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胡麻论《狂欢》  

2007-02-15 13:07:14|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贪婪众生——评伊沙〈狂欢〉》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不管你承认没有,冯彪那么好的女人缘以及他的纵情声色的生活还是让你很羡慕。我无法获得究竟有多少男人、女人喜欢这样偷情不断、艳遇不断的生活,但是据我观察,身边的男人十之八九都暗暗有这样的“机会主义”心态,至于最终是不是真的发生了,那是另外一码事。别不承认,不承认说明你的“自我”还没有觉醒,说明你想一架机器一样运转而没有发现自我;或者是你不好意思承认,毕竟承认这样的事实是世俗伦理所接受不了的。

伊沙在一篇访谈中坦言:每个男人在冯彪身上,或多或少都能发现自己的影子。诚哉斯言!一件事情的发生不在于你有没有承认它的发生,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没必要遮遮掩掩。“堕落天使”这个词语好就好在既是“天使”,又是“堕落的”,往前一步就是天使,后退一步就是魔鬼,二者之间并没有泾渭分明。人人心中都有天使和魔鬼,只是我们可能没有发现。

看看我们这个时代,有多少“天使”堕落成了“魔鬼”?在此我不是要标榜我是“天使”,心中的恶魔常常压得我抬不起头来。有的读者在读了《狂欢》以后发表评论说:“文人怎么这么堕落啊!”亲爱的朋友,别忘了小说永远赶不上现实生活的残酷,偷情、艳遇算个屁啊!充其量也就是成本比较低的小儿科而已!上网去看看,这样的事情还少吗?权钱交易、权色交易不是天天发生在我们的身边吗?现实中的冯彪往往在女房东的床上或者在“薛姐”的床上就被抓起来而成为街头巷尾人们日常生活中的“奸夫淫妇”案例。我一直等着小说中的冯彪对“素素”下手,但是小说中的冯彪最终还是坚守了某种东西(你可以将此理解为“良心发现”,或者是冯本人骨子里头的某种东西),我一直等它“下手”的原因是现实生活中冯彪这样的主儿只要条件具备,绝对“一个都不放过”!

总之,我们的时代在获得某些东西的同时,正在失掉某些东西(原谅我对理论的陌生,你可以将之简单地理解为“物质”和“精神”,或者“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社会伦理的丧失”),失掉了一种坚守的精神,没有底线,什么都可以放弃,唯独贪婪的欲望不仅没有放弃,而且成了一些人坚守的“阵地”。怎么样见效快就怎么样来,怎么样少花功夫怎么样来,怎么样舒服怎么样来,怎么样爽怎么样来。一个没有游戏规则、没有原则的年代。这从“齐自立”和“青海女编辑”的那一出戏上就可以看出来,一个是省却了所有手续,霸王硬上弓——尚不如阿Q,老Q至少还知道向吴妈大声宣布一句:“我和你困觉,我和你困觉!”并且“忽然抢上去,对伊跪下了”,而齐自立这家伙大约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而吴妈尚会“阿呀!”一声,且“楞了一息,突然发抖,大叫着往外跑,且跑且嚷,似乎后来带哭了”;而“青海女编辑”后来竟然享受了这“狂欢”,并且莫名其妙地和冯彪扯在了一起。
有需要就一定要在合理的范围内满足需要,压抑的太久了,必然出事。这是近20年来的实践告诉我们的一个基本事实。城市里面吃饭、住宿的地方(例如旅馆、招待所、宾馆)成了打炮的地方,喝酒的地方(例如酒吧)成了打炮的地方,洗澡、洗头、泡脚、美容甚至理发的地方也成了打炮的地方。神州大地,炮声一片。粉红色的欲望在大地上想雾一样弥漫。

小说是清晰的。即使是侦探小说也是有线索的。而横陈在你面前的现实生活是暧昧的甚至是浑沌的。这个和那个搞,那个和这个搞,搞来搞去,搞来搞去,你永远别想搞清楚他们到底在搞什么,他们只是丢失了自我,听命于自己贪婪的欲望,有欲望就一定要不择手段去达到目的,不停地“搞”是他们活着的追求。搞钱如此,搞权如此,搞女人如此。没有一个目标,没有一种档次或者叫原则,没有一个底线,更遑论“坚守”。是一块肉就往嘴里刁,是钱就往兜里装,是个女人就想上。小小的一个《文化生活》杂志社,斗争多么复杂和可怕——不过依然是清晰的,现实中往往是不清晰的,让你事中糊涂、事后恍然,或者根本搞不清楚。

似乎是这样一种现实:原来我们什么都没有,突然莫名其妙从天而降这么多机会,老天啊,大家蜂拥而上,不管是大鱼还是小虾,能逮着的全往嘴巴里面放,全疯了一样!我们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了!饥不择食的地方一定是地狱而不是天堂。
可悲悯、可叹息的是《狂欢》众生生活在地狱之中尚不自知。“女房东”、“殷雅雅”、“青海女编辑”、“薛姐”、“风筝”、丽莎、“大眼妹”……“宋旺旺”、“郝强”、“陈卫国”、“齐自立”、“洪涛”、“冯彪”……陌生的名字,熟悉的灵魂,我们身边的灵魂。

受贪婪的欲望支配的灵魂是可怕的,灵魂会像洪水一样泛滥成灾。哦,中国的文人、知识分子一向不是以一身“傲骨”示人的么?鲁迅曾经在杂文里面讽嘲“正人君子”之流;如今仅存的内裤也被伊沙扒了下来——没那回事,有点知识就等于有点“骨头”?大家都是人吗,用《狂欢》中“丽莎”的话来说“谁让我们精力那么旺盛呢?”旺盛的精力如果受贪婪欲望的支配,不就是《狂欢》众生像么?

哦,光明的赤子之心;朗朗的清平世界。呼吁众生,清晨起床告诫自己:做一个安详自在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