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伊沙剥五评委的皮  

2008-01-25 21:1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看黄梵公公的臭诗(附伊沙大师评点)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感遇


欢聚之后,空虚更深了……
我看着,走着,又沉湎于一条旧路。

人要挺住的,不是悲痛,而是春暖花开,
像夜空的浮云,来来往往,不过遮一遮星光……

2005.

伊沙评点:
第一句:“空虚更深了”出自海子“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第二句:“沉湎于……道路”——最大路货的意象构成。
第三句:“人要挺住的”出自里尔克“挺住意味着一切”,“而是春暖花开”——当然出自于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学生都知道,买卖房子也知道)
第四句:“浮云”“遮”“星光”——实在是太大路货了!初中生的句子。
结论:这不是庸诗,而是臭诗,更准确地说:是变相剽窃之作!



本贴由长安伊沙于2008年1月24日20:45:53在〖诗江湖〗发表.
 
 
 

精神病人马永波的臭诗(附伊沙大师评点)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午睡醒来》

午睡醒来
异常空虚
阳光已有些倾斜
我拍拍头发
仿佛一件事情
趁我睡熟时瞒过了我
我茫然地坐起
淡漠地望一眼窗外
想起你开始有了些甜蜜

夏天最后的苍蝇
从玻璃上跌落
下午,像一只空空的水杯
放在我的面前


伊沙评点:平庸跳起来说:“瞧,这首诗,比我还要平庸!”



本贴由长安伊沙于2008年1月24日21:33:50在〖诗江湖〗发表.
 
 
 

“小药匣子”吴晨骏的臭诗(附伊沙大师评点)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袜子在福建》

袜子是一个人的名字
当然他真名不叫袜子
他叫郑国庆
袜子也叫破袜子
在尚书屋叫破袜子
在他朋友们的口中
他叫袜子
袜子的袜子是什么颜色?
袜子的袜子是什么料子?
袜子
很遥远,在福建,在
福建

     2002.5.17.

伊沙点评:
这难道不是“大白话”吗?是——但黄梵说不是。
这难道不是“口水诗”吗?是——但马永波说不是。
这难道不是“庸诗”吗?是——但何言宏说不是。
这难道不是“把一句话分成几行”吗?是——但南京方面说不是。
因为他们都是评委,所以还是他们说了算。



本贴由长安伊沙于2008年1月25日10:54:12在〖诗江湖〗发表.
 
 
 

“无头鬼”育邦的臭诗(附伊沙大师评点)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秋天》

飒飒着响的落叶
是风和秋天的姿态

过去的日子迅即飘落
我想到它们不会重来
伤感不是我们时代的主题
向前看,一个朋友总是这样说

离开人造光线的照亮
天空的色彩越发深沉
消防车尖叫而过
我们站在街边
让秋天的时光流淌

【选自《诗歌现场》 主编 朵渔副主编 余丛 黄礼孩】

伊沙评点:这首诗实在不该出现在煞有介诗以清理诗坛为大任的《诗歌现场》(这又是一个不正常——不正常的正常!),而应该出现在《辽宁青年》或江苏《少年文艺》的扉页!这样的习作者竟然在指点江山!



本贴由长安伊沙于2008年1月25日12:16:43在〖诗江湖〗发表.
 
 
 

“江湖奸人回马枪”马铃薯兄弟的臭诗(附伊沙大师评点)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老于保佑吃饱饭的女人》
  
      吃饱饭的女人
      浑身散发舒服的感觉
  
      唇翼残留
      可口食品的美味
      亮点
      和绵羊的热气
  
      如果她们每天都能吃饱饭
      就会温暖而红润
      快乐
      看起来让人满意
  
      头天晚上和早餐比较满意
      从早晨经过
      就发出一种甜美的味道
      --姑娘啊
      你终于吃饱了饭

伊沙评点:听点歌的朋友一望便知,这首诗的诗意是从张楚的歌《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偷来的!一个诗人偷歌手,本来就够丢人的,咱先暂且不论,看看他发挥了多少?我只看到了一个细节:“绵羊的热气”——哦,这女人吃了羊肉了,吃了羊肉还不沾膻气,只冒热气——这表明的是作者的一种心理,说得大点叫人生哲学,说得更大点叫世界观。作者近一年来在两次“排行榜”事件的猥琐表现已经把他的世界观演绎得很充分了。有一点需要指明:作者本人姓于,自称“老于”(不是云南鱼而是江苏鱼),他要保佑吃饱饭的女人——这个“女人”的意象可以读解为“排行榜评委会”,他要确保他们吃饱了饭舒服地剔牙,就把我、徐江、沈浩波、春树这些过去结交的“江湖兄弟姊妹”当绵羊一样送上去,让“女人们”打了牙祭,他自己还不沾腥,还“温暖而红润/快乐/看起来让人满意”——像那些吃饱了的女人一样!



本贴由长安伊沙于2008年1月25日21:10:19在〖诗江湖〗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