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中国往事》的一篇采访  

2007-07-26 08:51: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来<新商报>的采访.嘿也是要技术的:)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新商报记者关军

  

  上世纪90年代初,伊沙以一系列惊世骇俗的诗作而名震诗坛。2000年以来,他又开始向小说发起了猛烈进攻,并拟定“大长篇小说计划”。伊沙告诉记者,他写小说的主要目的是想成为“大师”。“大师应该擅长各种文体,我喜欢有理想的作家。”伊沙说。

  《中国往事》是伊沙的最新长篇小说,写出了几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和共同经历。小说在结构上采取了带有自创性质的“个人编年史”写法,通过一个少年的视角,展现出上世纪70年代中国社会所经历的重大转型,以及时代变迁给人们生活和心灵带来的深刻影响。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可以借此回眸自己的成长岁月;出生于那个年代的人,可以借此了解自己出生时的中国。同时,《中国往事》又是一部独特的“成长小说”,描写了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人成长秘密,用小说主人公的话说:“怎么都能长大。”

  1

  记忆力比想象力

  更重要

  

  记者:《中国往事》给人的印象非常真实,看起来很像一本回忆录,小说里是不是有很多你的个人经历?

  伊沙:对此我想说两句话:首先,《中国往事》是一部小说,而不是自传和回忆录;其次,《中国往事》是一部带有“自叙传”性质的小说,“个人编年史”是我的一大灵感和创造。书中的主人公索索肯定不能等同于我,但肯定也是以我为主要原型塑造出来的。其实,我作为文学少年的那一部分没有强加在索索身上,我小学四年级就开始读小说,五年级已经开始给报社投稿了,我小时候没有索索那么纯真、快乐和自由。

  记者:《中国往事》中写了很多儿时的细节,你的记忆力可真够好的。

  伊沙:我的创作有一个习惯,情节上虚构的东西比较多,但细节基本上都是真实的。我始终认为,对一个作家来说记忆力是第一位的,想象力是第二位的,想象力要建筑在记忆的基础之上。我的记忆力的确很好,书中的很多细节都是我童年时代、少年时代的真实经历。

  记者:《中国往事》中写了很多琐事,但像周总理陪同西哈努克亲王去西安视察这样的大事却一笔带过,你这么写出于什么考虑?通过这本小说,您想向读者传达什么?

  伊沙:对一个孩子来说,十年的成长过程是很具体的。正是点点滴滴的琐事,才让他慢慢成长起来。具体到周总理到西安视察工作这件事,在一个孩子的眼中,其重要性可能和小伙伴打架差不多。我把那个时代诸多难能可贵的体验都浓缩到小说中,我想告诉读者,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2

  中国作家

  很难保持血性

  

  记者:《动物凶猛》《黄金时代》《兄弟(上)》《启蒙时代》等都是写“文革”题材的,《中国往事》与这些作品有何不同?

  伊沙:我以前看过王安忆的《遍地枭雄》,简直对它失望透顶,这些成名已久尤其是少年成名的作家,与现实生活太隔膜了,所以我没有看她的《启蒙时代》。“文革”题材作品主要存在两个误区:一是把文革简单化,仿佛那时一片黑暗,比如《兄弟(上)》就是很典型的例子;二是矫枉过正,比如《动物凶猛》《黄金时代》等,虽然在那个年代里我们也有欢乐,但我们不可能完全不受时代的影响。在写《中国往事》时,我尽量避开这两个误区。画鬼容易画人难,凡是对那个年代有记忆的读者,都可以对我的写作进行检验。

  记者:在中国文坛上有血性、有独特个性的作家少之又少,上世纪90年代出了王朔,有人认为在这方面你不亚于王朔。你对此怎么看?

  伊沙:我记不清这是谁说的了,即使真有人这么说,我觉得对我已经不是褒奖了。王朔现在哪还有血性?他的脑子已经完全乱了,根本不值一谈。其实血性是个很难保持的东西,即使你真有血性,但随着成名和生活际遇的改善,这种血性也会逐渐丧失掉。我之所以还有一点锋芒,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进入所谓的名作家的行列。当然,我希望自己永远不要进去,永远不要受到非文学因素的干扰。

  记者:哈金提出“中国需要伟大的小说”,认为它应该是“一部关于中国人经验的长篇小说,其中对人物和生活的描述如此深刻、丰富、真切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中国人都能在故事中找到认同感”。你认同这种说法吗?

  伊沙:“伟大的小说”应该是一种敢于承担的精神,而不是指写作题材,我不希望把它概念化。我觉得哈金的阐述很不到位,他更看重符号和题材方面的东西,这也是他的写作策略。“伟大的中国小说”应该是那种深刻反映中国复杂的当下现实和现实中人性异化的作品,从内容到形式都具有中国质感,并暗藏着中国精神。

  3

  中国的诗歌

  比小说争气

  

  记者:你如何看中国诗歌的现状?

  伊沙:我刚参加完鹿特丹诗歌节回来,这个诗歌节始于1970年,被称为了解世界诗歌的窗口。我觉得中国诗歌在国际上并不落伍,甚至更强更领先,至少比中国小说在世界上的地位高得多。但诗歌的读者,比如韩寒等人,欣赏水平普遍较低,他们不断对诗歌进行谩骂、妖魔化,这是中国诗歌的悲哀。赵丽华当然不是多好的诗人,但是她也不是一个很差的诗人。骂赵丽华的人未必了解她,她的诗歌并不像网上所骂的那样简单。

  记者:既然中国诗歌在世界的水平并不差,你为什么改写小说呢?

  伊沙:诗歌界很多人都想成为“大师”,我写小说也基于这种考虑,大师应该擅长多种文体。我并没有放弃写诗,反而写得更多更好了,诗歌、小说的创作可以同时进行。如果一个人经常在诗里面泡着,他的小说意识只会更好,不会更坏,所以我可以写得更好。今后我会继续写诗,永远会写。如果写小说影响到写诗,我会立马停掉,再也不写。我跟诗是结婚,跟小说是同居,跟随笔是……话难听,不说了!

  记者:小说、诗歌毕竟两个不同的体裁,你如何处理二者之间的关系?

  伊沙:写诗需要灵感,它更像短跑;写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需要耐力和理性,它更像马拉松。好在我的“文学频道”转换得不错:做诗人就是做诗人,做小说家就是做小说家。我的诗歌语言是诗歌的语言,尽管有点小说化;我的小说语言是小说的语言,尽管有点诗化。我不会让它们完全相互混淆,更不会彼此取代。

  记者:你与贾平凹、陈忠实等前辈西安作家相比有何异同?

  伊沙:可能不同点更多一些,首先是生活方式的不同,他们都是作协主席什么的,更官方一些;我比他们年轻一些,教育背景、文学意识差别很大。他们也有优点,比如吃苦耐劳等等,就很值得我学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也生活在西安,同样受到汉唐气象的熏陶,反映到小说创作上,更强调“大”,长篇小说总要写到三四十万字才觉得踏实。


本贴由唐突于2007年7月23日19:38:12在〖诗江湖〗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