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树欲静而风不止  

2009-01-07 00:53: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沈浩波赶路美文——《佛山那点事儿》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佛山那点事儿》


1、1月1日,我还在广州。此时大部分与会诗人已到佛山。中午,任意好打电话给我,说昨晚打起来了,伊沙踹了一个叫丁成的两脚,第一脚被阿斐挡在前面挨了,第二脚踹实了。我当即给伊沙打电话,因无他手机,打给徐江,徐江未和伊沙在一起,说没事了,都是酒喝多了。我当时想,既然是酒喝多了,应该醒后就没事。伊沙踹人时,目睹者据我所知至少有:张执浩、小引、陈郅云、阿斐、唐纳、蒙晦。
2、1月1日下午,我和欧亚、燕窝赶到佛山。燕窝是为了陪我才去佛山的,她是我的朋友,在我当年出事的时候帮过我的朋友。我一直欣赏她的品格。因此我坚决认为她与老任的这次争吵是一场误会。两个人都是性情中人。老任在这次活动中表现得非常大气、长袖善舞和非凡的组织能力与发言能力,我珍惜与老任在短暂的时间里迅速建立起来的友谊,也同样非常珍惜已经是我的朋友的燕窝。他们是否能冰释前嫌与我无关,诗人嘛,各写各的。但我邀请了燕窝,却让老任和燕窝最后因为误会而彼此不爽,我在此向两位道歉。

4、在酒店的5002房,见任意好、小引、本少爷、老德、马梦等人。其时意好不太高兴,因为原本组织好的参观活动被搅黄了。原因是,那个丁成在我来之前,找到任意好他们,说要报复伊沙,要找一个人来,晚上抽伊沙三记耳光,本少爷插了一句嘴,说“都是老任的客人,这样做不好”云云,丁大怒,用脚猛击茶几,任意好烦了他的作为,将茶水泼到此人脸上,并下逐客令。丁夺门而出,说,“我在佛山没有朋友”。我问意好,阿斐在哪里?我知道阿斐是丁成的好朋友,阿斐又是主办者之一,我不希望这事影响阿斐的情绪。我对意好说,我去找一下阿斐。走到门口,丁成正好打电话给我,说在走前想见我一下。

5、阿斐、楠方、丁成、唐纳、蒙晦等人在另一个房间,深圳红孩也来了。我进去时,丁成非常热烈的冲上来拥抱,并表示他马上就要离开佛山。我问了事情发生的原委,丁成说,伊沙太傲慢,他们4个去伊沙那一桌敬酒,伊沙骂他们不是人,后来发生口角,他在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被伊沙一脚踢在脸上,踹出去好几米。还说第一脚是被阿斐用身体挡住了,阿斐到现在腿上都肿着。阿斐坐在一边,沉默,情绪不高,丁成很委屈,认为伊沙太过分,“我这么瘦,他就专门找我踢”,并觉得任意好泼他一脸茶水使他受到很大的侮辱。我一直在对他进行安慰和劝说,直到他心情有所平复,我对阿斐说:你不要受影响,这是丁自己的事情,你要扛住,别让意好一人扛。据丁成说,他后来也还了伊沙一脚。

6、我离开他们,去伊沙的房间。伊沙又复述了一遍当时的情景,伊沙说,是那几个年轻诗人挑衅得太过分了,他忍无可忍,想都没想,一脚就上去了。我说他真是到了佛山就学会了“佛山无影脚”。

7、伊沙、徐江和我一起去意好他们所在的5002,此时深圳红孩来,说丁的情绪已经恢复,可能不走了。意好也松了一口气。伊沙向意好道歉。老德希望伊沙给他一个面子,晚上吃饭时给丁道个歉,缓和一下。

8、晚上吃饭时,意好对伊沙说,希望他能陪着伊沙去给丁道个歉。伊沙端着酒杯和老任一起去了。后来朗诵会时,阿斐专门为此事当众感谢了伊沙,并称伊沙非常大度。整个酒席间,我一直在装逼不喝酒,在此向在场的诸位道歉了,呵呵。因为我和意好打了一个赌——赌我不会被灌醉。哈哈,装逼装得非常辛苦。但是,我赢了。其实我很想跟几个人好好喝一下,比如王顺健,几年前,我和他在网上吵翻了,是我骂的他,后来想想,太年轻气盛了,为一件毫无必要的事情伤害曾经的朋友;比如徐晓宏——好几年没见的朋友;比如水笔,开着火车头陪我去九江之情谊;比如阿翔——即使他身边的朋友都在骂我,他也会坚定的认为我好的一个近乎固执的我的朋友;更别提晓贤、执浩、小引、欧亚了。

9、晚上的朗诵会非常精彩。是近年来最精彩的朗诵会。任意好的主持风范好极了,情绪饱满高涨,妙语连珠,朗诵会进行得特别顺利。琳子即兴打起了太极拳,阿翔当众向女友求婚,感人至深宋晓贤献歌一首,所有人都很尽兴。我本人的朗诵也非常成功。

10、第2天,颁奖,我得奖了。

11、研讨会。在几个专门的针对21世纪10年诗歌的总结性发言后。奇特的场景就开始了。其他人怎么说我都当与我无关,虽然热情洋溢的赞美了我,但我既不会领情,也不会觉得这些攻击性发言有什么实质性的的内容。但我不希望发生我预料中的事情。我以为我对我的朋友阿斐做出了足够的暗示。但,阿斐还是出手了——和我预料中的程序一样。和他的朋友一样,夸我贬伊沙。我很失望,甚至愤怒。原因我不多说,各自去想。

12、伊沙对阿斐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13、我没能忍住,言辞很尖利,阿斐沉默,我将他的沉默理解为对我的最后一点尊重,这沉默让我心里不至于过于寒冷。说实话,阿斐,要没有你,你的那几个朋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于诗,他们未入门;于人,呵呵——他们正在这个论坛上卖力的表演着撒谎,连一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出生于1987年的蒙晦都可以脸不红气不喘的将自己委身于谎言,当年鲁迅先生对青年的失望此刻同样浮现在我心中——你这么年轻怎么能这样了?

14、一场近乎完美的PARTY、一台完美的朗诵、一次精彩的纯诗学理论建树很高的研讨、一个热情周到的主人、几颗老鼠屎。这就是我对御鼎诗会的概括。

15、在会上,有人说——“年轻人一定会取代你们”(大意),呵呵,谁说的?在我面前,已经夭折了无数的所谓年轻人了。再说,你们真的比我年轻吗?未必吧!有人越写越年轻,因为其心正大;有人未老先衰,因为其心腐朽。




 

本贴由徐江于2009年1月07日00:05:49在〖诗江湖〗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