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为这样的读者而写作!  

2009-01-24 18:4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我的阅读》——一年读了伊沙三本书!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 刷新 ]

 

刀口漫步

 

 

1、《中国往事》

 

继续跟读伊沙已进入第十个年头,而其长篇小说写作,自《江山美人》开始,便让我领略到与其诗歌、酷评一样火辣的阅读快感;《迷乱》是一个文学少年的残酷青春,《狂欢》是一个青年作家的灵与肉,而《中国往事》则是一个在文革中成长起来的孩子的流离童年,仿佛一个人写作生涯的“倒叙”,伊沙用这部泼墨山水画般的力作,为自己的心灵史填补上了最初的那片空白。又见“儿童视角”,想起王朔的《看上去很美》。

 

2、《宗教简史》

 

终于跳出每日里浸淫其间的文学、哲学领域,第一次走近宗教信仰的殿堂,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道教等等主流和非主流宗教源远流长的历史和掌故、仪式和内涵,统统浮光掠影地瞧了个明白,原想鉴定一下各大门派的优劣,择其善者而从之,结果发现每一门宗教的形成和发展都与政治目的、政治运动有染——或者干脆成了潜在的蛊惑人心的“政治工具”,甚至饱蘸着“异教徒”的鲜血,那么还是让自个儿没有信仰地活着吧——不过俺一直信仰“诗歌教”,艺术信仰也足以把我救赎……

 

3、《九月寓言》

 

张炜的这本乡土文学作品,我愣是断断续续地读了整整两年,最后简直成了沉重的包袱,压在心头非卸下来不可,这倒不是说小说主题多么宏大,思想内容多么深远,压根儿就是毫无阅读快感,一个荒蛮乡村的故事拼盘,或许可以和沈从文的“湘西纪事”相媲美吧——不过很不幸,我向来也不大待见老沈的玩意儿,他拿了诺贝尔文学奖,也无法征服我的挑剔,那样疙疙瘩瘩的语言,没法带给我任何美感——无论老张如何自卖自夸,我都觉得《古船》、《外省书》要比《九月寓言》更具亲和力,也更能打动我的口味和心灵。

 

4、《明朝那些事儿》

 

终于在生抗了大半年之后,未能免俗地买了三本《明朝那些事儿》来看,读罢《朱元璋卷》便搁下了,不是不好——能把历史写得如此鲜活生动,如此现代加后现代的,当时明月先生绝对是开天辟地的人物,如果教科书都能编写得如此人间烟火气、汗臭扑鼻来,我也不会早早告别校园了,但是再好也是史书,也是在用通俗的现代词汇在复述历史,跟于丹和易中天搞的活计没什么分别,不过是在为当代懒汉读者们翻炒冷饭罢了,留着当有趣的教科书去读吧,我还得去扑那些鲜活的“原创作品”。

 

5、《北京,北京》

 

领教冯唐横扫千军的汪洋恣肆,是从他的一篇酷评:《王小波到底有多伟大》,当时我正和其他“菠菜”们一起迷信着王小波,这厮斜刺里杀将出来,砍瓜切菜一般,去芜存菁,正了视听;之后读了他的“成长三部曲”的第一部——《万物生长》,便像爱上王朔、石康一样,爱上了第三位至今健在的北京作家。一直没看《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便直奔“压卷之作”《北京,北京》了,语言没得说,照例海啸、雪崩一般摧枯拉朽,但故事情节虽然生猛,却无法牵系肝肠了,哥们姐们成天吃喝拉撒睡,谈谈多角恋爱,怀疑怀疑人生,也没什么正经事儿干……许是审美疲劳了吧。

 

6、《晨钟暮鼓》

 

又见伊沙!从“诗江湖”论坛每月一束诗歌、评论的“现场直播”,到纸质书籍的捧读,我投之以桃,他报之以李,这次得到的是“诗与思”的驳杂教益。《晨钟暮鼓》仿佛一次摇滚盛会,钟和鼓都变成了打击乐器,敲打出的是重金属的尖音和后音:诗兼思的语录、片断,透着爆裂的现场感和启蒙意味,像一个个点球次第射进门里;自传、诗话、世相扫描、体育专栏应有尽有,更有新鲜出炉的“鹿特丹诗歌节”日记,带给我最具平民视角的旅欧杂谈……

 

7、《驻京办主任》

 

再读“官场小说”,选择了王晓方,实不相瞒,个人感觉远远不及王跃文,老王的《国画》、《梅次故事》是何等笔墨,直怕有“核武器”的威力了,不过也照旧和《厚黑学》一般,偏偏又适得其反地成了“反面教材”。而等而下之的王晓方,不过是个常规意义上的“通俗作家”罢了,且小说中诸多搞笑段子都是从网上直接复制下来的,读得我颇觉重复——但仍再次加强了我的一个论定:想看中国当代作家的现实主义作品,就去读“官场小说”吧!中国的社会现实,还在沉渣泛起的“官本位”思想勾勾搭搭……

 

8、《追风筝的人》

 

久违了,“书非借不能读也”。多年之后,第一次借女同事的书来看,因为刚好下载了根据这部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所以先读完了书,再看着电影对照小说原著,算是连续读了两遍,真真到了烂熟于胸的地步:两个阿富汗少年的友谊兼兄弟之情,因为其中一个大少爷的懦弱,让自己的仆人惨遭凌辱。两个男人心灵成长史中无法面对的一页,终于在战火硝烟的洗礼下重新开启……“为你,千千万万遍”,听听这儿时玩伴的誓言!第80届奥斯卡金像奖有两部“赎罪电影”获得提名,一个是《赎罪》,一个就是《追风筝的人》,前者是一个小女孩的栽赃陷害,后者是一个小男孩的虚荣和懦弱,有趣的“撞车”,都在吁请我们为往事“忏悔”……

 

9、《我的名字叫红》

 

土耳其国家队在这一年的欧洲杯上大放异彩,成为我心目中的无冕之王——而早在年初时我便豪赌土耳其夺冠,虽然没能如愿以偿,但比夺冠还要壮怀激烈,让人印象深刻。而在熬夜看球的等待间隙里,除了睡觉,我就一直在读2006年的诺奖作家——土耳其人奥尔罕·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以文学的名义\为土耳其加油”——这应该是我读到的诺奖作家里最繁复的鸿篇巨制了!一本无比耐读的“艺术之书”,绵密至极的“故事群”值得一看再看,这是一个用爱情和凶杀的外衣,包裹着的有关艺术和信仰的宏大主题……

 

10、《闪开,让我歌唱80年代》

 

遍寻不着徐江的《启蒙年代的秋千》,只好买下了一前一后出版的这本《闪开,让我歌唱80年代》,一不小心便认识了个新朋友,《读库》杂志主编张立宪,江湖人称“老六”——这哥们儿文风巨爽,和“快刀老五”徐江不相伯仲啊——尽管前者主攻搞笑叙事,而后者侧重思潮的梳理和总结:以大学同窗的重新聚首开篇,尽述看碟、读书、上网、泡妞、打架、搓麻的美好时光,喜欢怀旧的朋友可以捧读一番,撒上个把娇。

 

11、《黄金在天上》

 

一年中读了伊沙三本书,是我盲目崇拜,还是人家写得勤、出得勤呢?再次重申:对我来说伊沙就是一种中国当代文学作品里最强烈而持久的阅读快感……在这个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外加鲁迅和周作人“兄弟失和”的“巨男人”的故事里,存在三个众所周知的人物原型:伊沙、张楚、许巍——毋庸置疑都是很好的卖点,但我还是想把它作为一个诗人和一个摇滚歌手、一个民谣歌手的恩怨情仇与在诗歌、音乐等艺术品种上的观念分歧或斗争的故事。开放式的小说结局暗合了生活的真相,其实每一种所谓的“结局”都透着自作多情的意味。

 

12、《诗参考》+《赶路诗刊》

 

2008年算是我写诗、发诗的第一次小丰收吧。“诗江湖”的诗人同道自创立“汉诗榜”(一年四季)的两年来,我在八个季度里四次上榜,《文化宫》、《2008》、《心被扎了一下》等短诗被民间立场“招安”。而组诗《网上的震情》和《母校》等一组短诗分别发表于《赶路诗刊》“抗震专号”和《诗参考》,当两本诗歌民刊同时寄到手中的时候,我感受到的是广州和北京的诗人同道们双手的体温——而《坏孩子之死》等三首诗即将出版于下一期的《赶路诗刊》,也将第一次收到有人为我的诗所支付的稿费,三首短诗三百元,您相信吗?《赶路诗刊》就是要“用金钱堆积诗歌的高度”。这是两本我所见过的印刷和装帧最漂亮的诗刊,当然最关键的是,其中入选的诗人都是我所看重的人物,他们的先锋诗章是当代诗歌写作的前途和希望……



 

本贴由刀口漫步于2009年1月24日18:20:29在〖诗江湖〗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