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河北青年报》采访  

2007-08-03 23:4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沙讲述中国往事
·2007-08-0301:52:16·来源:河北青年报·浏览:1
再艰难也要有活下去的尊严

  记者:书中的主人公说过一句话,“怎么都能长大”,是对谁说的,似乎有什么深意?

  伊沙:这个家庭在两年内死了很多人,死亡接二连三发生,不幸总是降临。索索的祖母死前很忧虑,担心孩子怎么长大,她的死看起来偶然,其实她在生前精神就已不堪重负,“孙子长大多么难”,事实上,“怎么都能长大”。

  其实我很反对把人生写得苦不堪言,一个人不能经历两种生活,索索不能同时经历有妈的生活和没妈的生活,他没妈的时候不知道有妈的生活是什么样的,甚至还尝到了没妈的快乐,有些方面更加快活。我主要想表达的是,再艰难也要有活下去的尊严,对一个苦孩子,这么说也是一种尊严。这是我在叙述中,以成人的角度说出来,可以说是借索索的口说出来的。经历过那么多苦难的民族,坚持活下来的人是有一种特定的力量的,他们赢得了今天,那就是活下去的尊严。

  记者:本书取名“中国往事”,风格与以前好像不大一样,有种厚重的感觉,为什么会用这个名字?

  伊沙:很多年以前我看过一部电影叫做《美国往事》,也是以小孩的视角展现国家的一段历史,当时很喜欢,可能就是那时候受到的启发,埋藏在心里。多年以后我写这个小说,可能也是潜意识里的萌发,那部电影对我写小说有着很重要的影响,起这个名字,是我觉得对于自己喜欢的,哪怕是做一种硬性的移植也在所不惜。后来这些年我看到了各种“往事”,而且非常庆幸还没有“中国往事”,更早的时候我曾经用“百度”搜索过,那时候还没有,现在已经有别的“中国往事”了。而我在给小说取名字的时候就不打算有什么惊人之举,只是当年的那个启发,自然而然拿过来用而已。

  记者:写作的过程中有什么困难吗?

  伊沙:感觉还好。因为正是打开了一些记忆,发现动用童年经历这些资源是不断有惊喜出现的,你会发现自己积累之雄厚是始料未及的。按我这几部长篇小说的顺序,《中国往事》是大长篇的第三部,比起前面两部写起来要容易得多,有一种瓜熟蒂落的感觉。

  反而最难的是在写作本身,我还是个编故事的小说家,编故事永远是困难,我力求让每章之间有连续性,力求让每一章都是完整的故事,把故事讲得浑圆。

  记者:语言方面呢?从诗的语言到小说语言应该有个转换过程,这个过程中有困难吗?

  伊沙:这方面的难度比前两部也要低。前两部都是第三人称,需要抑制个人特色,尽量做到客观化,但我是诗人出身,又是个有强烈个人风格、有个性的诗人,要抑制自己的特点,不要自己动不动就出来说话,要严谨、滴水不漏、要平静,这些都造成难度。

  到了《中国往事》,用第一人称来写,这反而解放了我,写起来很顺手,这还是跟诗人身份有关。我站出来议论可以,回溯过去也可以,自由多了。在写作过程中,我必须注意不能用诗的语言取代小说语言,小说可以有一些诗化,但必须为小说服务。我这种口语型诗人比传统诗人难度要小一些,他们那些抽象的语言对小说简直是灾难,所以注定他们不会兼及小说创作,而口语型诗歌与小说的距离要小得多。

中国诗歌在国际上并不落伍

  记者:你还在继续写诗吗?

  伊沙:那是肯定的,既没有停止写,也不打算放弃。随着小说的展开,甚至写诗的资源更多了一些。写小说写到一段生活,脑子会沉浸到那种生活里,就像打开了过往生活的门,有一部分东西放到小说里了,不适合的那部分可以用到诗歌里,有的甚至还能用在随笔里,不浪费资源。

  记者:你曾说中国的诗歌在世界的水平并不差,依据是什么?

  伊沙:今年6月份我到鹿特丹参加诗歌节,这个诗歌节始于1970年,被称为了解世界诗歌的窗口。那里邀请的范围是最全面的,而到过那里的中国诗人从数量和密度上都排在各国的前列,这个诗歌节的创办人之一“马丁国王”接触过很多诗歌大师,他嘴里对中国诗人的评价相当高,他是最好、最客观的评判者。我觉得中国诗歌在国际上并不落伍,甚至更强更领先,至少比中国小说在世界上的地位高得多。

  记者:去年的诗坛从赵丽华开始热闹过一阵子,现在回头看,你对这件事有什么感觉?

  伊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件事看似偶然,其实有着其必然性。到后来韩寒和沈浩波的对骂,行为艺术诗人,这其实都是一个事件,反映了中国的大众读者对诗歌长期的陌生、漠视,突然看到赵丽华的诗,出现的一种惊讶甚至惊喜,他们发现诗歌并不难,于是也模仿。

  在我们这个号称诗的国度,这种歧视、冷嘲热讽是中国人文化水准的体现,看了之后我更觉羞愧,我看到了很多悲观的东西,很震撼,但也很有挫败感。■文/本报记者赵丽肖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