吴王僚关切询问:“光弟,何故呼痛?身有恙乎?”

公子光回答道:“陛下,吾腿疾旧犯矣!饮酒过量之故!容在下回房速作理疗,以不误明日出征。”

僚释然道:“如此甚好!光弟去罢!”

被离低眉顺眼,上得台来,将光背了下去,直入书房之中……

只听得有人唱菜名道:“太湖烤鱼上!庖厨专诸晋见吴王殿下!”

远端的情景是:高大威猛的专诸已经悄然出现,正在接受王宫卫队长的搜身检查——在这幕情景中,专诸作为一名刺客的惟一缺点(伍子胥的看法)已经毕露无遗:他长得过于吸引别人的眼球了,也似乎太像一名刺客了!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比专诸矮了半头的卫队长将其从头到脚搜了三遍,当他用手摸至专诸的裆下,摸到诸的两颗沉甸甸的睾丸时,诸那线条坚毅的嘴角忽然露出了神秘而又诡异的一笑……待其放行,便手端托盘,不紧不慢地一路徐行,左右两排的大臣中有人注意到了这个相貌堂堂气质不凡的厨子,觉得好生奇怪,但是已经不妨事了!未及窃窃私语,专诸已经行至贵宾台前——将军府的大厨是很知礼的:他脱鞋上台,跪行至吴王僚的案几前,将托盘置于案几之上国王头盔的旁边,但见木制的托盘之中有一铜盘,铜盘之中是一条硕大的刚刚烤熟热气未散的太湖梅鲚全鱼——那条大鱼尚未死绝,用自己的尾巴十分有力地拍打了一下铜盘……身为一名职业食客的僚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赞一声:“绝!”情不自禁地将他那颗高贵的脑袋神过来看鱼,正与鱼儿鼓出的眼珠和大张的嘴巴对个正着!

“吴王陛下,鄙人专诸,承蒙陛下多年以来偏爱鄙人所烤之鱼!”专诸用不大的声音念念有词道,“此为刚刚烤好的太湖梅鲚鱼,其味鲜美无比,食之犹可壮阳,只怕陛下今日无口福无法享用它了!”

口中话音未落,手上啪的一声,只见专诸以掌拍鱼,那将死未死之鱼如蛇吐信子一般从其口之中吐出了那把玲珑剔透的鱼肠剑,轻巧地直扎僚之喉头,紧接着,诸从跪姿一跃而起,一把抓住吴王喉头上的鱼肠剑,结结实实地刺了进去,转瞬之间,僚已变成一只挨宰的鸡,鲜血从喉部如喷泉般喷溅出来!

院中遍布的王宫卫兵这才反应过来,一拥上台,将那无路可逃的刺客砍翻在地,长铍乱剁之际,血肉模糊失去人形的专诸还是吐出了此生的最后一句话:“弑君之事……不似杀猪……犹似割鸡!痛……快……”

这时候,潜伏于地下密室之中的弓箭手和刀斧手也杀了出来,先是一阵箭风矢雨袭过院子,再一阵刀光斧影的横杀竖砍,转眼之间,那百十来个王宫卫兵已被斩杀干净,满院死尸相垒堆如麻!来宾之中试图反抗的大臣也格杀勿论,一身戎装的伍子胥一跃而上贵宾台,直奔专诸却不见其影,徒见台上有一滩肉泥、血污、碎骨和毛发!子胥心碎,举剑砍下吴王僚的头颅,插于剑上,举向天空……忽然听到一声怯生生的叫唤,从一张案几之下发出:“先生救我!”拖出来看,见是熊胜,这令他百感交集!

当此时,被离护佑着公子光走上台来,光环视四周,慷慨陈词:“僚不守先王遗命,自立为王多年,祸国而殃民,当诛!光乃真王嗣,当立!待季子有归,光愿让其位。”

话音刚落,有人飞马来报:光之十万精锐大军,一部已攻入并占领王宫,其他各部已顺利接管吴都城防。

伍子胥闻之扑通下跪,对光将军拱手道:“恭请吴王光殿下入宫即位!”

少顷,院中尚立者皆跪于地异口同声道:“恭请吴王光殿下入宫即位!”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