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2008年3月新诗  

2008-03-28 18:42: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3月( 17 首)

 

 

 

《无题(1)》

 

 

一片雪花天上来

压垮了大中国

神经状的电网

电网状的神经

 

 

 

 

《无题(2)》

 

 

停水之日

家中的水龙头

自那干渴的喉咙里

发出喑哑的求救声

像是一个哑巴

向我伸出了手……

 

别看我浮想联翩

换作真人在面前

我又会视而不见

 

 

 

 

《无题(3)》

 

 

记得

是一份

湿湿的

凉凉的

 

 

 

 

 

《无题(4)》

 

 

罕见之冷冬

令公园的湖面

结成厚厚的一层

坚冰

 

冰是水长出的牙

咬住了几条游船

船的表情

像咬住了钩的鱼

 

湖面上有人溜着冰

拖船而过

像拖着自己忽然长出的

鱼的尾巴

 

 

 

 

 

《无题(5)》

 

 

(这是波黑战争中的画面)

 

敌机在机场上空下蛋

炸飞了我们的飞机

 

敌机在民宅上空下蛋

炸飞了我们的躯体

 

敌机在教堂上空下蛋

炸飞了我们的上帝

 

敌机在墓地上空下蛋

炸飞了我们的祖先

 

敌机在图书馆上空下蛋

炸飞了我们的文明

 

敌机在博物馆上空下蛋

炸飞了我们的记忆

 

(这是死难者的手写出的诗)

 

 

 

 

《无题(6)》

 

 

我怀揣诗集来到荷兰

在鹿特丹那座二战轰炸中

唯一幸存的教堂里

我看到几位老人

在此上帝的家中做客

 

围坐在长桌边

坐成梵高名画《吃土豆的人》

品着咖啡侃侃而谈

 

他们满头燃烧的白雪

满面火焰的颜色

我对同行者——

一位来自台湾的女诗人说:

 

“只有一点我敢肯定

他们因为有信仰

比我们更无惧死亡”

 

 

 

 

 

《无题(7)》

 

 

他在年轻时

作为劳动模范

受到过前领袖的接见

被那双温暖有力的大手握过一把

(独裁者的手都是温暖有力的么?)

从此这块温暖便像癣一样顽固地长在手上了

他的手

老发烧

 

 

 

 

《无题(8)》

 

 

城市吐出广场

广场吐出人群

人群吐出春天

春天吐出鲜花

 

在花丛后面

闪过一张奴隶的脸

一闪即逝

是邻省山西的黑砖窑

吐出来的

 

他正在向同盛祥泡馍馆

我预定的一张餐桌走来

餐桌边坐着我

还有两位来自京城的好人

要把一笔募捐而来的善款

交给这位21世纪的中国

刚被解救出来的奴隶

 

 

 

 

《无题(9)》

 

 

黑砖窑吐出来的奴隶

白痴般坐在我身边

他讲述窑里的惨事——

 

“进去就打

照着头打

把人朝傻里打

先打傻了再说……”

 

大张着嘴

我们听着

就像在听自己的经历

 

 

 

 

《无题(10)》

 

 

电视里

有一大队野马

在渡河

河中的鳄鱼

在集结

发起凶残的攻击

咬下一匹是一匹

野马群以一换十

大部渡过河去

在河的另一边

有茂盛的水草

 

“这就是时代

和我们身处的现实”

你指着电视的

画面在讲演

令我倒吸一口凉气:

“我靠!你我二人

可都属于跑得慢的

野马呀”

 

“那就只好

听天由命了!”

你继续说着

就在这时

我们共同的上司

从你背后

那深不可测的水中浮现

一跃而起

忽然张开鳄鱼的长嘴

咬断了你野马的脖子

 

 

 

 

 

 

《无题(11)》

 

 

有一双眼睛在去年的6月

鹿特丹国际诗歌节的现场

看到最受欢迎的两位诗人

(来自于两个沉重的国家)

他们后来的命运——

 

伊拉克诗人萨冈

生就一张忧国忧民的脸

反抗萨达姆暴政

也反对美帝国主义

他从朗诵台上走下去

走出四个月后成为死者

死在柏林的一家旅馆里

 

中国诗人伊沙

生就一张愤世嫉俗的脸

直写中国的现实

也揭示复杂的人性

他从朗诵台上走下去

走出八个月后成为骗子

在其祖国的人民中间

 

 

 

 

 

《无题(12)》

 

 

去赴一位律师的约见

我和妻同车前往

车刚到小区门口

便摊上了一个酒鬼——

 

像一只光秃秃的癞蛤蟆

从自己的皮囊里蹦出来

扑在车的前盖上

声称有人打了他

所有车辆不得行

 

司机下去与之交涉

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不让走就是不让走

妻说:“像不像你

这段日子的遭遇?”

 

司机去到马路边上

喊来了正在经过的警车

头戴白色钢盔的巡警

问那只充了血的蛤蟆:

“是这车上的人打了你吗?”

蛤蟆令我惊诧地回答:“不是”

 

车子得以前行

司机打开雨刮器

喷着水拼命地刮啊

玻璃很干净什么都没有

它是在刮着我眼帘之下满溢的污物

 

 

 

 

《无题(13)》

 

 

城东是大厂区

那里的工人见了面

彼此喜欢问:

“下岗了没有?”

 

城南是学院区

那里的教师见了面

彼此喜欢问:

“娃考上了没有?”

 

城西是农业区

那里的农民见了面

彼此喜欢问:

“地卖掉了没有?”

 

城北是贫民区

那里的居民见了面

彼此喜欢问:

“娃放出来了没有?”

 

城下是地狱

那里的鬼儿见了面

彼此喜欢问:

“下油锅了没有?”

 

城上是天堂

那里的神仙见了面

彼此喜欢问:

“呆腻了没有?下凡去转转?”

 

 

 

 

 

《无题(14)》

 

 

第一周

报上说我是个骗子

周遭的人们

神秘兮兮地望着我笑

 

第二周

报上说我不是个骗子

周遭的人们

全一副很扫兴的样子

 

第三周

报上说我是个君子

周遭的人们

像出土的兵俑一样缄口不语

 

 

 

 

《无题(15)》

 

 

人不是被打死的

人是被冤死的

在某一瞬间

我的心沉入

文革的黑暗

大明湖底的黑暗

汨罗江底的黑暗

五千年的黑暗

黑暗黑暗黑暗

吃人吃人吃人

人不是被打死的

是被人先涂黑了

(像抹上作料一般)

然后再吃掉的

 

 

 

《无题(16)》

 

 

怀疑主义的母亲

就像祥林嫂一样絮叨

怀疑着自家儿子

并非为她所亲生

她怀疑的不是自己的

贞节和子宫

而是同房产妇的阴谋

抑或护士的渎职

有道是:“抱错了”

 

我是她倾诉的

第N个对象

第N个迫害者

但却是一名

坚决的反抗者

看她手机里那个

可疑的儿子的照片

一眼便认定:“这不是

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

又会是谁的呢?”

 

她似乎被我说服

但我深深地知道

这一切只是暂时的假象

谁也无法将她阻止

她将继续絮叨下去

她的怀疑就是她的母爱

 

 

 

 

 

 

 

《无题(17)》

 

 

一个87岁的老人

应该安享晚年

逗孙子玩

 

一个87岁的老人

还在写着诬告信

抄送国家各部门

 

“干着这等腌臜事

哪里还有心情

逗孙子呀?”

 

“更也许

他是跟孙子玩得兴起

才想起要干腌臜事!”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老人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