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访谈:关于《中国往事》  

2007-07-04 21:15: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中国往事》的主人公索索,我想用几个词来形容:调侃讽刺、做鬼脸、捣蛋、小痞子气、勇敢无畏、聪明等,而恰巧我在评论您本人的一些文章中也发现这些字眼,看来书中的索索就是您本人啦,或者说有您很多的个人写照在上边,再或者说,《中国往事》就是您本人的回忆录、个人编年史,可以这样说吗?

 

伊沙:对于这个问题,我想说的第一句话是:《中国往事》是一部小说,而不是自传和回忆录;我想说的第二句话是:《中国往事》是一部带有“自叙传”性质的小说,“个人编年史”是我在其结构上获得的一大灵感和创造。书中的索索肯定不能等同于我,但肯定是以我为主要原型而塑造出的人物。至于故事嘛,自然是有真有假,真假参半——其实,“半真半假”就是我对小说的感悟和理解,“造假”的一半是为了更逼真,真出精彩来!

 

2、小说中的语言非常具有“诗歌气质”,句句生动有力,您认为自己的诗歌跟小说的语言有什么本质的相同跟不同吗?

 

伊沙:在我从2003年开始执行的“大长篇小说写作计划”中,写作的顺序是:《迷乱》《狂欢》《中国往事》。《狂欢》去年由作家社先出了(还同时出了本海外繁体字版),现在《中国往事》又出了。我的前两部都是用第三人称叙述来写的,到这部《中国往事》采用了更为顺手的第一人称,这第一人称一用,个人的语言风格就会表现得更加明显——我本来就是诗人嘛,所以小说中的语言有点像你说的“诗歌气质”也很正常。至于说我的诗歌跟小说的语言有什么本质的相同跟不同,我想说的是我的诗歌语言是诗歌的语言,尽管有点小说化;我的小说语言是小说的语言,尽管有点诗化。我不会让它们完全打通、彻底一致、相互混淆、彼此取代。有心的读者和论家请留心这一点。我是非常专业的:做诗人就是做诗人,做小说家就是做小说家,这是两个“文学频道”。

 

3、书的目录提示我们,您这是一本按照时间来写的纪实性小说,童年的记忆为什么会那么清晰呢?可以清晰到每一年发生的事情。让您对写作引起兴趣的童年记忆是什么?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伊沙:我的记忆力(主要指的是记人记事记细节的能力)天生的好,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小说家的首要才能。大概在两三个月前,我还和一位本地的小说家朋友面红耳赤地争论过:就是我在《中国往事》第五章(1974)中写到的周总理陪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来西安参观游览的事(索索不是跑到街头看热闹去了嘛),他说陪的不是西哈努克而是越南总理范文同……这家伙的记忆力够好的了,但我觉得还是他记错了,总之要想写好小说,一定要有出众的记忆力。先有记忆力,再有想象力。

其实,我作为文学少年的那一部分没有强加在索索这个人物身上,我小学四年级就开始读小说了、五年级已经开始给报社投稿了,我没有索索那么纯真、快乐和自由。

 

 

 

4、您的书为什么选择在磨铁文化来出版?

 

伊沙:因为诗人沈浩波慧眼识珠。再说磨铁也是目前最有活力的。

 

5、书中小主人公索索对生命充满了独特的体验和发现,这种成长的历程在那个年代是普遍存在的吗?还是您将那个时代所有的体验都浓缩到了索索身上。通过这本小说,您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伊沙:我的话只能像个教文学的教师说的: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为此我动用了一点文学手段,譬如让索索变成一个没妈的孩子,如此一来就有了很多的可能性。我是想把那个时代的诸多难能可贵的体验都浓缩到……这部小说里。但愿没有装得过满——“装得过满”是我自己发现的我写小说的一个缺点。通过这本小说,我最想表达的是:我们从哪里来?

 

6、以儿童的视角来写“文革”小说,跟您同时代的人读起来会有强烈的共鸣,写这本书的初衷是想让更多同时代人产生共鸣,还是想让当代人有所感悟,有所启迪,有所触动。

 

伊沙:是的,首先是同代人——这个同代人的范围可是很大的,包括那个年代的大人以及比我更小的小孩。我想他们会读得激动起来,并由此获得从未有过的享受,与我同代的诗人侯马拿到书一翻,就嚷嚷道:那个画卡车油箱的细节写得太真实了。当然也不止于同代人,宣传导语中的这段话说得好:“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可以借此回眸自己的成长岁月;出生于那个年代的人,可以借此了解你出生时的中国。本书所写出的正是几代中国人共同的记忆和经历。”——即便是远离那个年代的更年轻的人们,也可以了解什么是中国。我想一部好的文学作品是多少能够超越于读者的亲身经验而存在的——我自信《中国往事》正是这样的作品。

 

7、您是文学前辈,请问您对当代作家,尤其是所谓的80后作家,哪位比较看重?您认为他们缺失的是什么?又有哪些弥足珍贵的条件呢?

 

伊沙:你说的“作家”指的是写小说的吧?那可一位都没有了,80后更没有。他们要么是要到作协领赏、到人民大会堂开作代会的体制的奴隶,要么就是在书市上狂吠的市场的哈巴狗,没有干净人儿!给自己定的“文学标杆”也太低下太可怜了!再加上,没有大天才横空出世!

 

8、能否评价一下中国当代诗歌的现状?

 

伊沙:我刚从被称为“世界诗歌窗口”的荷兰鹿特丹国际诗歌节回来,我记得诗歌节闭幕后的第二天,在同去机场的路上,我对同时受邀的台湾女诗人叶觅觅说:我回去之后还要接着参加北京和天津的两场朗诵会,恕我直言,我觉得那两场朗诵会诗人的平均水平要高于本届鹿特丹诗歌节受邀诗人的平均水平——我想:这就是中国当代诗歌的真实现状!当然,我指的是它的先锋部队和顶尖诗人,平庸的玩意在哪里都有,但不作依据。

 

 

9、德国著名汉学家顾彬,最近多次发出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论调,您怎么看?

 

伊沙:说的是事实,说得有道理。但我想指明的是:他夸的那个把诗人也是垃圾,我感觉顾彬就是一个专爱跟垃圾打交道的人!

 

10、以后您还会写诗吗?还是转行写小说?

 

伊沙:当然会写,永远会写。如果小说的写作会影响到我的诗,我会立马停掉,再也不写。

我跟诗是结婚,跟小说是同居,跟随笔是……话难听,不说了!

 

11、很多作家都是靠作品改编影视剧而迅速走红,您是否有将自己作品改编影视剧的看法?

 

伊沙:我至少自己不会主动而为,遇到机会当然也不拒绝——这事儿跟我的写作关系不大。

 

12、王朔自去年复出以来有很多奇特的言行,最近又在攻击各个城市,您怎么看他的行为,怎样评价他这个人?

 

伊沙:此人已疯,不值一谈。这年头,疯上个把人是正常的。装疯卖傻若斯,目标却很明确——快来买我的臭书呀!

 

13、您现在还有其他什么写作计划吗?

 

伊沙:“大长篇计划”进行到第四部,是写一个歌星的成长和毁灭。日常化的诗歌写作一如既往地进行着。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