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黄金在天上》(二十四)——祝所有朋友平安夜快乐!圣诞快乐!  

2007-12-24 19:35: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马:进山——去单位报到

 

已经报过到的夏天一早起来要去上班,我们都被他的动静吵醒了,也随之起来,一起下楼,在街边的一个早点摊上吃了点东西,然后各自走散。

在回家的路上我已经心有不安,仅就我见过的来说:如果说华唯唯的父母是最好的,那么我的父母恐怕就是最糟的,搞得同学都不敢上我家来,偶尔来了也是倍感压抑大气不出,悄无声息地呆上一会儿就走……我此时此刻的不安情绪是来源于自己的夜不归宿——在我父母眼中这绝对是一项不小的罪行:我昨晚本来是想打个电话请假来着,谁知一喝酒就忘到了后脑勺去了……骑在车上,抬腕看表:就快到8点钟了——时间提醒我:我应该过了8点再到家,如此一来父母就去单位上班了,我可以眼不见心不烦……这样想着,我便有意骑得慢下来,磨磨蹭蹭到了家。

还好!如我所愿:家中只有老外婆,父母果然被我耗走了……可一看外婆那张惊慌失措皱纹紊乱的老脸,我就知道我的不安有道理——果不其然,家中刚刚发生过一场地震:“华华,你跑到哪里去啦?一晚上都没回来……你爸又发火啦!一早起来还说要去派出所报案,你妈也是急得血压又升高啦!他们刚去上班,你快给他们办公室打个电话吧!”

“我不打!要打你打!”我突然火起——感觉已经受够了!受得够够得了!

外婆走到客厅去战战兢兢地打电话,然后跑到我的屋里来说:“华华,你爸爸说了,叫你今天不要离开家,他中午下班后要和你谈话。”说完之后,外婆又跑回客厅去打电话——估计这回是给母亲打……

我一想到中午要面对父亲那张凶神恶煞的脸滔滔不绝的嘴,我就又怕又恨,要我呆在这死气沉沉的家里一直挨到中午听他一通老生常谈的训斥,怎么可能?凭什么呀?可是跑出去到晚上你不还得回来吗?这张可怕而又可恶的脸你是逃避不开的——如何避而不见这张脸?逃而不闻这张嘴?是我现在急需解决的最大问题!什么叫急中生智?我马上想到了我一直拖着不办的一件事——那便是:进山——去单位报到!

这真是一个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呀!

退一步——海阔天空!

主意已定,我简直是充满激情地开始收拾东西,把要带的东西全都一古脑地塞到一个旧皮箱里去,三分钟一切搞定,然后我一摸口袋——不得不去问外婆要了一点钱,并告诉她我去单位报到了——外婆认为这是能够博得父亲欢心并能使家中得到安宁的上进之举,便给我钱放我走。

我拖着那口满当当鼓囊囊的皮箱来到街上,心情好得无法形容——哦,对了,就像翻身农奴得解放!这才注意到:阳光灿烂、和风拂面、街景怡人!我来到公共汽车站牌下准备去最近的一个长途汽车站,上了车才想起汉唐家所在的研究院就在长途汽车站的旁边,我想这一进山想回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关键是我也不想回来),正好可以顺便去给他告个别(他不是说过几天就要回北京了吗)……

我来到他家楼下朝上喊:“汉唐!老三!”

喊到第二声时,他的地瓜脑袋从窗子里探了出来:“怎么是你?快上来吧!”

我仰着脖子说:“不上去了。我想现在就进山去报到了,到隔壁的长途汽车站坐车,顺便过来跟你道个别,你回北京我就不赶回来送你了。”

“别别别!不能随随便便就此别过呀!”汉唐说,“干脆这样:我送你去山里报到!陪你在山里住两天……你稍等一下,我给我爷说一声。”

我刚想张嘴拒绝,但他已把头缩回去了。站在楼下候着,我真希望他爷不准他这个假——毕竟他很少回来,应该和老爷子多呆几日……可是三分钟后,他已从楼口走出来,笑吟吟地说:

“走!送你进山!”

 

汉唐:这不过就是那种标准的军工基地

 

“感觉像是去春游。”

从东郊长途汽车站出发的一辆车一直向南——朝着终南山的方向开去,出城之后我还对罗马谈起自己的感受,他表情复杂地说:“我现在的心情也像是去春游!”

汽车在秦岭里头钻来钻去,开了三个小时还不见到达,我有点沉不住气了,嘴里嘀咕道:“怎么还不到呀!这也忒他妈远啦!”

罗马的反应叫人捉摸不透——他有点兴致勃勃地说:“我还嫌太近呢——越远越好!远到所有人都找不着我最好!”

车又向前开了大约有半个钟头,这才进入了一座山中的县城,在它的汽车站停住了,一下车就有开机动三轮的司机跑上来拉客,问我们去那儿,罗马说:“3746基地。”对方说:“太远,不去!”——我一听心都凉了:这都坐了三个半钟头长途车了,怎么还“太远,不去”呢!这座基地到底在哪儿啊?我们赶紧去问旁边一个摆烟摊的老头,问了半天才问明这样一个情况:3746基地每天有两趟班车开到县城,上下午各一趟,往返对开,今天第一趟已经开过去了,第二趟下午两点在此发车。

一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我们决定到县城里去溜达溜达,顺便把午饭吃了,再回到此处来坐基地的班车……

县城只有巴掌大,更像个小镇的规模,而且破败不堪,在一家店面较大看起来相对干净些的面馆里吃了一碗面,叫我恶心得差点把肠子吐出来!这半年我跑遍西部大地都没发现有这么差的县城!我们被搞得败了兴,早早回到汽车站,又等了好半天之后才坐上了基地的班车。

前面是更深的山,更险的路——还有“更美的风景”——罗马真行或者有病!都被发配到这种地方来了,他还有心发现美丽的风景……车足足开了有一个小时,感觉是猛一拐弯,忽然开到了一个有军人站岗放哨的颇为森严的大门口,别人进出都朝军人亮了一下证件,我俩没什么可亮就被他喝住了:“干什么的?”罗马回答:“新分来的——来报到。”又检查了一下罗马的身份证,才放我们进去……

一进门就是一座四层的大楼——一打听,知道是该基地的行政楼,罗马要找的人事处就在它的二层,他进去办理报到手续时我在门口等着,抽完一根烟,他也就出来了,说:“这儿的手续办完了,就算报到了,现在去三楼的团委——就是我具体的工作单位。”

我们来到三楼一个办公室的门口——门牌上写着“团委”二字——门大开着,远远的办公桌前正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看起来还颇有几分姿色和几丝洋气,正伏案写着什么……

“有人吗?”罗马问得有点傻。

那女的抬起头来,莞尔一笑:“有人呀!我难道不是人吗?”

罗马脸红了,吭哧扒拉地说:“我我我……是新来的,我叫……罗新华。”

那女的马上站了起来:“人事处刚来过电话,你是北京S大毕业的吧?”

“是。”

“那可是名牌大学呀!”

“算……算是吧。”

……

此女话多,没完没了说了好半天,说了好半天之后才弄清了她的身份:是基地团委书记——罗马的顶头上司。

下一站是去四层的房产科——是热情开朗的女团委书记亲自带着我们去的,将新下属的住处落实,罗马领到了一把钥匙。

在去位于基地最深处的单身宿舍楼的路上,我们才将此基地大致领略了一番——在我看来,这不过就是那种标准的军工基地,比想象中的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罗马似乎很满意似的,说:“不错呀这儿!我怎么看这都是一个能出好诗的地方!”

 

罗马:我想我已经爱上这儿了

 

叫我喜出望外的是:单身宿舍竟给了个单间!面积也不算小,明显比我的大学宿舍大,正好一上一下两张床,我劝汉唐在此多住两日,好好玩玩——我的上司刚才说了:给我先放三天假,让我先安顿下来,把自己的生活料理一下。

进屋以后我们先是一起动手打扫卫生,然后又跑到楼外的服务社去买了些必要的生活用品,待到屋内彻底焕然一新后,我们锁上门出去转了转。一出门就发现楼后有座不低的小山,便一口气爬了上去。后来,我们俩坐在山顶上一座仿古的亭子里,山下的基地尽收眼底,风景这边独好,我们点起香烟,聊了起来——

我说:“这是多好的一个地儿啊!”

他说:“是挺好的!”

我说:“我想我已经爱上这儿了!”

他说:“操!话别说得太早,你这是初来乍到……”

“也许吧,但我说的不全是现在的感受而是一种直觉——直觉告诉我:我会喜欢这儿,这个地方适合我呆,我在这儿能写出好东西!”

“如果呆烦了,呆不住了——想出去怎么办?”

“这我已经想好了,就在刚才来的路上,我已经提前跟自个儿说过了:有种就靠手中的这支笔,让自己写的东西把自己带出去……很多农村出身的作家不都是这么干成的吗?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干?”

“如果干不成呢?”

“那只能说明你写得不好,只有老老实实地呆在这儿,继续写下去!”

“操!看来你丫是有备而来……”

“那当然!从北京回来呆在家,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表面上活得像猪一样,其实心里头一直在琢磨事儿——琢磨什么?就琢磨这个!不过今天人一到这儿,我的想法有了点变化:感觉这儿实在挺好,活脱脱一个世外桃源,那我干吗还要朝外奔呢?在此安营扎寨安居乐业岂不很好?”

“你这么想是对的,至少能让你在这儿呆得更长点儿……不过,最终你还是得滚回到城里去的,肯定不会在这山沟里呆上一辈子,别嘴硬,咱们走着瞧。”

“那你呢?”

“自然是回北京喽!”

“我知道你回北京——你敢不回北京吗?徐丽红这只多情的母老虎不吃了你……我是说有什么具体的计划?”

“继续写歌呗,继续在音乐圈里找机会!不过跟了半年剧组,我倒确实有了点新想法,想朝影视方面发展发展,我发现这其实比写歌容易得多——那个玩笑有道理:什么都不会,就去当导演!嘿嘿!”

“还是好好写歌做音乐吧!一心别二用!沉住气,我有一种直觉:你很快就要出来了,如果不是那盘带子遭了意外,你现在肯定已经出来了……”

“二哥!你说的对!咱俩都会出来的!一定会出来的!咱俩他妈的何许人也?天才!天生我材必有用!我辈岂是蓬蒿人!”

望着山下的风景,我怔怔地想道:不论时间过去多久,不论将来结果如何,我们哥俩一定都不会忘记这个下午所说过这些少年意气的话,不会忘记这个黄昏的夕阳、晚霞和落日——人生中这样的时刻不是随时都有的,朋友间这样的时刻也不是总会发生!

直到暮色染黑了我们,方才走下山去……

 

汉唐:二哥,千万别玩物丧志

 

我在山中基地呆满了愉快的三天,然后独返长安。走的这天,罗马将我送到那个破破烂烂的小县城,送到长途汽车上,目送着我随车远去……告别的话已经说得很充分了,竟想不到:这还不是最后的告别。

尽管我十分思念半年未见的恋人,恨不得立刻飞到北京!但回到长安后,我却又呆了一周,一是爷爷不让走,二是华唯唯和夏天这俩哥们儿在挽留,亲情加友情也是很容易叫人陶醉其中的,绊住了我奔向爱情的脚步……一周之后,终于要走了,那是在我跟徐丽红通过一次电话之后,她在电话中哭哭啼啼的,“命令”我立刻飞回北京!因为剧组不给我这种等级的角色报销机票,我又舍不得自己辛苦挣来的这点银子,就还是买了一张火车票。真的要走了,我情绪上还是有点恋恋不舍,行动上所做的就是给罗马打了一个电话(住在那儿时我记下了他办公室的电话),电话中的“二哥”显得非常高兴,大呼小叫道:“嗨!老三!我可以去送你啦!刚好我要去你们城里开上两天会!我赶明天的早班车,中午以前就能到,你他妈运气太好了!我刚发工资,可以请你大嘬一顿,你把那几个弟兄也叫上!咱们在火车站跟前找家饭店,吃完就送你上车,喝多了我们就给你架上车去……”

庄岩的工作依然未落实情绪也依旧低落着,在电话中明确说他不去。“大哥”不去,“大嫂”成琳我就不好叫了。所以第二天中午,到达我和罗马约定的那家饭店的只有我、华唯唯和夏天三个人,我们去时竟发现罗马已经先到了——就好像他比我们路还近似的!让我们又感吃惊的是:他并非一个人来,还带着一个女的——我说那女的怎么瞧着那么眼熟呢!原来是我在十天前照过一面的他的顶头上司——女团委书记!罗马略显腼腆地解释说:“我们到人民大厦开两天会,刚好赶上送你。”还给女团委书记特别介绍我说:“这就是我兄弟汉唐——就是我给你说起过的未来的大歌星,你们见过面的……”本来以为“老二”带来个来路不明的陌生女人会多少影响我们兄弟聚会的气氛,但恰恰相反——这个娘们儿跟初次见面时的印象完全一致,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开朗、热情、活泼、话多,还是个不折不扣的老文艺青年,所以对我这号“歌星”和罗马这号“诗人”特别感兴趣,还特别能喝酒——论喝酒,走几个就知道了:我们几个单拉出来没一个是其对手,包间里荡漾着她那颇为性感的笑声,反而让此聚会有了更好的气氛。我还有个感觉:这娘们儿有点像方媛,长得有点像,关键是那股劲儿……

由于喝的是啤酒,所以需要不停地上厕所“放水”,有一回赶上我和罗马、华唯唯同去,我们仨并排站在小便池前——

唯唯说:“胖子,这娘们儿不错!”

罗马说:“唯唯能说不错——那就还行吧。”

我冲罗马说:“老二,你丫可够快的呀!这才一周,你就把她套上了!”

罗马一边撒尿一边说:“不是我套人家,是人家套我。”

华唯唯提着裤子问:“上床了没有?”

罗马抖着尿说:“还没呢!我想快了吧,估计就这回,没准儿是今晚。”

然后,我们仨一起哈哈坏笑,都走出厕所了,我还冲罗马撂了一句:“这下你在山沟里呆得可踏实了!”

吃得喝得聊得实在是痛快!这顿午饭一直延续到下午又变成了晚饭,然后他们送我上车,到了车站门口,我让他们回去,他们坚决不肯,非要把我送上车。在站台上我跟每一个朋友都热烈地拥抱了一把(包括那个女人),最后抱住的是我最好的朋友诗人罗马,在紧紧搂抱住他那虎背熊腰的瞬间,我发自肺腑地对他提出忠告:

“二哥,千万别玩物丧志!”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