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答天津《都市快报》记者马驰七问  

2007-06-10 22:18: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题1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诗”就是美好的同义词,比如“诗意人生”,“诗一样的画卷”等等,可是在你的诗歌主张中,我们却看到了许多异样的东西,有些东西甚至是很刺痛人的,你心目中的真正的诗歌是怎样的状态?

伊沙:你能看到这一点,让我很高兴!“诗”当然是美好的同义词,但这不是通过单方面表现美好的内容就可以达到的,你想达到“真善美”的话,就必须具有消化“假丑恶”的能力,必须具有美国诗人所说的那个“强健的胃”,“吃进垃圾转化成糖”说的也是这个意思。对我而言这是再基本不过的写作常识,甚至于就是我的出发点,对大多数人——有诗人也有读者——这却是一道终生不逾的鸿沟。有人即便是从道理上想通了,在对具体文本的理解和处理上也还是不行,因为写诗读诗都需要才华。我心目中真正的诗歌就是我的诗歌——这不是口出狂言,而是深含至理:谁不是按照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模式在写作呢?不是有过这样一句话吗:我写出的只是对诗歌的理解。当然,这还有一个创造力和表现力的问题——所谓“眼高手低”的问题。

 

问题2 在你的文字中,批判是一个持续的主题,你觉得这种批判与调侃是来源于你的性格,还是来源于你的知识背景?

伊沙:回答就在你的提问之中——有你提到的“性格因素”:毋庸讳言,我性格中肯定有多疑好斗、争强斗狠的一面;有你提到的“知识背景”:我所学习到的“知识分子精神”是怀疑、批判、独立(不是那一伙写诗的中国土鳖自我宣扬的那一套)……当然,还有更多重的、更复杂的、更具体的、更细微的其它方面,譬如诗人的使命感、诗的主题设计,等等。

 

问题3 海子的诗已经被收录进了中学教材,也完成了原先很小众的诗歌逐渐被大众化的过程。你觉得诗歌的最佳状态应该是大众的还是小众的?

 

伊沙:在我看来,海子死后,他的诗经历了两次面向读者的推广活动:头一次是在上世纪的90年代初,自杀事件激起了诗界内部的海子热以及“麦地狂潮”的跟风写作,将他推向全体诗人和一般诗歌青年;第二次就是近年以来他的诗被收进了中学教材,将他推向所有接受中等教育的广大学生——如你所说,这回可是“大众化”了。我对后一点身有体会:去年包括我在内的几个诗人与骂现代诗的韩寒对骂,其粉丝团不断跳进我的博克来骂,挂在这些中学生嘴里的“现代好诗”有两首: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和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意识到:海子面朝大众的普及工作已经成功完成了!一点障碍都没有,这么快就被全盘接受了,甚至没有中学生会觉得他句子写得别扭(甚至由语病之嫌)。这一方面说明强制教育对中国国民是多么有效——甚至是惟一有效的办法!另一方面说明:海子不过尔尔,他最多也就是一个当代的徐志摩,很有“万人迷”的缘分嘛!那些在海子热中将海子夸大成神的人被过早出现的结果掌了嘴,当年骆一禾引用海子的诗句说海子:千年之后,海子再生于祖国的河岸,会看到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在诵读他的诗篇……哪里需要等千年?十年足够了!那也就是只需要十年便可被大众普遍接受的玩意!所以我说:“海子神话”最终告破于中学语文课本。

在一般情况下,越到近现代越是如此:最好的诗歌在它出现的当时只能是小众的——甚至连小众都是不能接受的!个别的优秀诗人——譬如波德莱尔和金斯堡——会靠其文本偶然激发的社会事件(譬如官司)所引起的误读而走入大众视野,但这绝不是普遍现象。

 

问题4 你觉得当前诗歌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

伊沙:这个问题很危险——我只要一回答,就是一副作协主席或秘书长的嘴脸!回答越认真越是!事实上,这是一个我回答不了的问题,因为我早已放弃了这样的思维模式。没有必要考虑整体和全局的问题——整体和全局的问题从来都不是真正的问题,譬如说:因为我们的文化将诗歌理解为“青春的事业”而造成诗人创作生命的短寿,在我印象中刚刚浮出海面没几年的某些“70后”甚至于“80后”诗人,已经创作式微或停笔不写了……我会考虑这样的问题吗?当然不会!因为这样的问题太低级了!我只需要考虑我自身存在的问题——只有我的问题对我来说才是“当前诗歌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譬如说,最近几年,我一直觉得自己写得太舒服太顺溜了,如果安于这样的写作,早晚就是时代中产阶级式的酒足饭饱玩趣味的写作,我拼命给自己寻找一点诸如愤怒、失意、怀才不遇的情绪其实就是为了摆脱这样的写作(愚昧者哪里懂得我的良苦用心),多写自己的焦虑、困窘、无奈,直到上个月,命运赐给我《灵魂出窍》这首长诗,因为我的心诚。对于一个和平年代生活安稳的诗人来说,大的灵感撞击的匮乏和稀有,将是我时刻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问题5现在,许多人仍然迷恋古体诗,你觉得古体诗和当代诗歌会存在相同的读者群吗?你最喜欢的古代诗人是谁?

伊沙:没有做过调查,感觉上古诗和新诗的读者群是不同的,可能只有很小的一部分人是重合的——两者都是(让我向这部分人表达我出自本能的敬意)。有一个明摆的事实:古诗的读者群是个大圈,新诗的读者群是个小圈,前一个大圈比这后一个小圈要大得多。刚才我说了,我要向两圈重合部分的读者致敬,其次便是只读新诗不读古诗的读者,我绝不向只读古诗不读新诗的读者致敬——因为这部分读者往往是生命中毫无诗意对诗歌毫无感觉的人,他们读古诗跟爱不爱诗歌无关,只是向某种强权文化妥协(附庸风雅也是妥协的一种方式)或者受迫于这种压力。而且,古诗是他们随时砸向新诗砸向当代正在写作中的诗人的一把铁锤!去年韩寒的所做所为难道不是这样吗?我还很怀疑:这些人是否真能读懂古诗?某个特爱装大师B的当代著名诗人老爱引用李白的“仰天大笑出门去”一句,他不晓得李白是在被召进宫去的心情下写的,所以老爱用在大耍牛X的时候,每回我见他引用我都替他捏把汗但又不好提醒……这就是当代人(还是诗人)读古诗的水平!

我最喜欢的古代诗人是连王八蛋都声称自己喜欢的李白——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喜欢的李白和你们不是一个李白,每个人喜欢都是把自己的精神和灵魂加注进去的李白(人云亦云者除外)。

问题6 每种艺术形式的最终精神归属都会指向人生,你现在心目中人生的价值取向是什么?和原先有什么不同吗?

伊沙:你说得不错,我的文学永远关乎人生——且是以人生中重的部分为承担己任,我心目中人生的价值取向是创造——创造、创造、不停的创造!因为《灵魂出窍》中写到的这番特殊经历,我的心灵也算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生死关头体会到了人之善——人之为人:我最在乎的还是我对这个世界做过什么,有过多大的贡献?在那个时刻,组建过家庭、生养过孩子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都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对于写家而言,有一点无法回避:你写了多少?写得如何?产生过怎样的影响?“死”上一回,就知道如何更好地活着了,俗话说:不知死,焉知生?

 

问题7 你经常出国参加诗歌活动,你觉得国外的民间诗歌活动和国内的诗歌活动有什么最大的区别?

伊沙:我并不经常出国,此次应邀去荷兰参加鹿特丹国际诗歌节,才是第二次。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发言权。我特佩服耶特讨厌那些出过几趟国之后回来就宣布“西方如何如何”的大忽悠,真不知道他们那些粗暴而简单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有一个差异我也感觉到了:国外诗歌节以朗诵为主,五年前去瑞典,某夜朗诵都进行到了零点以后,这次看鹿特丹诗歌节的节目单,有两三夜的朗诵也会到零点以后,老外做起事来还真是一根筋!国内诗会以研讨为主,我想这主要是受到前苏联和现行体制的的影响;至于国内安排较多的游山逛水,据说是来自于我们古代的传统……据此,有“聪明”的“思想家”站出来说:西方人爱朗诵,朗诵时表情庄重肃穆,是日常宗教的影响;中国人没有日常的宗教生活,是用诗教替代了,开诗会爱玩,是我们中国人的天性就爱亲近自然,在游山逛水中吟风诵月……到此,新世纪以来,由身体自卑变态到文化自负的最傻X的“思想”就这样出笼了!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