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大家笑一笑  

2008-03-11 12:02: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向伊沙开战:《伊沙的六大恶》(伊沙圈阅版)

 

陈傻子

 

年已过完,春节前我对伊沙说暂且休战,今天已到年初九,我要向伊沙开战,扒一扒他的画皮,挖一挖他的“六大恶”给天下诗人瞧瞧。

一、虚妄的“皇帝”心态。(伊沙点评:一上来先扣大帽子!文革大字报玩法!)你一再公开地说,你是中国最好的诗人,没有之一,言下之意,其他人都在你之下。(伊沙点评:“自称最好的诗人”=“皇帝心态”=傻子思维!)我想到了我身边有一个写诗的人,他一直说他是远东第一诗人,我还想到了有一次我在外地碰见一个人,他也说他是世界第一诗人,那么,他们都还比你大呢,你只能排到老三。(伊沙点评:一个毫无小说才能的人,动用了最拙劣的小说笔法!)可你跟他们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们只是说说,可你成天在网上今天骂这个,明天骂那个,以老子天下第一的口气骂人,而他们从来不骂人。你还“朕”“朕”“朕”的(伊沙点评:纯粹是诬陷!我没有一次自称为“朕”——我有病啊?),你真的已经把自己当“皇帝”了,把自己当成诗歌里的袁世凯了,就等着龙袍加身山呼万岁了(伊沙点评:典型的强加于人!)。诗歌从来不需要皇帝,谁想当皇帝都滚他们的蛋。此伊沙第一大恶也(伊沙点评:此恶不成立!)。
二、出尔反尔,小人作派。这几天闲来无事,我翻翻2001年的《诗参考》,在140页上看到了你的一段话,你是这么写的:“就是我永远不会冲韩东、于坚、严力这三人的人身而去,他们是我内心拜过的师傅——那是我永不背叛的过去。”。才7年不到,言犹在耳,这三人你已经骂了二人(伊沙点评:骂,为什么骂?谁先骂谁?骂的内容是什么?统统被遮蔽掉了!),你的永远的时间表就是以小时或者天数来计算的?你就这样轻易背叛自己的诺言(伊沙点评:诺言也不是一把挥向自己的阉刀!)?你骂于坚的理由是,他参加了中国作代会,他拿了鲁迅文学奖。如果别人骂于坚,我都赞成,因为他们是言行一致的。可你不,你是只要有个屁大的奖,无论是哪里的,是官方还是某个商人的,你从来没有拒绝过,而且还大吹特吹(伊沙点评:是于坚本人视鲁奖为底线的——泛先锋阵营也把它当作底线,我没有领过底线以下的奖,也极少得奖,陈把一个得奖专业户跟一个罕有获奖者扯在一次,是别有用心完全不顾事实)。你不是照样跟着你们那里的作协和一批你不喜欢的作家去云南玩吗(伊沙点评:从我的诗中编造我的罪,可惜他搞错了,去云南是去参加亚洲诗人大会,蜀道行是我受到陕西高速集团的直接邀请,作为“唯一的一名体制外作家”,有作协的作家同车而行,我虽不喜欢,话不投机,难带还要把人推下车去不成?)座谈会不是照样参加不误吗(伊沙点评:又是从我诗里搜集来的罪证,又搞错了性质,我参加的某人的个人作品研讨会,是受其本人直接邀请去的,还是与作协无关——我不会与作协牵扯,我又不是会员,像陈傻子)?你不是照样厚着脸皮自吹自擂吗?我今天把话撂这里,哪一天,人民大会堂叫你去参加个什么会,给你颁个什么奖,你撒开脚丫跑得比谁都快(伊沙点评:典型的臆造,把“如果”当成事实),到时候你又是一套说辞:“我是中国最好的诗人,我得奖才配得上鲁迅,我不拿这个奖谁拿这个奖,这才是名至实归嘛。”(伊沙点评:这不是伊沙的话,这是陈傻子的话。)把怎么骂于坚的话全忘光光(伊沙点评:错!他所犯过的所有错误,我都不会再犯,我也把话撂这儿!)。你的这一套我已经领教多次了,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此伊沙第二大恶也(伊沙点评:强扣帽子不成立)。
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伊沙点评:最为典型的文革大字报语言!)。谁要说你一句好话,你马上笑脸迎上,在什么“汉诗榜”里推荐他(她)的诗(伊沙点评:造谣!),还编入书中(伊沙点评:又在造谣!),谁要不买你的帐,说你的诗不好,你脏话连篇,骂得比屎还臭,而且还记人家一辈子,把人家的隐私都兜出来(伊沙点评:十分恶劣的造谣!)。嘴上道理有一万条,你其实是个最没有原则的人,什么民间立场,诗歌标准,先锋姿态,那都是幌子。谁听你的谁就是你的朋友,谁给你好处谁就是你哥们,谁不听你的谁就是你敌人,他妈不听我的我管你的诗好不好呢(伊沙点评:傻子自道)。疑心病重,面前整天充满敌人的幻影。此伊沙第三大恶也(伊沙点评:依然不成立!)。
四、不择手段,疯狂吹嘘。参加了一个不大不小(伊沙点评:如果真是“不大不小”,就不会酿成后来的“冒名顶替”,陈傻子也不会成为急行军)的荷兰鹿特丹诗歌节就整天放在嘴上吹,惟恐天下人不知道,那些天《诗江湖》上全是这个又臭又长的帖子,就像你得了偌贝尔奖似的,真正得偌奖的人也没你这么吹.没有人吹,就自己吹,把别人吹你的屁大点的好话都贴过来。你反对的那些“知识分子”诗人不知参加了国际上的多少笔会(伊沙点评:我从未反对过,于坚在“盘峰”前后的文章中反对这一点,并不代表我!),也没有你吹的这么厉害(伊沙点评:参加鹿特丹,就我所见,北岛有文章,马高明有文章,西川有文章,于坚有文章,孙文波有文章,其他人也都在访谈中谈到过,留下了不少的文字记录)。这个时候,你把怎么骂他们是“小丑”“假洋鬼子”(伊沙点评:出个国就是“假洋鬼子”?我说的是诗内的姿态!傻子哪懂?)的话又忘得光光。反正,同样一件事,你参加永远是对的,别人参加就是错的。你吹也是对的,你骂也是对的。你永远是二套标准,对自己一套,对别人一套(伊沙点评:说话像放屁!)。此伊沙第四大恶也(伊沙点评:继续不成立!)。
五、有奶就是娘,有利就是爹(伊沙点评:傻子自道!)。我看到这样一个帖子说你:“伊沙对于江湖中人会甩大词和讲大道理,对于庙堂中人就使出混混的歪招邪劲。他知道对方的弱面,而他自己则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孔子说,小人肆无忌惮,伊沙正是!”你自己也公开声称:“我编选你就是为了交换!”(伊沙点评:明目张胆地捏造我的话!)你就是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些可能会给你奖的商人或者出书的编辑有点权利的官员你从来不骂(伊沙点评:小人之心!强加于人!)。你骂于坚,表面上是为了他参加作代会和拿鲁迅文学奖的事,根子里是在扫清当“诗歌皇帝”的障碍(伊沙点评:一个诗歌村夫的政治意识!),你明白,他的名声比你大(伊沙点评:嘿嘿!难说!),名次也排在你前面(伊沙点评:尊老爱幼!),你只不过想把挡在你前面的人推倒(伊沙点评:从诗上说,于非但挡不着我,还是我的“陪衬人”,摆放在一起,我求之不得呢!),然后自己坐“袁世凯”的交椅(伊沙点评:这是你的皇帝梦不是我的!我喜欢民主不喜欢皇帝!)。为了当“袁世凯”,你下面还会找个借口继续骂挡在你前面的人(伊沙点评:傻子的预言!),这个人我们心中都有数(伊沙点评:“我们”是谁?一个傻子还不够吗?)。心胸狭窄,容不得人(伊沙点评:有此品性的人编不出《世纪诗典》《现代诗经》《被遗忘的经典诗歌》这样优秀的选本),此伊沙第五大恶也(伊沙点评:不成立!)。
六、围剿异己,党同伐异(伊沙点评:熟练的大字报写家!),你已成为保守和腐朽势力。为了坐稳“山大王”(伊沙点评:我从不拉帮,身边无人),你围剿过“知识分子”围剿过“垃圾运动”围剿过“垃圾派”(伊沙点评:何谈“围剿”?我拿什么“围剿”,只是指出他们写得差),现在又开始围剿诗江湖的什么“小四人帮”(伊沙点评:一个对我有这莫名仇恨的小团伙,我也没有能力“围剿”)。去年底,在你主持的“汉诗榜”期间,十个评委一下就走掉五个,难道你还不明白这个中的原因吗(伊沙点评:个中原因是他们不愿为没有好处的事付出精力和劳动)?你怕一切新锐的先锋的更优秀的诗人压过你的风头(伊沙点评:从来不怕,经常为他们鼓与呼)。但只要有利益需要,你又可以马上和上面的人坐在一条板凳上,说什么“为了共同的敌人”等等(伊沙点评:又开始捏造!),你看,你不是和你讨厌的知识分子诗人孙文波坐在一条板凳上接受访谈了吗(伊沙点评:这也让傻子不舒服了!难道我与你这样脑子进水的傻子坐在一起就对了吗?)?如果有个获什么奖的机会,和知识分子诗人或和一个你骂过的混蛋站一个领奖台上(伊沙点评:那又有何不可?你是真节烈男吗?),你保证笑嘻嘻地站在那里把奖杯举过头顶(伊沙点评:小人物的委琐想法)。我想起来了,在海南你已经有过一回了(伊沙点评:又错!知识分子见我和沈浩波就躲,没来)。这些年来,民间和先锋已成为你混名声混爵位的标签(伊沙点评:何谈“爵位”?这傻子脑子里装得还挺多!),但许多人都清楚,你骨头里是无比腐朽无比势利的(伊沙点评:我要算“腐朽”,你就是枯骨一具了!),你就是一个造反成功患得患失的封建农民(伊沙点评:我要算“封建农民”,你就是爬满虱子的一条辫子了!)。这也要得到,那也怕失去(伊沙点评:我要怕失去就不会犯你这种嫉贤妒能的小人了!)。此伊沙第六大恶也(伊沙点评:最终还是不成立!)。

一口气写了上面的“六大恶”,别的“恶”等我以后继续扒,扒了心里真是有大痛快也(伊沙点评:一副十足的小人嘴脸!多年的恶气一吐而出!)。伊沙对于中国的当下诗歌已经是一种反动的力量(伊沙点评:“反动”——强指!),是一种唯我独尊的保守势力(伊沙点评:“保守”——笑话!),必须向他开战(伊沙点评:一个傻大个拿着个滋水枪到处乱滋!)。

 

2008年2月15日 于无锡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