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甘宁行(组诗全篇)  

2008-01-21 14:5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沙

 

甘宁行(组诗)

《中国最高礼遇(甘肃平凉版)》

 

 

夜半三更

到达平凉

一下火车

我等一行六人

就被两辆警车

收了——带走

仿佛罪犯一般

被一网打尽

需要说清的是

亲手导演了

这一幕的独化

并不是一个警察

他是一中的老师

桃李满天下

之所以能够调用警车

是因为他和公安局的马队

关系很铁

 

 

 

 

 

《崆峒山小记》

 

 

上去时和下来时的感觉

是非常不同的——

 

上去的时候

那山隐现在浓雾之中

 

下来的时候

这山暴露在艳阳之下

 

像是两座山

不知哪座更崆峒

 

不论哪一座

我都爱着这崆峒

 

因为这是

多年以来——

 

我用自己的双脚

踏上的头一座山

 

 

 

《李白不是一个胖子》

 

 

 

我是和谁议论起这个话题

我已经忘记

反正同行者全都是

舞文弄墨的骚客

在崆峒山中

我们一边向上攀登

一边气喘吁吁地

谈论李白

我说有一点可以肯定

李白不是一个

传说中的胖子

将身比身

是我自己的身体

告诉我这个事实

他要真是一个

大腹便便的胖子

就不可能爱上

爬山这项运动

并登临过那许多

祖国的大山名川

“脚著谢公屐

身登青云梯……”

 

 

 

《心》

 

 

崆峒山中有古塔

听说是北宋时建

塔的旁边有座庙

我想在庙前那个

大大的“心”字前

照一张相

众人皆笑我俗

有点扫兴

我也就作罢了

但直到今天

我回到家中快一周了

还是想不明白

我怎么就俗了

到底俗在哪里

 

 

 

 

 

 

《此诗属于宁夏回族诗人马茹子》

 

 

你来自六年不下一滴雨的同心

兄弟,我记得你在会上发言说:

当地的婆姨担水时

看见水桶里的水滴

掉落在地

竟会情不自禁地

发出唉哟一声

心痛的叹息

……

兄弟,今天你来了信

发来了咱俩在老龙潭

极富质感的石崖前的合影

你在信中说:“很高兴!

下了一夜大雨!

山区人民有水吃了!

愿真主护佑他们!”

 

 

 

 

 

《狂欢》

 

 

百年魔怪舞翩跹

诗人兴会更无前

顿顿大酒

夜夜笙歌

我看见——

饕餮之徒

与煮熟冒气的羊头对啃

麦克风像蛇头一般

一口咬住了麦霸的脖子

这时候——

没有人想起并且说出

这毕竟是在

苦瘠甲天下的贫困县

真要有人说出来

那就扫了大伙兴

他又显得不对劲

 

 

 

 

 

《对不起!我的豪情比大西北大了一点》

 

 

我在喝酒碰杯时

把一个西北汉子的酒杯给碰碎了

小小杯子被撞得粉身碎骨

没想这竟成了事儿——一次严重的事故

当事人当面未作过激反应

大半夜私下里找到我的兄弟马非质问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嘛

 

 

 

《空虚》

 

 

伟大的世界杯结束了

连我鼓足余勇观看的

失去了阿姆斯特朗的

等而下之的环法大赛

也都结束了

我忽然感到

莫大的空虚

并且想到

在1976年的中国

当文革的大幕

突然间落下

一定有为数不少的人民

像我此刻一样空虚

茫然不知所措

 

 

 

 

《在泾源的三个瞬间》

 

 

这是在早晨

我从县城的老街上走过

我的前后左右

全都是头戴白帽子的人

我忘了自己是戴着墨镜的

所以不知道在那些人眼里

我有多么可笑

异教徒甚至干脆就是

无信者

 

这是在中午

我在所住宾馆的大堂给人题字

我的字让我有点自卑

硬着头皮写着

三个美女向我求字

甲说:“你就写‘有位佳人’”

乙说:“你就写‘在水一方’”

丙想了半天才说:

“给我写——‘伊人依水’”

 

这是在晚上

我和几个朋友坐在街边的小摊上喝酒

每人的面前都摆放着一颗

煮熟的冒着热气的羊头

人和羊对啃的情景

屡屡发生频频出现

夜半时分

这里剩下了五颗羊骷髅头

和五颗人骷髅头

被店小二嘿嘿一笑地收走

 

 

 

《老张的命》

 

 

坦白说吧

是作家老张让我知道

西海固这个地方的

 

没有《心灵史》的指引

我不会有今天这般

走进它的激情

 

可是在西海固

我所见到的人们都在谨慎地

回避着老张的名字

 

到后来我也学会了

在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

识趣地负责地绝口不提该提的老张

 

这就是命吧

一个作家或是一个男人认下的命

我听说老张每年还来照来不误

 

 

 

 

《致小单》

 

 

在异乡你是

圣徒、战士

刺猬

 

在故乡你是

汉子、浪子

酒鬼

 

我的情况与你相反

每一个男人

都是另一个男人的启示

 

我的意思是

你可把异乡当故乡

我也可以反着来

 

小单,你说每一个

回民的舅舅都是汉民

事实上我是回民的女婿

 

小单,我的好兄弟

我听说我们走时你哭了

我没看见噢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记住我的话

在西安有一条古老的回民街

那里有美食有清真寺还有你的兄弟

 

 

 

 

 

 

《小站》

 

 

早早地来到站台上

眺望铁路的远方

等着火车过来

然后上车

对我来说

这是少有的

在小站才有的体会

所以倍加珍视

在上车时

朝前朝后

各望一眼

然后才上车

 

 

 

 

《放弃》

 

 

在回去的火车上

一上车

同行的徐江和沈奇

就开始说话

他们面对面坐着

大声交谈

又像在跟

轰隆作响的火车

争论着什么

我很想加入

他俩的谈话

但又不想

跟火车吵架

而提高并浪费了

声音的分贝

就决定上到自己的

铺位上去睡觉

躺在铺上

我还在回味

刚才的放弃

并不陌生

先前肯定有过

甚至是我很习惯的

一种放弃

 

(2006)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