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有些人,有些事,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2008-03-23 23:2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夏 @ 2007-11-2400:00

1122星期四
昨晚王超被仝晓峰请来,放映他的《安阳婴儿》并座谈。从前在温哥华看过胶片,今天看DVD感觉不太一样。
一个相当有内功的人,原来他也是文艺青年出身,写过诗、小说、电影评论。谈到现场开机时候很为难,觉得机器摆这里就有点像侯孝贤,机器摆那里就感觉像小津安二郎,这么一推就是伯格曼…….很难决定如何下手,所谓“影响的焦虑”问题,必须要把那些大师们都扔掉、忘掉,才能行动。我就很想要问,那么是否认为我们给电影系学生上课的时候可以不用讲那些大师?可后来他又谈到了什么素养、积淀之类的东西,说是要能从大师那里进去再从大师那里冲出来,这样我那个问题就大概知道他会怎么回答了。我自己认为,跟本科生多讲什么大师,只会使他们变得夸夸其谈眼高手低,淹没在大师的阴影中不敢行动,何况世界上的大师太多了,跟你相关的可能只有一个两个。
 
关于《江城夏日》,有人抨击王超放弃了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与商业同流。王超承认自己的矛盾,说当然希望得到更多的投资来拍片,可是一旦从五万变成五百万的投资,管你的人就多了,明星要用自己的想法,制片人考虑北美观众要求加进这样那样的情节,等等。而且你也希望自己的作品在像样的电影院放映,被更多人看到,你就要放弃某些自我沉溺,至少表面上要跟主流观众拉近距离。真正困难的,他说,不是放弃某种艺术风格,他担心和怀疑自己面对环境的改变会丧失思考的能力。但是他说,在中国的院线体制下,艺术电影没有希望。哪怕在巴黎的艺术院线,《安阳婴儿》也只是安排早上9点的场次,过两天就告诉你,已经没有观众,就下了你的片子。你也可能为了表明自己的坚持,再回去拍摄低成本的艺术片,拍出来只给那些艺术上美学上有准备的人们看(也就是说小众电影),问题是你是否愿意永远忍受片酬只有5000元?这是考验。
 
你或者可以说王超是在严肃地为知识分子变修找寻借口,但他至少不说假话。其实这些年所有的为同一个问题找来的借口都是一样的:我们也是俗人……王超语言上坦白自己处在矛盾中,行动上当然已经跨过了三八线,就像现在我们认识的知识分子。那么,坚持什么放弃什么得到什么失去什么,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知识分子当然也是人。那就让塔柯夫斯基自己当神仙吧。不过我还没有看过《江城夏日》,王超自己说,从庸俗角度看,该片在法国得了比《安阳婴儿》更大的奖项,可以庸俗地说明该片并非降低了水准,法国人也不是开玩笑可以糊弄的。从自己内心讲,他觉得自己还是在坚持某些立场,只是表面的形式有所变化。
 
问答过程中,谈到《安阳婴儿》中老大带着喽罗静默岸边看黄河的长镜头处理,仝晓峰引了伊沙当年的诗《车过黄河》:一泡尿的功夫/黄河就远了,说是不是有意地要解构宏大叙事。王超说倒没有,但是当时很明确不能切换到老大的主观镜头,那样一切,就成第五代了,大家听了莫不点头称是。

说起伊沙过黄河,我就有些怀旧起来。
1987年伊沙在师大上三年级,我象一个热爱文艺的理科生应做的那样跟他索要过他自己油印的诗歌,他跟我的朋友他的同学说,“这哥们是真的喜欢我的诗”。那时候我不知道谁都可以写诗。五年后,我那个中文系的造过反的伊沙的诗人哥们却作了北京市某个副市长的某个秘书的女婿,投身国有资产评估(并转卖)的大事业,某一次在北京音乐厅邂逅,互留呼机号码,之后在12月的北京曾骑车穿过整个城市去看他,他却指着墙上跟市长秘书女儿合拍的大大的结婚照,说感觉自己象个嫖客。我印象很深的是那个结婚照有金粉的镜框,挂照片的墙很白很白……不过1987年那次,是一群校园诗人们向流行音乐作曲家王建奶奶推荐张楚,就在师大的一个教室,听张楚在北大43楼楼道里每天向天吼过的那几支歌。当时有一个穿长统靴的自以为是的家伙表演哑剧模仿希特勒说这是一个著名的哑剧来自一个我们当然没有听说过的著名的哑剧大师,不知道这哥们现是不是成了明星?那个教室,回忆起来总有点装模做样的气氛,来了好些打扮很文艺的男男女女。就是那次,我在朋友那里读到他同宿舍的伊沙写的《伊豆我的女儿》,很受感动,看到正在油印诗集《寂寞街》,就向他索要。
 
居然是20年前的事情了,我cao!看见自己开始回忆陈芝麻烂谷子来了,这说明我现出了老年痴呆的症状。我要拼命挣钱去买脑白金并吃得饱饱的…….

回来接着说《安阳婴儿》。我问到该片的发行传播情况,王超说,完全没有发行,因为根本没有剧本送审通过的希望,所以也根本没有在国内公开发行放映的可能。但是照目前的情况看,依然有大量的观众看过该片了,通过网络以及光盘,独立电影像一本书那样传播,就够了。倒是后来为了做《江城夏日》,挂北影的厂牌,人家问这个人以前拍摄过什么呢,这才拿了安阳婴儿去给领导们看。令人意外的是,领导看了说,好啊,没问题啊,反映的是改革开放中人们自谋出路。王超冒了一身虚汗没有我没有问,但我心里笑到吐血。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