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味道好,就再尝一段!  

2008-12-27 09:3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伐楚”是吴王僚与伍子胥数日聚谈相谈甚欢的一大话题。待此话题聊到一个程度,僚便授意子胥在上朝的朝堂之上公开进谏:专奏“伐楚”之事,博群臣一议。

吴王的授意让子胥过于亢奋了,夜不成寐,其结果是:在次日早朝的朝堂之上,这个异国叛臣不知谦让的抢先上奏显得突兀而扎眼,其拽文嚼字的楚国雅腔显得过于滚瓜烂熟,像是一个职业的舌辨之士。他从吴国的历史谈起,从吴始祖太伯开国讲起,着重讲的是:西元前583年,晋景公采纳自楚逃晋的申公巫臣的大略,扶吴制楚,派巫臣到吴,以中原先进的车乘、射御、战阵教导吴人,并教吴人攻楚。自此,吴开始扰楚,逐渐吞并一些附属于楚的蛮夷小国,开始走向今日之强盛……他将“伐楚”、“攻楚”、“扰楚”、“制楚”阐述为吴国继续发展壮大的一项基本国策,一句话:只有压制楚国,吴国方能更强。接着,他又更为详尽地开始介绍楚国当前的形势,历数其种种现存的弊端,揭露其外强中干的实质,指出立即兴兵伐楚的好处——讲到这一块的时候,他真是恨不得将他所知道的楚国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重要情报全都一一贡献出来,但在陈述之中他却十分注意一点:便是绝口不提自己父兄被杀之事,一个字也未提,为的是不招嫌。讲到最后,他感觉自己已经用尽了全身的智慧和气力,应该不留任何遗憾了,凭他的想象力看来:这已经可算是世界上最好的谏言之一了!

事实上,伍子胥的进谏可谓“成功”:他话音刚落,便有多位大臣相继附议,均表赞同,眼看就要形成大势所趋,有一个人忽然站了出来——他便是大名鼎鼎的吴国将军公子光——其言不多,也就一句:“彼伍员父兄皆死于楚而员言伐楚,欲自为报私仇也,非能为吴。”

就这么一句!

一句就够了!

从公子光的上奏开始,朝堂上的形势急转而直下:此后进谏的大臣们一边倒地反对在此时兴兵伐楚,反对派终成大多数。

更令伍子胥料想不到的是:昨日还信誓旦旦一心伐楚的吴王僚竟在朝堂之上当即改变了或者说拿定了主意,曰:“伐楚之事,到此为止,暂不再议。”——也正是在这一刻,子胥在心中认定:想要报成他的血海家仇,这个朝秦暮楚一日三变的好色之君是不能指望的!

还有一道在朝堂之上公开颁布的口谕也代表着吴王的态度有变,退朝时他命反对派的“首领”公子光留下来共尽午膳。

也是在退朝时,伍子胥回身向殿外走,以目之余光望了一眼恭顺立于原地一动不动的公子光,这一眼望去不禁令他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有二惊:一是这一对堂兄弟怎么竟会如此相象,像是一母所生的孪生兄弟!二是从面相从气质上看,这一个才像是真命天子!

人们往往在注视别人的时候,很容易忽略别人对自己的注视,越是聪明自负的人就越容易忽略这一点,这个伍子胥也未能免俗——他竟然没有看出:这其实是一场对视,只不过都是用眼睛的余光罢了,只不过公子光的那一眼更难为对方所察。

“彼伍员果然如被离所述:如鹤立鸡群!”——这是发自公子光心底里的一声感叹。刚才听其谏言,更觉其乃百年难遇之旷世奇才。那一日,被离晚到驿馆一个时辰,这样的奇才便不属于他……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不能为我所用者,必不能为他人所用,尤不能为僚所用——光作如此之想,便挺身而出,力阻兴兵伐楚,其醉翁之意并不在楚。

可以这样来描述:公子光心中装着伍子胥来到吴王僚的午宴上。

午宴,以来自秦国的那班舞姬的表演作为开场。

公子光向其堂兄兼国君举起酒樽:“大王好雅兴!”

吴王僚举樽豪饮一口道:“秦女之味颇为佳矣!光弟可知?”

光答道:“不……不知!”

僚曰:“可要寡人送两个予兄品尝?弟可随兴挑之!”

光抱拳欠身道:“岂敢!岂敢!罪过!罪过!天下之女,莫非王女,臣弟岂敢掠王兄之美!何况乎,愚弟乃粗鄙鲁莽之人,无福消受秦女之雅意,只配得上越国的村姑……”

僚哈哈大笑道:“将军过谦矣!吾汝端的都是先王寿梦爷之嫡嗣,风流之种性不移乎!”

光附和笑曰:“那是!那是!大王,这越女虽蛮,但也别有野趣,改日愚兄派人送两个到宫里来,供大王消遣。”

僚又哈哈大笑之,算是一种默许。遂令众舞姬乃至宫女皆退下——此为转谈正(政)事的一大信号。

待众人退下,吴王僚单刀直入正题:“光弟,汝一贯力主伐楚并且骁勇善战,屡立奇功。为何在今日朝堂之上,汝要带头反对伍子胥的伐楚之谏呢?寡人甚是不解。”

“大王知我!素以吴国之忧为忧以吴国之患为患!”光抱拳道,“臣弟所反对的并非伐楚之百年大计,而是此人急于兴兵伐楚之一己私欲!万望大王明察:彼伍员是想举我吴国之力以伐楚得而报其家族私仇!断不可为其仓促发兵!”

“然则光弟如何看待此人?”

“岂敢欺瞒大王:臣弟素闻伍员智勇双全,是一奇才,有意将其收为门客,但今日朝堂上所见无不让臣弟倍感失望:原来不过是一巧言令色之舌辩之士尔!由是可见,江湖上浪得虚名之士多矣!”

“光弟以为如何待之为好?”

“大王一向爱才如命,拜其为吴国大夫,收回此命自是不妥,但万不可委其大任,可将其闲置一边。”

“光弟高见!寡人自是明白!饮酒!食鱼!尝尝宫中御厨所烹之黄酒鱼,其中大有名堂,有助于房中之事矣!”

兄弟君臣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一夜之间,伍子胥忽然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失宠的妃子!

依然可以随班上朝,但兴兵伐楚之事,再也不准奏了。他也无心上奏其它事。

吴王宴请群臣,大多没他的份;偶尔受邀出席,也是被撇在最边缘的座位上——就像他在这里的地位!

而这是为他所不能忍受的:大丈夫岂能受此屈辱!他更加不能忍受的是自己现在这种闲居宫中无所事事虚度光阴的生活:对他来说,余生之志,只在报仇,仇不可报,生命就全无意义!

尽管,他暂时还想不出其它报仇雪恨的途径,但已经暗自决定终结眼下的生活方式,遂提笔上奏吴王僚:“臣闻诸侯不为匹夫兴师用兵于比国。诸侯专为政,非以意救急后兴师。今大王践国制威,为匹夫兴兵,其义非也。臣固不敢如王之命。”

这份辞呈在吴王僚看来正好佐证了公子光对其的判断:假公济私,急功近利。与包括光在内的诸近臣暗地里一商议:留之无益,甚至有祸国之忧,准奏其请。有人当即提出:如果楚太子熊建之子熊胜欲随其出宫又该如何是好?商议的结果是:从伐楚之百年大计考虑,胜必留下,养在宫中,迟早用得着。

正因为有着以上所述的宫廷内幕,伍子胥连征求熊胜意见的机会都没有,甚至在获准离宫之后想见胜一面的请求也未得批准,抱憾而去,他实在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位幼主。

不知道该算小气还是大方,因为国王的小气很可能就是大方——吴王僚赐予他一笔数目不小的安家费,有了这笔钱,他可以数年之内不必躬耕……这个白鹤一般的人儿,从吴国的王宫里骄傲地走了出来,对着蓝天白云长舒一口气,他有着振翅欲飞的冲动,但却不知飞向何方,只能听凭自己的翅膀……

这一日,又是在吃午饭的光景,伍子胥到达了堂邑城边的那个无名鱼庄,一步踏进门去,店小二便一眼认出他来,大呼小叫将店主唤出。

形如胖头鱼的店主笑迎道:“伍先生!伍先生这是……从何而来?”

子胥答曰:“从吴都来。”

“有朋从远方来不亦乐乎!承蒙先生记着小店!先生这次想吃点什么?”

“有什么就上什么吧,把贵店的拿手好菜统统给我上来!店家,贵店的菜肴可比宫里……比吴都好吃多了!不过这次你尽管放心,我不会再将我的宝剑付给你了!哈哈哈哈!”

“瞧先生说的!能够伺候先生,此乃本人的福分!先生出身楚之名门,生就富贵之相,不过一时落难罢了,这不——转眼就又发达了。先生现在的气色,真是好极了,正所谓‘鹤发童颜’尔!”

店主招呼小二上茶、上酒、上菜、上饭,并主动坐在子胥对面,陪着他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店主问道:“先生显然是路过此地,不知意欲何往?”

子胥摇头道:“正心中茫然不知何往。”

店主小心问道:“莫不是要回……楚国去吧?”

子胥长叹一声道:“该死的楚国,归不得也!吾与楚不共戴天!”

店主端起酒碗道:“先生莫愁,天下何处不容身!吃酒!吃酒!酒中自有去处!”

酒,又过三巡,子胥问店主:“店家,近日专诸来过没有?”

“专诸?先生问的可是阳山之野杀猪的屠户?”

“诺!难道还有别个专诸?”

“来过,来过!前日还来送肉,转而请我吃酒……他近日刚得一喜!”

“喜从何来?”

“喜得贵子!”

“呜呼!此乃人生大喜!该当贺之!”

店主不解地发现:自打说起那个杀猪匠,这位楚国前臣的情绪便好了很多,豪饮饱食,等这顿酒饭吃得差不多了,子胥猛然站起来道:

“吾知何往兮投专诸去!”

不容店主推托,子胥足足付了店主饭钱,便出门上路了,一条胖头鱼在身后吐着水泡喊道:“先生谨记:到阳山之野水牛村。”

在从堂邑城边到阳山之野的一路上,伍子胥不住地回头张望过多次,不知是否多饮了几碗酒的缘故,他总觉得背后有人在跟踪他,但又无法确定,他想:也许只是我自己的影子?

 

 

专诸之妻产后无奶,令专诸及其老母颇为苦恼:总不能让儿子(孙子)一生下来就喝猪血汤吧?那样的话,长大以后一准儿还是杀猪匠!专母给专妻试过了祖传的秘方:将特醇的黄酒加热饮下,总算引出了奶水,但奶量实在有限,不够那猪崽子似的小专诸吃的。专母又使出了流行于水牛村的偏方:一日多餐,鲜鱼汤不断,奶水果然多起来。这给专诸在杀猪之外,增加了一项工作:钓鱼。

这些日子,进出于水牛村的人,总是能够看到:在村口的池塘边,坐着虎背豹腰的专诸兄弟,他在装模作样地钓鱼。有人不信,冲他打趣道:“兄弟,你能钓着鱼吗?当心别让鱼把你钓去了耶!”还有人在背后嘲笑道:“这个杀猪匠也能钓着鱼?他以为鱼跟他宰惯了的猪一样笨呢!”——此成见之深谬见之大矣!其实,他们只需走到近前来看上一眼,就会发现:专诸身边的铜盆里,鱼一天比一天多,一天比一天大,不仅够给其妻熬鱼汤喝,还够全家人吃的。肉户人家,猪肉已经吃得有些腻了!

无人相信杀猪匠专诸能学会钓鱼并且能够成为一名垂钓高手,因为从未有人关注到他内心世界里的一派宁静——这内在的一切都被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嗷嗷杀猪的热闹营生给掩盖住了。此时此刻,他正呆在自己的心静之中(这是多好的一种享受啊),感觉到有条鱼即将咬钩,他轻巧地一挑鱼竿——有了!又是不小的一条!他刚把这条鱼放到身边的铜盆之中,便注意到池塘边草丛里的动静,说时迟那时快,一把剥鱼用的小刀已经飞了过去,专诸立起身来,一个箭步蹿过去,在草丛中捡起的是一只已经毙命的野兔!他想:这下好了,今天还有兔肉吃。

专诸坐下来继续垂钓。只需要一瞬间,他便重返心静。他看见自己心里有只白鹤翩然而至,近些日子,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看见白鹤的影子……定睛一看:不是在心里,也不是只白鹤,而是一个白鹤般的人儿,正从村外的小路上飘逸地走来……

“他是来找我的!”专诸兴奋地冲着自己,又像是冲着铜盆中的活鱼和旁边的死兔说,“总算有人来找我了!”

当那只心中等待已久的白鹤来到附近时,这位池塘边的垂钓者顿时恢复其豹子的本色,纵身一跃便立在了来者的面前!

“专诸!”来者大声叫道。

“伍员!”专诸的好记性令来者惊大了嘴巴。

“兄弟,听说你喜得贵子,伍员特来贺喜!”

“承蒙兄长还记得专诸!快随我到寒舍一叙!”
   专诸又跃回到池塘边,取了钓具和活鱼死兔,引伍子胥回家。

专诸的家坐落在水牛村的深处,四间茅草房围成了一个“四合院”——“实乃寒舍呀!”伍子胥想。与别的人家相比,他家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泔水味和血腥气,那是院外多出来的一排猪圈和屠宰作坊造成的——“这便是他的营生和财富了。”伍子胥想。

专诸引子胥到堂屋拜见其母亲大人,让子胥再一次领略到:此乃孝子!孝子让朋友放心!让他心有戚戚焉并大有惺惺相惜之感:自己又何尝不是个孝子呢?如果不是,何以欲穷余生之力为报那血海家仇?

“别来无恙,给老夫人请安!”子胥对专母抱拳叩首恭敬道,“老夫人还记得我吗?我是楚国人伍员。”

专母只是冷淡地回应了一声“嗯”。

子胥又热情道:“给老夫人贺喜!喜得贤孙,此乃天大的福气!”

专母这才多了点反应,依旧不理子胥,只对专诸道:“请客人坐。”

专诸遂请子胥坐,一边张罗茶具,一边解释道:“拙荆生产未久,尚未满月,就不请她出来见过兄长了。兄长鉴谅!”

看来,这吴国与楚国有着相似的风俗:产妇和婴儿尚未足月,是不能见客人的(尤其是男客)。子胥赶忙从身上取出他的贺礼:先是取出一双虎头小布鞋,说是“来时在堂邑城边商埠中买的,是从一个秦国商人手里买的。”将其呈送专母,老妇人掩饰不住喜欢,直叹自己做不了这样好还是秦人手巧。遂又取出一个精巧夺目的玉佩,说“这是我在宫里的时候,你们的国君吴王送我的。”将其呈送专母,老妇人见辞不收;转而递与专诸,专母制止道:“诸儿,不能受,这份礼太重了!”说完起身出屋,说是给客人准备晚饭去。

晚饭菜肴丰盛,猪、鱼、兔肉俱全,极其新鲜的乡村蔬菜,饮家里自酿之黄酒,气氛也好,尤其是在专母先行告退之后,子胥与专诸,就像是两个久别重逢无话不谈的老朋友。话从那日无名鱼庄的邂逅说起,子胥讲起后来在吴都市井与宫中传奇般的经历,专诸听得十分专注。关于他的楚国岁月,他却一字不提,只是觉得过于沉重,与此刻眼前安宁、祥和、其乐融融的氛围格格不入。在此远离楚国尔虞我诈的宫廷争斗的吴国的乡村之夜,连偶尔传来的几声婴儿的啼哭和犬吠,都让人感到无限温暖!子胥与专诸大腕对饮,直达酒酣。

后来,专诸将子胥扶到一间无人的茅草房(客房?)中就寝,躺下之后,入睡之前,子胥感受到的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安全感——是他亡命天涯后从未有过的幸验!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