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答南京《竞报》记者老刀十问  

2007-06-06 18:5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你给许多人的印象首先是一个“骂人者”形象,不仅是在诗歌界,还涉及散文、音乐、足球等很多领域,你是否觉得这种战士式的骂也是一种“话语权”,或者说是在争夺“话语权”?

 

伊沙:过去也许是,现如今越来越不是——我指的是进入到网络时代以后,人人都在骂嘛!如果说这也叫“话语权”,那么这个“话语权”就是公有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反而选择了退出——从你提及的“音乐、足球”等领域中退出了,将此“话语权”放弃掉。这种退出和放弃完全是自觉的行为,我不想做一个对任何人事都要发表看法指点一番的那种人(公共知识分子?)。

 

 

2、抛开“破坏即建设”的说法,你在不同领域的这种“战斗”是否存在一个共同的出发点或者说艺术观?

 

伊沙:肯定有——但如何去总结它呢?我犯难了!这么说吧:它一定是站在传统、主流、大众、时尚……的反面——作为异端而存在的。

 

 

3、你所有的“战斗”存在一个明确的反对目标吗?或者说对你的对立面进行一个归纳。

 

伊沙:这样的归纳有点困难,但很有意义:我想将之描述成“一个道貌岸然的庞然大物及其形形色色的寄生虫”。

 

4、你所反对的各种观点的对立面在你身上是否存在一个排异问题,你是如何将它们统一成一种“伊沙风格”的?

 

伊沙:这是肯定的,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统一成一种“伊沙风格”的——我其实并没有刻意地去做什么,自然而然形成的吧,或者原本就是如此,一切由此出发。

 

 

5、长期与人争论的战士式生活如何作用于你的写作的?争论会不会让你的写作陷入不冷静?你是如何在骂架与写作之间寻找平衡的?

 

伊沙:首先,你用“战士式生活”来概括就是一种卡通化的放大,我肯定过得不是一种“战士式生活”,如此骂的行为自然会构成你的杂文、随笔的写作,由此带出的情绪也会给诗歌写作带来好处(比如说愤怒),其实小说写作需要的也并非是死水一潭的冷静,我就经常在小说写作之前(我称之为“热身活动”)、之中(我称之为“中场休息”)、之后(我称之为“放松大脑”)上网去骂上个把人。有个被我骂过的小子发帖说:瞧!他整天趴在网上骂,哪有心思和时间写作呀!结果呢?我写了这么多。所以说,不需要去寻找什么平衡,他们都属于一个人自然而然的整体,没有反倒是不健康的,如果一个人告诉我说他一辈子从来没有骂过人,我会认为他白活了。

 

6、是不是可以说,你频繁的这种“骂人”其实也是与自己的一次次斗争,既是保持自己的激情,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警惕,甚至就是对自己的战斗。

 

伊沙:迄今为止,我都没有如此理性的自觉和这么高尚的境界。骂就是骂,批就是批,我在骂别人的时候当然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这还用得着掩饰吗?你说的上述情况也是一个自然的结果,因为我骂得很真心,自然就真的认为我所抨击的人事十分丑陋,也自然就不会去做这种人或让这种现象发生在自己身上,毕竟我还不是个太假太笨的人吧,于是一个良性的局面就自然形成了。我已经警惕到了自己的“战斗”——比如不要导向知识分子式的“小题大作”,所以我更愿以无理性的面目和意气用事的形象以及污言秽语的方式出现。

 

 

7、我们注意到,你所骂不仅是一些“老对手”,甚至还有很多自己曾经的朋友,这是否是自我否定?

 

伊沙:如果它能构成一种自我否定那可就太好了!也正是我所盼望的。四月份我去北京签证时遇见沈浩波,某夜我们聊到当年发生在我们之间的一场网战,我告诉他说:当年的用于网战的文章我不会修改一个字,事实是已经以原样收进了我的随笔集《无知者无耻》。有人说,你一会儿骂这个人,一会儿又夸这个人,到底哪句评价是真的——我想说把这些加起来的全部就是真的,不怕它们自相矛盾,不怕出现自我否定,因为我不想为真理而写作,更何况对某人所做盖棺定论的“悼词”式的评价也与真理无关。作家是提供真相的,不是说出真理的。

 

 

8、生活中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朋友对你意味着什么?与朋友的交往和决裂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写作?

 

伊沙:一个美好的诗意的有趣的人!我很看重朋友,真正的朋友对我来说是美好生活的一部分!与朋友的交往和决裂对我写作的影响倒不大,因为我不是一个容易受人影响的人,我在这方面很有美德——我常常美化我的朋友,尤其是那些给过一点有益影响的朋友。

 

9、你身上最引人瞩目的是民间立场和学院身份的矛盾,你自己如何看待这种矛盾?

 

伊沙:好像有位同样在高校任教的知识分子写作者早就提出过这样的质疑:身在学院反学院(他确实是身在学院吃学院的典型)什么的。在我看来,这非但不是可疑的,反而是非常可信的、靠谱的。身在学院的人才可能真正了解学院的痼疾和问题,反学院才可能反到点上,正如反文化的人必是有文化懂文化的人而不可能是文盲一样。在我看来这是一个看似矛盾的统一体。那些身在学院吃学院身在作协吃作协并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学院和作协体制价值观的人,生命的形态未免太简单,脑瓜未免太弱智,人也未免太可悲了吧。

 

10、作为高校教师,你在教学中如何体现自己的立场?

 

   伊沙:在我这里一切都颠倒过来了:我的课更像是一个诗人、作家的文学讲座——这样的话,一切都变得简单了:我怎么写我就怎么讲,我在教学中所展现的立场就是我的文学立场,当然我也必须在教学上为我的学生负责:看看他们在我的这种方式教育之下是变傻了还是变聪明了,总的来说还是叫人满意的,上个月我去海南领奖,顺便到那里的一所大学跟诗歌爱好者座谈,两小时下来,我最大的感受是:跟我的学生相比,这里的学生太傻了,其中有些人已经蠢到无药可救的程度!我已下意识到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有幸碰到像我这样的教师,意识到自己教师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