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人在江湖之《我的第九颗脑袋》  

2007-04-03 22:46: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众所周知,对诗歌对诗人对诗坛,我是一个话多之人,甚至是话最多的一个。

十多年来,在写诗之余,狂写随笔诗评,编评《文友》杂志重头栏目《世纪诗典》(后结集为漓江版《现代诗经》和太白文艺版《被遗忘的诗歌经典》上、下卷),在网上也是发言多得数不胜数。

我赞美过很多当代诗人(从不吝惜赞美),也批评过许多当代诗人(从不隐瞒批评)。

我批评过的诗人大多得罪了,得罪了也就得罪了;我赞美过的诗人也不见得人人都记我的好,不记就不记吧(我本来的目的就不在于此),也有不记好反生恨者,感觉还不少,这个叫余怒的骗子肯定不是头一个,只是比较典型罢了。

现在我想就此人说道说道。

也许大家会问,是不是他记性不好,把你说过他好的事全忘了?回答是:NO!他不但记得这事儿,还记得我说话的出处和次数——他在网上说的:XX杂志、XX书、XX网站、二十余次——谁让现在可以搜索呢?但是且慢,网上不是全部,余骗子可以更高兴了:我夸他比他统计出来还要多!我相信我夸他话的内容他也一定记得,因为这是一个习惯于在别人的赞美声中过活的天生自卑者。

也许有人会问,余骗子既然不记我的好,为什么要在网上罗列我为他立下的功勋呢?他的逻辑比较古怪:你无耻地夸了我这么多,但我一次都没夸过你!——是的,余骗子在此次吵架中尽管炮制了一些谎言(比如说我在去年的或者诗会上赞其是“中国最牛鼻的诗人”),但这一句是大实话——他确实没有在公开场所赞扬过我,也没留下任何文字,当面倒是有过,我们第一次在北京见面时,夸我夸得激动起来,当时有中岛在场为证——但他完全可以不承认,因为中岛是我铁哥们儿,当面赞美也可以不算数——所以就形成了他要我也要的结果:我恬不知耻地赞美他这个无权无势者(他自己在网上就这么说的),但他坚持诗的严肃立场,从未赞扬过我——因为他觉得我的诗不好,在私下里从来都不讳言这一点(也是他自己说的)。

说到这儿,网上的小市侩们高兴了:那你不是个傻逼吗?那你不是个冤大头吗?你现在又来诉苦申冤了?活该!是的,是的,我如此“活该”已经很多次了,只不过又来了一次!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像初次“活该”时那么愤怒和不解,经得多了,对人性的理解深了,人也就成熟了。

对这种情况,我有个十分爱诗十分专业的想法:我能够理解你的诗,你不理解我的诗,我就比你宽和大,甚至可以涵盖你——我因此可以涵盖中国几乎所有优秀的诗人,所以他们怎么能够写过我?

除此,我还有了较高的境界:我在诗上积德,自己的写作定得好报——果然如此,我的状态一直好得让自己惊叹,心想诗成。

我这不是在道德上自我标榜吗?是的,是的,所以不再多说,我真正想说的是下面的话——

有一次,我在诗江湖发帖说:我有九个脑袋——意思是说自己很复杂。

大概有个脑袋属孔子、有个脑子属雷锋、有个脑袋属李白……

我现在想说的是属市侩的那个脑袋——

我记得有一次秦巴子说我“太精明”、“上海人的那种精明”——老友知我底细,我老娘上海人,还是精明透顶的大资本家的后代,刚听这话很不舒服,但想了一想,默认了!

列位看官,本贴最精彩的部分将要出现——即我这个精明的市侩脑袋是怎么认识这个叫余怒的人的:

开始夸他时我确实不求回报,但也不是没有想过这问题:这家伙什么好处也带不来给我,我这么夸他值吗?又一想:谁让你比他强呢!那就继续夸呗。

有一件事让我提高了对他的警惕:世纪末那年,他要编一本诗集,给我打电话说:我选了你四首诗,但没选《饿死诗人》等——因为它们是名诗。我后来有机会领教过此人选诗的逻辑:名诗不选——我想这跟他自己无一首名诗有关。当时我说,行啊!后来沈浩波说起此事,我才知道他对我诗有看法,沈浩波说:你没选伊沙的事,他当即纠正道:选了,但选得少——我这才知道四首算少。当时的我立刻作出了判断:此人绝不是我革命依靠的主要对象!

又过几年,他兼了《诗歌月刊》一个栏目的编辑,发邮件向我约稿,我发了不少诗过去,等杂志寄来一看,小吃一惊:只发出一首,前后左右的人(多为他在不解的粉丝)竟发七、八首之多——这是一次侮辱性的发表!上一次是臧棣编选某年辽宁版年选,在未征得我本人同意的前提下,选一首极短的,而且唯独我这首不注明出处——好像是身边的朋友朱建吧,打趣说:文学青年的待遇,好像你是通过他的后门被选进去的。现在更大的侮辱已经出现,来自于我以为有恩于人家的他也口口声声自称我朋友(到去年或者诗会上还是这么自称的)的余怒先生!我当即在心里决定要把此人“杀”掉——因为他对我毫无用处!甚至带来侮辱!我所谓“杀”也不过就是以后再不给他好处,能报复时则报复!

后来,此栏编辑易人,新编辑韩少君很快约了我的诗,发在他编的第二期,达11首之多,首首选的都是力作(少君辛苦!看了我三年的诗精心选出让我强力出场)!据少君透露:他本来想在第一期就推出我,但也准备在第一期推出的于坚的想法比较古怪,他想跟知识分子的某位诗人而不是伊沙同时亮相,呵呵!会心一笑。再后来,我在或者、诗江湖上大赞少君的工作比前任好得多,首先当然是发自肺腑由衷称赞,其次当然也是说给那个骗子听的,我要让他听到!感谢少君让我一吐恶气!

现在,我这颗市侩脑袋里的想法仍然是:“杀”掉此人,不放过任何报复之机,包括现在这一通举刀乱剁,我一定要宰了他!让他把过去吃了我的喝了我的全都吐出来!

不瞒您说:我这颗脑子里有个巨大的算盘,经常拨拉得山响,上面有份名单,名单后面有数字,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我心知肚明从不搞乱,跟那个丧心病狂盯我盯得终于崩溃的骗子不同,我有怨不报、有仇必保、知恩图报——受人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