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诗歌节朗诵作品及其它  

2008-11-17 10:17: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朗诵作品:

《车过黄河》

 

 

列车正经过黄河

我正在厕所小便

我深知这不该

我应该坐在窗前

或站在车门旁边

左手叉腰

右手做眉檐

眺望  像个伟人

至少像个诗人

想点河上的事情

或历史的陈帐

那时人们都在眺望

我在厕所里

时间很长

现在这时间属于我

我等了一天一夜

只一泡尿功夫

黄河已经流远

 

(1988)

 

 

 

 

 

《结结巴巴》

 

 

结结巴巴我的嘴

二二二等残废

咬不住我狂狂狂奔的思维

还有我的腿

 

你们四处流流流淌的口水

散着霉味

我我我的肺

多么劳累

 

我要突突突围

你们莫莫莫名其妙

的节奏

急待突围

 

我我我的

我的机枪点点点射般

的语言

充满快慰

 

结结巴巴我的命

我的命里没没没有鬼

你们瞧瞧瞧我

一脸无所谓

 

(1991)

 

 

《假肢工厂》

 

 

儿时的朋友陈向东

如今在假肢厂干活

意外接到他的电话

约我前去相见

在厂门口  看见他

一如从前的笑脸

但放大了几倍

走路似乎有点异样

我伸出手去

撩他的裤管

他笑了:是真的

一起向前走

才想起握手

他在我手上捏了捏

完好如初

一切完好如初

我们哈哈大乐

 

(1990)

 

 

《星期天》

 

 

我在一本画册上

看了

梵高的两幅画

不是用钞票裱过的

那些个名作

是两张不起眼的画

一幅叫《高更的椅子》

另一幅

叫《梵高的椅子》

尽管我没舍得

买这本画册

可我

已被感动得

南辕北辙

顺势坐反了

回家的电车

 

(1994)

 

《1972年的元宵节》

 

 

一个孩子

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

提着一只红灯笼

在黑夜之中跑过

 

我第二眼

又看见他时

只见他提着的是

一个燃烧的火团

 

那是灯笼在燃烧

他绝望地叫唤着

仍旧在跑

 

在当晚的梦中

我第三次看见了他——

 

变成了一个火孩子

在茫茫无际的黑夜中

手里提着一轮

清冷的明月

在跑

 

(2005)

 

 

(1995)

 

 

 

 

《等待戈多》

 

 

实验剧团的

小剧场

 

正在上演

《等待戈多》

 

老掉牙的剧目

观众不多

 

左等右等

戈多不来

 

知道他不来

没人真在等

 

有人开始犯困

可正在这时

 

在《等待戈多》的尾声

有人冲上了台

 

出乎了“出乎意料”

实在令人振奋

 

此来者不善

乃剧场看门老头的傻公子

 

拦都拦不住

窜至舞台中央

 

喊着叔叔

哭着要糖

 

“戈多来了!”

全体起立热烈鼓掌

 

(1995)

 

 

《中国人的清明节》

 

 

也许是因为没有

站在上帝面前的习惯

我们也就不会

站在死者墓前

垂首默哀

念念有词

 

哦!这就是我们中国人

我不骄傲

但很自在

清明节这天

雨过天晴

我和我的家人

围坐在

庭院一般的

先祖的墓园里

就像在家庭的晚宴上

那样正常地说话

仿佛他们都还活着

听得见

并且以沉默作答

献上的供果

最后被孩子吃掉了

据说这会有福的

 

清明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

是用来郊游和踏青的

春天的节日

和漫山遍野的

鬼魂一起

 

(2005)

 

 

 

《自杀的小孩》

 

 

那孩子

手持水枪

不知从哪儿

冲杀出来

显然

他喜欢那水枪

用它射我射你

直到我们故做慌乱

尖叫着跑开

小子哈哈大笑

显得十分豪爽

 

后来

我们又见到他

在当天的黄昏

他独对夕阳

坐在草坪上

把水枪对准自己

含在嘴里

神情专注

再也不理我们了

 

这孩子不凡

你说  你的

意思我懂

可真实的情况是

他是我邻居

每次离家时

他的母亲都要在其枪中

灌满牛奶

 

最终

我还是对你

隐瞒了实情

怕你扫兴

 

(1997)

 

 

《诞生的秘密》

 

 

 

小时候我问父亲

“爸爸

我是怎么来的”

父亲回答说

“我吐了一口痰”

我记住了他的话

记住了这个有关

诞生的秘密

 

后来是儿子问我

“爸爸

我是怎么来的”

我也回答说

“我吐了一口痰”

我想起父亲的话

想起当年的他

不曾糊弄我

 

可是我的儿子

没有当年的我

那么朴实

听完我的解释

他立刻跳了起来

大着嗓门嚷嚷

“我们老师说了

不许随地吐痰!”

 

(2001)

 

 

 

《交流》

 

 

在奈舍的湖畔公园里

黑头巾包不住她的美丽

一位荡秋千的阿拉伯妇女

 

我走近她的时候

她开口和我说话

用的是英语

我听岔了

以为她是在催我远离

催一个无事可能

生非的男人

尽快远离

 

我正在迟疑

却又听明白了

她的后两句

她是在问我

荡不荡秋千

意思是她可以

让给我玩

 

我真想走上前去

搭把手

加点力

把这位荡秋千的

阿拉伯妇女

荡得更高一些啊

 

但想了想

又决定放弃

 

(2002)

 

 

二、做成诗传单的作品:

 

《生逢毛时代》

 

 

我无法选择自己

肚脐眼的模样

并要求它

不要生得这么丑

 

我也不想老是

把肚脐眼里的

藏污纳垢翻出来

展览给人看

 

(2006)

 

 

三、《诗报》选发作品:

 

《盆景》

 

 

我素来憎恶盆景

 

此为人类

对植物施加的

裹脚术

炮制出

植物的侏儒

那是

一盆一盆的

 

今天稍有不同

我是在读某些

活死人的诗时

想到了这可恶的盆景

 

(2005)

 

 

四、《现代译诗》选发作品:

 

 

《动物园》

 

 

我有十八年未到过动物园了

再次光临此处

是在我有了孩子之后

我要带他去看看

这个世界不光有人

在虎山  我看到的

已不是十八年前的那一只

那一只是这一只的老娘

死于十年前的夏天

这没什么

我的儿子只需知道

它是老虎就可以了

后来它“呜”的一声

我儿子“哇”的一声

我只好抱着他逃窜

去看梅花鹿

因为我手中

一把青草的逗弄

鹿把其嘴脸

凑到铁栏边

这一次

无畏的儿子抱住了鹿头

并把他的小手指头

恶狠狠地抠进了鹿的双眸

 

(1996)

 

 

 

《香港1997》

 

你穷

就卖掉了自己的孩子

 

做母亲的

不要说他是

被强盗掳去的

 

回来了

当年那个头插草标

被卖掉的孩子

回来了

 

西装革履

油头粉面

小绅士

坐在你面前

 

我仿佛听到他说

“我做了生我的

父母家的新客了”

 

(1997)

 

 

《饺子》

 

 

大年三十那天

他和父亲埋头在地里

干了一整天的活儿

所以他在往家走的途中

记准了蛇年

最后一轮夕阳的模样

回到家中

母亲端上了

热气腾腾的饺子

吃过之后他就睡了

因为第二天

他和父亲还得下地干活

必须这样做

因为他每年的学费

就是(也只能)

从地里刨出来

 

一位来自

乡村的大学生

在我的课堂上

做口头表达的练习时

向大家讲述

他如何过年

在五分钟的过程里

他叙述平稳

语调冷漠

只是在说到

饺子一词时

才面露微笑

 

(2002)

 

 

 

《非典新闻》

 

 

大疫当前

病毒弥漫

让人揪心的是

每天都有人死

我的国家电视台

昨天播报的

一条新闻说

因防范及时

措施得当

动物园里的

动物都很

安全

安然无恙

活得挺好

不是没听见

但我很平和

主要是会算

这样一笔账

这些畜生的小命

确实比人的值钱

 

(2003)

 

 

 

《中国人的清明节》

 

 

也许是因为没有

站在上帝面前的习惯

我们也就不会

站在死者墓前

垂首默哀

念念有词

 

哦!这就是我们中国人

我不骄傲

但很自在

清明节这天

雨过天晴

我和我的家人

围坐在

庭院一般的

先祖的墓园里

就像在家庭的晚宴上

那样正常地说话

仿佛他们都还活着

听得见

并且以沉默作答

献上的供果

最后被孩子吃掉了

据说这会有福的

 

清明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

是用来郊游和踏青的

春天的节日

和漫山遍野的

鬼魂一起

 

(2005)

 

五、《诗报》访谈录——《天才之言》

 

1. 你成为诗人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伊沙:才能!我认为上帝是公正的,对每个人是公平的:在其创造人类的大手笔中,在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留下了“天才”的伏笔,所以我们人活一世的第一要务就是要设法找到自身这个“天才”的伏笔所在,我认为自己是比较幸运的:我在少年时代便将它找到了——那便是诗歌。但是,所谓“天才”是需要通过写作实践和周边环境对于你的认知来反复验证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在我是五年),我便得偿所愿地成为了一名诗人。

 

2. 作为诗人,你的创造是受到那些方面的影响?

 

伊沙:才、学、胆、识、力。“才”指的是先天才华,即所谓“天才”,它所起到的关键作用并不仅仅在于起步阶段,而会贯穿一生;“学”指的学养,扩而大之为一个人全面的修养和素养,你所接受的教育——在中国,自我教育的质量似乎更为关键;“胆”指的是创造的勇气,对写作理想的抱负和野心,没有抱负和野心的写作者是不会有太高的建树的;“识”指的是见识,当然,这种见识不是孤立并且空悬地只针对诗歌艺术,而是面对全部的外在和内在世界,是你的世界观、人生观、艺术观的全部体现;“力”指的是生命力,以及建筑在这个基础之上的创造力,无个性的生命创造不出有生命的艺术,中国的诗人在很久以后才意识到:“生命”与“身体”有关。

 

3. 中国诗人之中,最值得推荐/介绍的一位是谁?她/他的诗歌有什么特点?

 
伊沙:严力。从年龄段上来说,他是北岛、杨炼同一代的中国诗人,但他却是一个被严重忽略的一位优秀诗人,不论在中国国内还是国际诗坛上,似乎都是如此。请读他的一首在中国非常有名的“代表作”。
 
《还给我》
 
请还给我那扇没有装过锁的门
哪怕没有房间也请还给我
还给我
请还给我早上叫醒我的那只雄鸡
哪怕被你吃掉了也请把骨头还给我
请还给我半山坡上的那曲牧歌
哪怕已经被你录在了磁带上
也请把笛子还给我
还给我
请还给我爱的空间
哪怕已经被你污染了
也请把环保的权利还给我
请还给我我与我兄弟姐妹的关系
哪怕只有半年也请还给我
请还给我整个地球
哪怕已经被你分割成
一千个国家
    一亿个村庄
        也请你还给我

 

1986.

 

 

 

Give It Back to Me

Tr. John Chow

 

Please give me back the door without a lock

  even without a room still I want it backplease!

Please give me back the rooster that awakens me in themorning

  even if you have finished eating it still Iwant the

  bones back please!

Please give me back the shepherd‘s song

  from the side of the hill

  even if it is on tape still I want it

  back please!

Please give me back a relationship to my

  brothers and sisters

  even if it lasts no more than a year, still Iwant it

  back please!

Please give me back the space of love

  even if you‘ve worn it out, still I wantit

  back please!

Please give me back the whole of the globe

  even divided into thousands of nations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villages

  still I want it back please!

 

严力的诗歌在我看来有着这样的特点:一、充满现实质感的超现实性(有人认为《还给我》写的是“文革”,也有人认为它写的是“环保”)。二、意象精准富于张力(“那扇没有装过锁的门”等等)。三、富含智性和幽默感(这是中国诗歌奇缺的品质)。四、他对中国诗歌后来发展和演变具有启示性(对我就产生过深刻的影响)。

 

4. 你最喜欢看哪些外国诗人的作品?

 

伊沙:我喜欢的外国诗人不少,这需要开一个长长的名单。但如果说到“最”,我想说三个人:美国诗人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美国诗人查尔斯·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IKI)、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CKE)。金斯堡是在我青年时代对我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一位诗人,他在精神上对我所产生的影响似乎更大一些,他是我的“精神导师”之一。布考斯基则影响到具体的诗歌写作,他的气质让我迷恋,这是一个“秘密”,布考斯基通过对我的影响进而影响了当前一批以“先锋”为己任的中国青年诗人的写作。我对布莱克的关注始于金斯堡,金斯堡说他是惠特曼(WALT WHITMAN)和布莱克的混合体(这等于是在说布莱克是他的两位导师之一),相对于高亢的惠特曼,我更迷恋神秘的布莱克——这种难以言传的神秘感不光影响了金斯堡,也影响到我的写作,迄今无人发现这一点。由于我在本届诗歌节的“细读”节目中要为观众介绍威廉·布莱克的名作《天真的预示》(Auguriesof Innocence),在此就先不罗嗦了。

 

5. 请你介绍一下中国的诗歌现状。有什么好处?缺点?

 

伊沙:从“文革”中的“地下诗歌”开始(具体而言是从食指一个人的写作开始),中国的大陆地区有了世界通行意义上的现代诗写作,值得庆幸的是:从那时开始,再未中断,持续至今,并且逐渐形成了自身的一个小传统。它的“好处”在于:这个小传统,是背靠着中国古典诗歌的大传统,中国人的智力类型是适合于写诗的(就像中国人擅长打乒乓球一样),适合在狭小的物质空间里表现广阔的精神内涵,再加上人多势众,人多必有“天才”出,藏龙卧虎,再加上中国现实特有尖锐与复杂,都在刺激着诗歌的力量滋生。它的“缺点”在于:人类的诗歌毕竟是在不断向前发展中的,我们的传统有时便成了我们前行的包袱,还有便是这未经梳理糟粕多多的文化传统对于人的戕害——具体说来,便是对于诗人的戕害,比如说:“学而优则仕”——诗写好能当官,如此一来,你便看不到写作一生的中国诗人。在中国,有些著名的老诗人经常在诗歌会议上抛头露面,台下的人都知道:他(她)已经二十年没写诗了——但也视之为正常现象。这种戕害的可怕在于:它通过废掉你这个人从而废掉你的写作,人废掉了,写也无用。

 

6. 请你讨论一下创造诗歌的具体过程。你偶尔写诗/常常写诗/经常写?

 

伊沙:平时,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都备有那么一个笔记本,我称之为“写诗本”,灵感来时——准确地说:是一首诗的构思成熟时,我会将本子抓过来写,快慢不拘,从容写就。等到每月月底,我再将本月所写之诗,逐字逐句地敲到电脑上——这需要几天时间,也是一个精心修改的过程,然后就定稿了。除有错漏之处,以后不再修改。我是反对修改旧作的诗人,我怕自己所有的诗都像是产生在同一年。

 

7. 你最最欣赏的一行/句诗是什么?

 

伊沙:想一想,有不少。但最先跳进我脑海中的是前苏联诗人曼杰斯塔姆(MANDELSTAM)的“黄金在天上舞蹈/命令我歌唱”。因为我最新的一部长篇小说《黄金在天上》即将在中国出版了,我用这两行诗做了该书的扉页题字,书名也脱胎于此。

 

另外:

 

请你把以下的一个句子填写好:

 

“诗歌能够 . . .”

 

诗歌能够让我活得像个人!

                       ——伊沙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