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向卫国新论伊沙  

2007-08-13 15:59: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伊沙:“无限”的不可能或“抒情”的唯一性

 

中国诗歌不能没有伊沙。如果说,臧棣代表着中国现代诗歌的无限可能性,那么伊沙刚好相反,他坚决地否定诗歌的“无限”性——对伊沙而言,诗歌只有唯一的可能,那就是情感。伊沙诗歌真正的支撑点不是别的,是情感。他的诗歌是以否定的辩证法将传统改装之后的现代抒情诗。所以,事实可能与绝大多数人的印象正好相反,臧棣是真正的“先锋”,永远探索,不知疲倦;伊沙却顽固地守着抒情的“传统”,绝不放弃、永葆衷心。这正是伊沙的最可爱之处。

透过表面的嘻笑怒骂,我感觉伊沙其实是一个有着坚定的原则、从来都不越过自己的艺术和道德底线的人,他有自己明确的写作伦理。正是这一点,使他和他的许多诗歌的后继者们严格地区分了开来。也许连他自己都未必认清了这一点,因为他过于义气,因为对那些后来者的个人才华的欣赏,也可能是因为他遭受了太多的误解而特别需要支持者,所以他对这些后继者暗中消解了他的原则似乎没有觉察(但也许不过是出于义气而佯装不知罢了)。

跟外在地表现出来的“幽默”和“轻松”相反,我还觉得伊沙是一个背负着深重的历史和文化包袱的人,这种包袱其实已内化为一种责任,这也许跟他生活的地方有关。想一想,一个中国诗人,长年面对着早已成为明日黄花的古老的“长安”,他怎么可能不从骨子里产生出一种文化的焦虑?所以伊沙写出了《唐》。也许这原本是一个意图卸包袱的作品,但结果显然相反。一个口头上反对“知识分子”的人,却是一个注定要终身承担着文化重负的人,这是伊沙的宿命。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伊沙刚刚受邀参加了鹿特丹诗歌节,他为什么在网上大张旗鼓地宣扬,对此事如此看重?显然他不可能浅薄到认为参加一个诗歌节也值得到处炫耀,他真正重视的,应该是这样一次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和中国诗歌风度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对中国人来说太少了。由此可见,他这样的民间诗人或口语诗人并不是反文化的,也不是反传统的,对“知识分子”的攻击其实是集中于一点,就是反对技术的霸权,反对的主要原因则在于这些“技术”大多来自西方。

简单一点说,我从伊沙身上看到的是传统(对传统的同向超越依然是传统)而不是“后现代”;是浓厚的中国文化情结而不是流氓、痞子。但他给人的外表有时候正好相反。借用一下阿多诺的说法,也许这就是艺术的否定辩证法,是在“文化工业”的统治之下,为拒绝艺术被流俗和市场所同化而以“反艺术”或“非艺术”的手段而坚守着艺术的本质,维护着它的纯洁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