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新书《晨钟暮鼓》中的小品文(5)  

2008-02-28 08:46: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见鬼的事

 

 

       我在参加工作头一年的那个暑假,一放假就怀揣两月的工资赶回北京的母校,因为我的几个要好的同学都因为分配得极不如意而重返母校要求再次分配,他们一起滞留在同一间宿舍里。我急于见到他们的一大动机,是我在工作之后的头一年还没有在本地找到像他们那样能够玩在一起的朋友,一年下来我真被憋坏了!他们滞留的那间宿舍是在一幢男生宿舍楼的一层顶头,窗外是一个大垃圾堆,窗子上又没有纱窗,我刚走进那间宿舍时发现横贯屋子中央的那根晾衣绳又黑又粗得有点可怕,原来竟是密密麻麻的几层苍蝇伏在上面……但这一切都没有什么,只要能和他们在一起,我就足够快活了。也是在这一趟,我碰见了我的另一位同学梁群,他不是要求再次分配的滞留者中的一个,而是和我怀揣着同样的动机和目的赶来的,毕业之后他分回到家乡上海的一家杂志社,这一年也把他憋坏了!

       那间宿舍里有我们这两位“客人”的空床,我们就这么住下了。因为那些滞留者们要早出晚归地打工挣生活费,所以往往一个懒觉睡醒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有一个上午,他先穿好衣服之后走到我的床边:“胖子,借我三十块钱,我比你来得早,兜里有点紧张了。”我马上给他从裤兜里掏钱:“三十够不够?”“够啦!”他说,“今天我去和刘媛媛约会,到中午我请她吃顿饭。”那是十年前的三十块钱,以那时我们的消费习惯一顿饭应该是够了。他提到的刘媛媛我也是认识的,其实也是我们的同学,分在北京,毕业前听说他们谈上的,此前梁群似乎从未谈过恋爱。

       那一天我是独自一人在宿舍里度过的。到了晚饭前后的那段时间,滞留者们就陆陆续续回来了,之后宿舍里便热闹起来。梁群是十点多钟回来的,一声不响地进门,然后把三十块钱交还到我手上,便呆坐在床边。“怎么着?是刘媛媛请的你?”他不说话,过了一阵儿他说:“我今天见鬼了。”又过了一阵他又说:“我们约好在蓟门桥下见面,我去了却见到的不是她,是我中学时的一个女同学,可是已经死了五年了……”“你们说话啦?”“我叫她,她不应,她明明看见我了,还回头一笑。后来,我就跟着她走,朝西走……”“那后来呢?——你这一天都去哪儿了?见着刘媛媛没有?”他不再说话,当晚一夜无话。第二天他就回上海去了。

       我一直不相信他是真的见到了鬼,我想他是在暗示他和刘媛媛在那天里的见面。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