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佛山的真相(二)  

2009-01-20 16:2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本少爷的博客

 

现在判你死/刑,但不留下任何记录 (2009-01-13 17:33:55)
标签:杂谈

有朋友问及这次佛山诗会究竟是什么回事。在此蛮写几句。关于这次佛山诗会,我终归是感觉,该是兄弟的自然会是兄弟,我相信第一感觉。我也相信任何一个人都有闹情绪、发脾气、及爱面子的时候,但一个人如果本质坏透,黑白颠倒,指鹿为马,如果不反省自己,那就彻底废了。小引说,天色阴沉,就是赞美。呵呵。我说,脸色阴沉,也是赞美。江湖有句话叫作,出来混,迟早要还。既然人在江湖,就按江湖的规矩,我是你老任邀请来的客人,发生这种事,无论如何先看你作主人的是何态度。本少爷写诗十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因此丁成你再嚣张、作势,你有什么文本?有哪一首诗让我记得住?我根本毫无印象,因此我内心不过是一声冷笑罢了,先考虑东道主任意好的态度。再说你年纪比我小。许多事情我可以忍到最后,至于给脸不要脸。那就是后话了。事后有人说,那小孩那么瘦,你干嘛不跟他打,难道你已到了荣辱不惊的境界?我笑笑。什么小孩。人家跟我差不多年龄,虽然我是七十年代,他是八十后的,但年龄相差不多。只是我早已没有少年人的性格多变、反复无常和玩性情热血,给脸反而上头上脸,装腔作势的习惯了。虽然说不是看透红尘,经历多苍桑,但这毕竟是诗歌的聚会,多么难得。长久的事物和事情才值得赞美。

 

还记得刚开始时大家劝,老任也一直苦口婆心在劝他,做兄弟不是这样做的,不能自私到只考虑到自己的面子,一定要去报复伊沙之类的话,但是丁听不进去,一直态度激烈,后来我插话他更是反应激烈,老任猛泼他茶后一脸阴沉,叫他立马滚蛋,叫阿斐马上派两个人送走,说丁借酒装疯撒泼,你玩这套那就试试看。后来老德和小引说,你任意好如果不出手泼茶,那我们就全部退场回家了。还记得大家劝的时候,丁成叫嚣说,“今天就是沈浩波在这里,我亲自叫他扇我耳光他敢吗?他都不敢!伊沙算什么东西?敢踹到我脸上来!”第二天会议上,沈浩波在丁发言时直接打断,诸如“你他妈哪个逼?在座的,在今天之前有谁听说过你?如果不是看在你是阿斐的朋友,你有什么资格参加这个会?”,“遣词造句都还没过关,还妄谈诗歌”“转过脸去!别把你那张脸对着我说话!我看了就恶心!”“你写过什么诗让人记住了?”,骂得丁一声声试图解释什么,后来只好闭嘴。我因醉酒刚醒,刚来到会议室坐一会儿,看到这里心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丁成啊丁成,如果你有一点点自知之明,就没有今天的自取其辱了。

 

我挺佩服丁挺能忍。因为我知道,其实每个诗人内心都偶尔会觉得自己已名满诗坛,你不认识我那不是蠢才么。每个诗人都有强大的内心,这毫无疑问,但如果膨胀到目空一切,而不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就好玩了。我猜以浩波的性格,如果不是佛山中级人民法院陈院长在沈旁边坐着,沈早把烟灰缸砸了过去。其实我也理解丁成被伊沙一拳打在脸上、一脚踹翻的耻辱感,但都是酒醉后的事情,如果第二天再寻事那就没得意思了(第二天丁成误以为是被伊沙一脚踹在脸上,因为有人说他脸上还留着鞋巴子印,其实估计是拳头留下的痕迹,因此一直大喊说要报仇,说在天下人面前丢了面子)。第二天凌晨我刚送走醉倒的徐晓宏,唐纳也到我房间喝酒,喝着喝着聊着大概意思是替丁成解释,说丁是喝多了才会过嘴瘾,其实他人不错什么的,我笑笑。后来不知怎么搞的我醉得一踏糊涂,唐纳也大醉。唐纳这个人我也就认了。当晚的酒会,丁成敬酒,喊少爷来来来喝,我笑笑也就碰杯喝了。观其言,查其行吧。我相信任何一个写诗的人都是内心曾经善良过的吧。

 

只不过我是极不赞成他说找个小兄弟敬伊沙酒然后趁其不备扇伊沙耳光,制造事件,说是代表什么80后,正如老任所说,你代表得了谁呢?只能代表你自己。再说当晚打架的酒会上,我在隔壁桌,我看丁和其它两个人在敬酒时咄咄逼人用言语百般挑衅伊沙,我就对坐在我旁边的阿斐和水笔说,控制一下他们,这样会出事,没想到后来他们把阿斐也搞过去一起敬酒了,我就没再关注那一桌,以为有阿斐比较沉稳的在场,应该问题不大,于是我注意力回到我所在桌上,刚好老任过来,老德也在,小引、张执浩也在(记忆不太准确了,可能有一个没在吧),于是我端酒说这次真高兴,我诗坛风云榜上108将中的前几个竟然同时集齐佛山,干!大家刚端酒要碰杯,没想到隔壁已经扭成一团了,我们几个刷得全部放下了酒杯,看隔壁发生什么事了,酒都没来得及喝。后来乱成一团,丁成当众给老任下跪,声泪俱下,逼老任替他报仇,“要么把伊沙打死,要么把伊沙赶走,要么我走”,徐晓宏大怒,冲上去要揍死丁成,骂他搅佛山的局,纯粹是来搅局,不给任意好面子,被一大帮人强行拉住。

 

我一向喜欢相逢一笑泯恩仇,更喜欢诗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感觉,觉得天下诗人是一家,跟诗人在一起喝酒时我是最放心的最放松的,没想到这次发生这种事情,这真是参加三次武汉的或者诗会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出现了,有些心寒。所以第二天丁又说要打伊沙报复,大家在劝,我就说了,都是老任请来的客人,这样不好。大意如此,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其实我的朋友们都知道,我这个人表面玩世不恭,其实内心是极重传统的,我不喜欢一个新人对前辈侮辱、无礼。再说了,既然你丁成叫任意好大哥,那大哥的话是不是要听?!出来混,大哥的话不听,做出这接二连三的扫任意好东道主面子的事情,在我内心早就把你判处*了。小引说这事要发生在武汉,那没说,马上送走!;我想,如果我办一个诗会,有我的小兄弟不听话,我也会马上叫他滚!年轻不是借口。谁不曾年轻过。我一直在内心深处警戒自己做到诗、人合一,这十年我也这么走了过来,在诗歌文本上可以批判尖锐,但是对待具体的人和事上,可以很平和,但人给脸,别不要脸!

 

此次很高兴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大草等人。大草说七八年前我们就认识了。我大吃一惊。后来他说从论坛上互相回帖交流算起哈哈。我才大悟。小引有个名篇的题目是,《现在判你死/刑,但不留下任何记录》。这话太牛逼了。在诗人而言,一个人一旦不认同另一个人,从此你这个人是死是活已经不重要了,根本是形同陌路。我经常听人说,如果有人扇你这边脸,你应当转另一边脸让人扇,金刚经上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但我觉得我还没到这个境界。我说,脸色阴沉,就是赞美。现在判你死/刑。但不留下任何记录。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