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致《新文化报》总编、编辑部、记者董辑的三封律师函  

2008-03-29 09:31: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律师函(1)

 

《新文化报》总编  先生:

陕西瑧理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吴文健(笔名:伊沙)先生的委托、指派叶子丰律师就《新文化报》2008年3月10日第12版发表的由你报记者董辑撰写的《诗歌节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一文内容严重失实,严重损害吴文健(伊沙)名誉权的行为,特致送此函。

诗人伊沙(原名:吴文健  西安外国语大学副教授)是中国文坛享有广泛声誉并具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诗人、作家。伊沙(吴文健)于2007年6月接受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基金会的对其私人的邀请,赴荷兰参加在国际上影响很大的“鹿特丹国际诗歌节”(该年举办到了第38届),此事原本是中国诗歌界的光荣幸事,但不幸的是:在事隔多月之后,3月5日,伊沙在乐趣园所辖的“诗江湖论坛”互联网站上遭到一些匿名网民的无端质疑和攻击,他们仅凭对鹿特丹诗歌节官方网站上有关诗人伊沙的英文简介中个别英文词、句的并不全面的理解,恶意造谣中伤伊沙“有可能伪造身份,冒充国内某‘民间刊物’主编,并冒领了另一位知名诗人杨黎的荣誉”等等。你报在未对此事做出客观全面了解和并对事件当事人伊沙采访(也未采访当事人之一杨黎)的情况下,于3月10日的《新文化报》第12版显要位置配图刊登了名为《诗歌节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的新闻报道,此则报道严重违背了新闻报导客观、真实的基本原则,捏造、散布虚假事实,肆意诋毁、诬蔑吴文健(伊沙)先生的名誉和人格,给其本人及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实属严重侵犯他人名誉权的违法行为。本律师认为本文的侵权行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以煽动性的标题和行文语气误导读者、散布虚假信息。如文章的标题:“诗歌界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和“真相被揭,伊沙不敢正面回答”、“事情就此昭然若揭,伊沙确实冒充了《非非》的主编前往了鹿特丹。”、“网上有人将伊沙和周正龙相提并论”等语言,捏造事实误导读者,肆意散布网上虚假信息。

二、以毫无事实根据的“新闻来源”,假借所谓“知情人”之口任意贬低伊沙,散布谣言,混淆视听。本文假借所谓“知情人”掌握的所谓“内情”,借他人之口得出“伊沙确实冒充了《非非》的主编前往了鹿特丹”,“伊沙借本来不属于他的荣誉出席国外重要诗歌节”的荒唐结论,纯属信口雌黄,毫无事实依据。事实真相是诗人伊沙参加“鹿特丹诗歌节”是收到诗歌节基金会对其私人发出的正式邀请函应邀前往的(有邀请函为证),而且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策划JanWillemAnker先生在2008年3月11日给伊沙的回信中明确指出:“无论如何我们非常确定,我们要邀请的是你伊沙。任何关于我们错误邀请你的说法都是荒谬可笑的。你可以直接引用我的话,去告诉诬陷你的人。我不知道哪个叫周佑伦佑的诗人,我从没读过他的作品。”JanWillemAnker先生还在3月13日回复北京《新京报》记者姜妍女士的邮件中再次指出:“我乐于重复我已经说过的话:伊沙没有冒他人之名,我确定那封信是我写的。有一家网站叫‘国际诗歌网’www.poetryinternational.org,也许你知道它。它也是国际诗歌节基金会的组成部分。请访问http://china.poetryinternationalweb.org/piw_cms/cms/cms_module/index.php?

obj_id=976&x=1你会找到若干首伊沙作品的译文。我们认为伊沙是一个有趣的优秀的诗人,因此便邀请他来到鹿特丹。”另外,对鹿特丹诗歌节官方网站上对诗人伊沙的简介所引起的网友的质疑,JanWillemAnker先生是这样答复和解释的:“之前网站上关于你的信息,坦白说,我也不确定从何而来。我们大概是在网上得到的。不管怎样,如果它引起误会,我们可以并将修改你的简介。在我看来,事情是这样的:在荷兰语页面上,你是《非非》的编辑,只是众多编辑之一,并不是说主编。用英文说‘youedited’这个杂志,这种说法翻译表述上有所扩大。”——这才是事实真相。

  三、以捏造事实,诋毁人格的手段肆意侵犯他人人格权。文中形容伊沙时多次用到“冒充”、“冒领”、“伪造”、“子虚乌有”、“避重就轻”、“拒不回答”、“辱骂有关人士”、“掩盖事实真相”、“卑鄙混事小丑”、“具有丰富网络骂战经验”、“网上更有人将伊沙和周正龙相提并论”等词语,肆意侮辱他人人格,严重侵犯了诗人伊沙的人格权。

  四、以虚假和捏造的所谓事实,得出“伊沙的诗歌成就一直存有多种异议,此次又伪造身份出席国际诗歌节,他作为诗人的声誉受到了广泛的质疑”的荒唐结论,严重侵犯了诗人伊沙的名誉权。

3月10日,《诗歌界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一文在《新文化报》公开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影响和关注,《西安晚报》对此作了转载,《华商报》、《新京报》、《时代信报》、《华西都市报》等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网站转载更多,事件当事人之一诗人杨黎已借《时代信报》公开声明:“伊沙‘冒名顶替’一说非常的滑稽,他如果牵连到我、或者说是什么‘伊冒杨名’那就更加滑稽了……所以,现在我愿意借你的问,公开就此事说句公道话:伊沙没有冒名顶替。”(见《时代信报》2008年3月13日第21版),其他各报也在显著位置对此次所谓“伪造身份”事件进行了采访到每位当事人的追踪报道,还原了事实真相,而你报作为此次“伪造身份”事件虚假报道的始作俑者,时至今日没有作任何的公开澄清和道歉(伊沙曾向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董辑本人提出过“再作客观公正真实的报道”的要求,董辑未作正面答复)。

本律师认为,《新文化报》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为此,特要求你报向我的委托人吴文健先生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请你报接此函后,速与律师联系,如在2008年4月5日之前不予回复,我方将启动法律程序,你报将会承担以下的法律后果:

1、向我的委托人吴文健(伊沙)先生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2、赔偿吴文健(伊沙)先生精神损失费。

3、承担我方支付的诉讼费、律师费。

4、你报的声誉将受到严重影响。

 

 

 

陕西瑧理律师事务所

 

律师:叶子丰

2008年3月24 日

  

   

   

   

 

 

 

 

 

 

 

 

 

 

 

 

 

 

 

 

 

 

 

 

 

 

 

律师函(2)

 

《新文化报》编辑部:

陕西瑧理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吴文健(笔名:伊沙)先生的委托、指派叶子丰律师就《新文化报》2008年3月10日第12版发表的由你报记者董辑撰写的《诗歌节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一文内容严重失实,严重损害吴文健(伊沙)名誉权的行为,特致送此函。

诗人伊沙(原名:吴文健  西安外国语大学副教授)是中国文坛享有广泛声誉并具有一定国际知名度的诗人、作家。伊沙(吴文健)于2007年6月接受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基金会的对其私人的邀请,赴荷兰参加在国际上影响很大的“鹿特丹国际诗歌节”(该年举办到了第38届),此事原本是中国诗歌界的光荣幸事,但不幸的是:在事隔多月之后,3月5日,伊沙在乐趣园所辖的“诗江湖论坛”互联网站上遭到一些匿名网民的无端质疑和攻击,他们仅凭对鹿特丹诗歌节官方网站上有关诗人伊沙的英文简介中个别英文词、句的并不全面的理解,恶意造谣中伤伊沙“有可能伪造身份,冒充国内某‘民间刊物’主编,并冒领了另一位知名诗人杨黎的荣誉”等等。你报在未对此事做出客观全面了解和并对事件当事人伊沙采访(也未采访当事人之一杨黎)的情况下,于3月10日的《新文化报》第12版显要位置配图刊登了名为《诗歌节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的新闻报道,此则报道严重违背了新闻报导客观、真实的基本原则,捏造、散布虚假事实,肆意诋毁、诬蔑吴文健(伊沙)先生的名誉和人格,给其本人及家庭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实属严重侵犯他人名誉权的违法行为。本律师认为本文的侵权行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以煽动性的标题和行文语气误导读者、散布虚假信息。如文章的标题:“诗歌界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和“真相被揭,伊沙不敢正面回答”、“事情就此昭然若揭,伊沙确实冒充了《非非》的主编前往了鹿特丹。”、“网上有人将伊沙和周正龙相提并论”等语言,捏造事实误导读者,肆意散布网上虚假信息。

二、以毫无事实根据的“新闻来源”,假借所谓“知情人”之口任意贬低伊沙,散布谣言,混淆视听。本文假借所谓“知情人”掌握的所谓“内情”,借他人之口得出“伊沙确实冒充了《非非》的主编前往了鹿特丹”,“伊沙借本来不属于他的荣誉出席国外重要诗歌节”的荒唐结论,纯属信口雌黄,毫无事实依据。事实真相是诗人伊沙参加“鹿特丹诗歌节”是收到诗歌节基金会对其私人发出的正式邀请函应邀前往的(有邀请函为证),而且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策划JanWillemAnker先生在2008年3月11日给伊沙的回信中明确指出:“无论如何我们非常确定,我们要邀请的是你伊沙。任何关于我们错误邀请你的说法都是荒谬可笑的。你可以直接引用我的话,去告诉诬陷你的人。我不知道哪个叫周佑伦佑的诗人,我从没读过他的作品。”JanWillemAnker先生还在3月13日回复北京《新京报》记者姜妍女士的邮件中再次指出:“我乐于重复我已经说过的话:伊沙没有冒他人之名,我确定那封信是我写的。有一家网站叫‘国际诗歌网’www.poetryinternational.org,也许你知道它。它也是国际诗歌节基金会的组成部分。请访问http://china.poetryinternationalweb.org/piw_cms/cms/cms_module/index.php?

obj_id=976&x=1你会找到若干首伊沙作品的译文。我们认为伊沙是一个有趣的优秀的诗人,因此便邀请他来到鹿特丹。”另外,对鹿特丹诗歌节官方网站上对诗人伊沙的简介所引起的网友的质疑,JanWillemAnker先生是这样答复和解释的:“之前网站上关于你的信息,坦白说,我也不确定从何而来。我们大概是在网上得到的。不管怎样,如果它引起误会,我们可以并将修改你的简介。在我看来,事情是这样的:在荷兰语页面上,你是《非非》的编辑,只是众多编辑之一,并不是说主编。用英文说‘youedited’这个杂志,这种说法翻译表述上有所扩大。”——这才是事实真相。

  三、以捏造事实,诋毁人格的手段肆意侵犯他人人格权。文中形容伊沙时多次用到“冒充”、“冒领”、“伪造”、“子虚乌有”、“避重就轻”、“拒不回答”、“辱骂有关人士”、“掩盖事实真相”、“卑鄙混事小丑”、“具有丰富网络骂战经验”、“网上更有人将伊沙和周正龙相提并论”等词语,肆意侮辱他人人格,严重侵犯了诗人伊沙的人格权。

  四、以虚假和捏造的所谓事实,得出“伊沙的诗歌成就一直存有多种异议,此次又伪造身份出席国际诗歌节,他作为诗人的声誉受到了广泛的质疑”的荒唐结论,严重侵犯了诗人伊沙的名誉权。

3月10日,《诗歌界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一文在《新文化报》公开发表后,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影响和关注,《西安晚报》对此作了转载,《华商报》、《新京报》、《时代信报》、《华西都市报》等对此事件进行了报道,网站转载更多,事件当事人之一诗人杨黎已借《时代信报》公开声明:“伊沙‘冒名顶替’一说非常的滑稽,他如果牵连到我、或者说是什么‘伊冒杨名’那就更加滑稽了……所以,现在我愿意借你的问,公开就此事说句公道话:伊沙没有冒名顶替。”(见《时代信报》2008年3月13日第21版),其他各报也在显著位置对此次所谓“伪造身份”事件进行了采访到每位当事人的追踪报道,还原了事实真相,而你报作为此次“伪造身份”事件虚假报道的始作俑者,时至今日没有作任何的公开澄清和道歉(伊沙曾向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董辑本人提出过“再作客观公正真实的报道”的要求,董辑未作正面答复)。

本律师认为,《新文化报》的行为严重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为此,特要求你报向我的委托人吴文健先生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请你报接此函后,速与律师联系,如在2008年4月5日之前不予回复,我方将启动法律程序,你报将会承担以下的法律后果:

1、向我的委托人吴文健(伊沙)先生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2、赔偿吴文健(伊沙)先生精神损失费。

3、承担我方支付的诉讼费、律师费。

4、你报的声誉将受到严重影响。

 

 

陕西瑧理律师事务所

 

律师:叶子丰

2008年3月24日

  

   

 

 

 

 

 

 

 

 

 

 

 

 

 

 

 

 

 

 

 

 

 

 

 

 

 

 

 

 

 

 

 

 

 

 

 

 

 

 

 

 

 

 

律师函(3)

 

致:《新文化报》记者董辑:

  

 

受伊沙(原名吴文健)先生的委托及陕西省臻理律师事务所指派,本律师就你所撰文并在《新文化报》2008年3月10日第12版上发表的《诗歌界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外国诗歌节?》(以下简称《诗歌节》)一文引发名誉权侵犯事宜发出本函,向董辑先生作如下陈述和声明:

 

1.对于由董辑先生撰写并在《新文化报》3月10日第12版刊登的《诗歌节》一文,我们认为:该文中存在相当数量的对伊沙先生失实的、带有贬损性的描述。

董辑先生在缺乏基本事实依据的前提下,以诸如“避重就轻”、“网上更有人”、“诗歌界人士”等模糊性语言,以及诸如“昭然若揭”等贬损性语言,对伊沙先生进行了一定数量上失实的、带有贬损性的描述与报道。这种报道使伊沙先生的社会评价降低,同时,后者这些带有侮辱性意味的言语,对伊沙先生的人格造成了贬损。

2.董辑还在本文中同时发表了一些毫无根据缺乏调查的负面猜测,如“在更多知情人包括某‘民间刊物’,‘非非’诗歌流派创始人、《非非》主编周伦佑发言的阻击下,具有丰富网络骂战经验的伊沙调动多方人脉,以删帖子、把重要帖子压到后面和辱骂有关人士的方式掩盖事情的真相。”等,严重违背了事实。

3.对此次事件带有强烈倾向性和感情色彩的就妄下结论的报道,如“真相被揭,伊沙不敢正面回答”,“也就是说,伊沙借本来不属于他的荣誉出席国外重要诗歌节。”等,也将导致社会公众对此次事件相关问题的错误认知。

上述《诗歌节》一文发表并在新文化网的多媒体数字报上发布后,经过了其他媒体和网站的转载,影响力即侵权的损害结果进一步放大,对伊沙先生名誉的损害程度大大加深。

 

在此需要提及的是此次事件的真实情况并非记者董辑在报导中言之凿凿的那样。根据《西安晚报》、《时代信报》、《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所进行的深入报道,以及有利证据的出示和直接证人的证词提供,针对此次事件中伊沙先生的鹿特丹诗歌节的获邀资格已毫无疑问。

董辑先生的上述行为已明确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1条之规定,同时构成对伊沙先生的名誉侵权且不具有任何合法的抗辩事由。

因此我们要求董辑先生就其侵权文章向伊沙(吴文健)先生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同时,《新文化报》应在相关版面刊登为伊沙(吴文健)先生恢复名誉的道歉文章。

客观真实是新闻工作者的根本出发点和生命线,而其严肃性也决定了其对于新闻事实的报道中不允许“合理想象”的存在。我们感谢董辑先生对此事的关注,并且绝对而且充分地尊重媒体的知情权与报道权,但对于董辑先生对此事报道中所体现出的缺乏真实证据材料,先于事实便做出既定猜想,以主观臆断为定论的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请恕我们不能持赞赏态度。

事实上,此报道一出便对当事人及亲属造成了诸多困扰和伤害,同时也在社会上造成了相当程度的恶劣影响,失实报道明显构成侵权,然而考虑到董辑先生作为新闻从业者应遵守的的基本道德操守和道德良知,启动诉讼程序并非我们所追求的最佳解决方法。相信董辑先生会积极妥善的处理好这次事件,我们亦将高度关度并保留循法途径。 

       特此函告,望你尽速答复处理。

                                            陕西省臻理律师事务所

                                                  律师:叶子丰

                                                  2008年3月24日  

 

 

 

 

 

 

 

 

 

 

 

 

 

 

 

 

 

 

 

 

 

[附录:《新文化报》报道]

 

2008 3 10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诗歌界又现丑闻
诗人伊沙伪造身份出席国外诗歌节?

 

  本报讯(记者  董辑)  3月5日,网上最有影响的诗歌论坛、号称中国诗歌论战第一坛的“诗江湖论坛”上,突然出现了一条帖子。发帖者指出,去年应邀参加国际上影响很大的“鹿特丹诗歌节”的中国著名口语诗人、排名今年“庸诗榜”首位、现居西安的诗人伊沙,有可能伪造了身份,在外国人不了解中国诗歌界内情的情况下,冒充国内著名诗歌流派“非非”的同名杂志的主编,并冒领了以废话写作等写作主张而成为潮流人物的诗人杨黎的荣誉,接受了荷兰鹿特丹方面的邀请并前往出席诗歌节。

  真相被揭,伊沙不敢正面回答  该帖子出现后,引来了数量庞大的跟帖,随之有知情人找出了鹿特丹方面关于伊沙的介绍(左图),并将之翻译成中文。事情就此昭然若揭,伊沙确实冒充了《非非》的主编前往了鹿特丹。伊沙提供给鹿特丹方面的介绍是这样的:“伊沙主编了民刊《非非》,这本诗歌杂志在北京之外的活跃又独立的诗歌圈中,扮演着主角。伊沙的诗给人的第一感觉似乎相当俗俚甚至呆板,但实质上是因为其语言抛弃了人为的修辞等矫饰。”中国诗歌界的人都知道,这段介绍的前一段是子虚乌有的,而后一段关于伊沙诗歌的描述并不准确,倒像在说杨黎的“废话诗歌”。也就是说,伊沙借本来不属于他的荣誉出席国外重要诗歌节。在追问下,伊沙避重就轻,声言自己曾是《非非》的作者,并拒不回答鹿特丹方面关于他的介绍的问题。在更多知情人包括“非非”诗歌流派创始人、《非非》主编周伦佑发言的阻击下,具有丰富网络骂战经验的伊沙调动多方人脉,以删帖子、把重要帖子压到后面和辱骂有关人士的方式掩盖事情的真相。目前,论战还在进行中。

  周伦佑:伊沙只在《非非》发表过诗歌  周伦佑是中国著名诗人、文艺理论家,现居四川成都。此事发生后,记者电话采访了他。周伦佑说:“伊沙曾在《非非》上发表过诗歌,但从来不是我们的成员和核心编辑。”周伦佑希望伊沙能够出面予以解释,并强调:“我和《非非》全体同仁历来不关心和不看重外国人主办的此类‘国际’会议,因为外国的汉学家并不了解或只能局部了解中国文学和诗歌。”在事情真相大白后,周伦佑改写了一句北岛的诗歌,“‘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那些靠‘卑鄙’混世的小丑最后一定都会是这个下场。”

  网上有人将伊沙和周正龙相提并论  伊沙是国内著名诗人,以口语写作著称,但是也因为“唯口语”而饱受诗歌界的指责。伊沙还喜欢论战,在诗歌界树敌甚多。因为伊沙的诗歌成就一直存有多种异议,此次又伪造身份出席国际重要诗歌节,他作为诗人的声誉受到了广泛的质疑,网上更有人将伊沙和周正龙相提并论。同时,诗歌界人士也开始质疑外国汉学家的专业程度,认为作为国际知名的诗歌节,不应该出现如此大的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