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黄金在天上》(二十一)  

2007-12-21 20:1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汉唐:别说里边的事儿——成吗?

 

海淀分局拘留所。刑事拘留十天。

这是我过后不曾向任何人讲起的十天,到今天仍然如此:不堪回首,绝口不提。

甚至于我跟我的同案犯罗马也极少交流各自的体会——因怕串供,我们被关在不同的拘室里,和各不相同的一伙犯人关在一起。

因为不在一起,这日子就更加难熬!

在里头,我是扳着指头过日子的——在我把两手的十根指头全都扳倒了一遍之后的一个早晨,该吃早饭了,却没我的份,警察把我叫了出去——我知道:我朝思夜盼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罗马早我一步先出去——当我走出那扇大铁门,贼眉鼠眼地四下张望,看见他正蹲在大路边的一棵大槐树下——我会心一笑:丫已经习惯蹲着了!

我朝他走去,想走快点但感到腿软——走不动!在相隔十米远的时候,我看见他站了起来,面带难以形容的微笑,缓缓地摊开双臂,在我走到近前时来了一个极其热烈的熊抱,两人什么都没说,就那么挺紧地抱着,抱完之后面对面相互打量了一番,继而同时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我说:“胖子!你瘦了!特清秀!警察帮你减肥了!”

他说:“地瓜!你也瘦了!更瘦了!都快瘦成骷髅啦!不过倒更像歌星了!”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我说:“哎!二哥!我操!你丫混得好啊!你比进去的时候穿得好了……”

他说:“这是别人的衣服呀!刚才出来的时候,我把昨晚刚进来的一个小子的衣服给扒了,我自个儿的衣服早被别人扒走了……哎!你丫也被别人扒了吧?你那身水磨牛仔呢?还有高帮耐克?”

我说:“扒了!早扒了!一进去就被人扒了!”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你再给丫再扒回来啊!”

“扒不回来了……我在里头显然没你混得开。”

“你别说哥们儿确实混得不错,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当到老二了,再呆两天就能混个老大当当。”

“别说里边的事儿——成吗?你在里头还没呆够啊?”

“成成成!不说了,不说了,以后再也不说了。”

“以后,咱俩就是生死兄弟了!”

说这话时我紧紧地握了一下罗马的手……

随后,我俩沿着大路朝前面的公车站走去,见路边有个卖早点的小摊,连主人都没认清是谁呢,便同时跟抢座似的坐了过去,各要一碗豆腐脑外加一小捆油条,并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呼哧呼哧一扫而光——这真是我平生所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早餐啊!吃完该付钱了——我这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进去的时候都被警察叔叔搜缴光了,连烟和打火机,出来时并未还给我,我也不敢多问,现在只好问罗马:“你有钱吗?”

“没有!”罗马竟理直气壮地说,“要什么钱啊?咱不有这个嘛!”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他的释放证,大模大样地朝摊主一亮……

摊主是个瘦老头,一看这个便明白了,说:“刚出来的?走吧,孩子,以后可要学好啊!别再折进来喽!”

罗马告诉我说这一招是他那间拘室里几进宫的老大教他的,我现学现卖——跳上开来的一路公车,烫了一头大花卷的女售票员来到我们面前要求我们打票,由我率先亮出释放证——她一看这个,立马掉头而去,回到售票员的专座上……

 

罗马:方媛要是像你这样那该多好啊

 

公车上,我依窗而坐,冬日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将极其有限的一点点暖意普照在我的身上——已经让我感到十分满足:这是可以随便照晒的自由的阳光啊!我艳羡每一个在街边的人行道上来来去去自由走动的行人,并为自己能够重返到他们中间而感到无比的幸福!

我这十天的大牢真是没有白坐,在某些方面,读四年书不如坐这十天牢,最明显的一点是——让我对时间的感受和认识发生了深刻的变化,遇事再也不着急了:过去在我看来不短的路途,现在竟是在不知不觉间一眨眼便到了——我们所住的漏斗村没有设站,这辆公车便从它的村口一开而过,直达下一站——“B大”。

尽管如此,我由于靠窗眼尖所以并未错过那感人至深的一幕……只是稍纵即逝尚不能完全肯定罢了。

在“B大”站下得车来,我俩朝回走,我对汉唐说:“我刚看见徐丽红了……”

汉唐听罢一愣,立刻问道:“在哪儿?哪儿呢?”

我说:“在漏斗村村口,她站在那儿东张西望,一定是在等你!”

他说:“扯淡!不可能!十天没晒太阳,你眼花了吧?你把她说成一痴情的村姑了……”

我说:“那咱俩打个赌吧!咱俩快点过去看:如果她在哪儿,你就输了;如果她不在,我就输了。”

他说:“成成成!赌就赌!你说赌什么吧?”

我想了想,说:“待会儿有一幕肯定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你要跟徐丽红深情相拥,咱俩都拥了,你跟她能不拥吗……这时候,你已经赌输了,就让你把徐丽红输给我——操!你别跟我急,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你跟她说说让她也抱我一下,抱一个是抱抱俩也是抱反正她得抱……”

“哈哈哈!成成成!没问题!那要是你输了呢?”

“我输了——那得是你来提要求呀!”

“那就来得简单点,平等对待:你让方媛抱我。”

“没问题!好在咱俩的老婆都属于比较大方的——北京小妞嘛!”

此赌一打,我俩的脚步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甚至一路小跑起来……当村口距我们越来越近进入视野之内时,与我并排而行的汉唐已经变得一言不发了,在不远的前方有一个他所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因为是面朝着我们该来的方向——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她高佻的背影!

走到距那个背影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汉唐叫了一声:“红红!”

背影转了过来——不是徐丽红还能是谁呢?——她的表情惊喜交加,她的眼圈顿时红了:“你们……怎么会……从这边回来?”

话音未落,汉唐已经冲上前去,将她拥抱在怀。

如我所料:两人果然紧紧相拥!

为了不打扰这幸福的一对,多少也有点受不了这个幸福场面的刺激,我脚步未停,直接进村,先回到我们的16号院,进院后我直奔我的小屋——但门却是锁着的!我随身带的那把钥匙已被警察搜缴了,我马上想起我和方媛的一个秘密:我们家的第三把钥匙就放在门框上边,伸手可摸,果然,我在厚厚的尘灰中摸到了它,这才进得家门……

屋里到处是灰,毫无人迹和人气,炉子已经熄灭……我站在那里,心中一片冰凉!

“罗马!二哥!”院子里传来汉唐的叫声,“我输了!我输了!我跟红红说好了——她等着你来抱呢!”

我强打精神并且强颜欢笑地走出小屋,与迎面走来的徐丽红拥抱在一起——这一抱的感觉真好啊!我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方媛要是像你这样那该多好啊!

 

庄岩:我之所以不想对罗马掩盖或撒谎是觉得方媛确实有点不像话

 

我也是一根一根扳倒了指头算出今儿个是这俩放出来的日子,我觉得两位兄弟回到漏斗村首先看到的人中肯定应该由我,就连课都没去上,将此想法说给成琳听,她觉得应该的,自己也没去。

忽听院子里头有人声,成琳激动地嚷嚷起来:“回来了!回来了!”

我们俩赶紧直奔出屋子……

我头一眼所看见的景象是:罗马正和徐丽红拥抱在一起,而汉唐反倒跟个没事儿人似的站在一旁观看——呵呵!乱了!乱了!怎么乱成这样?这简直是公然“乱伦”嘛!我开玩笑说:“错了!抱错了!抱错人了!徐丽红,你不能思夫心切见着从里边放出来的玩意就瞎抱一气啊!”

“这是一个赌——”汉唐说,“我输了,只好由着兄弟抱老婆了。”

“操!刚放出来连家都没进就打起赌了,说明你俩心情不错嘛!心态很健康嘛!没被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给摧毁喽!”我说,“既然你俩有心情,那这么的吧——我就咬咬牙出把血:咱们今儿中午去全聚德吃烤鸭!操!我到北京都快四年了,还不知道烤鸭是什么味呢!”

“我也没吃过。”成琳说。

“我也没吃过。”汉唐说。

“我吃过!太好吃了!”徐丽红说,“不过,已经有两年没吃了,还是我爸妈上次回国休假时带我去吃的……”

惟独罗马未作响应,我便问他:“怎么样?老二。”

他的反应十分平淡:“大伙喜欢,那就去呗。”

我隐约感觉到了他情绪不高的因由,就说:“这么着:你一人先出发去‘S大’把方媛叫上,我们四个晚点出发直接去,咱们在全聚德集中。”

罗马没有说话,一把将我拉进他的小屋,一进屋就朝我伸手:“快快!先给支烟!在里边想烟都快想疯了!”

我立刻将口袋里的半盒长乐连同打火机都塞给他。

我看着他手指颤抖着掐出一支烟来,另一只手有些笨拙地将烟点燃,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那烟在他鼻口只见进不见出,仿佛全都被五脏六腑所吸收,然后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第二下似乎更有享受感……我尚未亲眼见过人吸毒,想象中也就是这个鸟样子吧!如此猛吸几口之后他都站不住了,拉椅子要坐,嘴上说:“十天没抽了——晕烟!”

我扶他在一把落满灰尘的椅子上坐定,等他回过神来。

罗马说话了:“老大,我问你噢:方媛知道我们出事儿了吗?”

他问得好生奇怪,我只能如实作答:“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们刚一出事儿,我们就知道了。你是不是被关糊涂了?你忘了她跟你一个学校了?这个消息还是她带回来的……”

罗马双目圆睁地盯着我问:“我们进去这十天,她……在这儿住过吗?”

我只能如实作答:“没有吧。就来过那一次,把情况说了说,也没呆多久,再就没见着人了。”

罗马神情严峻地继续追问:“她知道我俩今天出来吗?”

我只能如实作答:“肯定知道。算都能算出来嘛!我记得……当时我还提醒过她。”

“行了!”罗马猛然站了起来,“我明白了!那就不惊动她了!咱们去吃烤鸭吧!”

我之所以不想对罗马掩盖或撒谎是觉得方媛确实有点不像话——在这件“大事”上——尤其是有徐丽红在旁边比着她:这个徐真是个有情有义有血性的女孩(这回是彻底看出来了),不但天天在这儿等着,还老闹着要去探监,后来听女房东(男房东曾被关过多次)说拘留期间不许探望方才作罢,也是扳着指头数天天,今儿一大早就起来了,不知道朝村口跑了多少趟,还把早饭给我和成琳带回来;而那个方——唉!一出事儿连人都见不着了。

尽管方媛缺席,罗马心有不快,但却并没有太影响这顿庆祝兄弟出狱的盛宴的气氛——这跟“老二”罗马这人的性格与修养(甚至于血型——他是B型血)有关,他自己再不痛快也不会影响到别人,外表上吃喝照常谈笑自若——目睹此景,我竟有些感动,还在心里做过一个假设:如果换成O型血的汉唐,那大伙谁都别想乐呵了。他进去的当天中午,我和他所发生的冲突不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嘛!这样的例子好像也不是个别现象……在酒桌上,酒过三瓶,他先提起此事并且向我道歉,经他一解释我也搞明白了:他的情绪化是缘于他的事业危机。

午后两点多钟,这一干人从全聚德烤鸭店酒饱饭足地出来,罗马要回学校(我想他还是急于见到方媛吧),其他人则回了漏斗村。

 

罗马:这天晚上我很快就被撂倒了

 

由于身无分文,临别时我向“老大”要了一百块钱,在前门乘公车回了“S大”。

当我重新走在母校的校园里——那个感觉有点奇怪:仿佛很早以前我来过,好久没有回来了!走在路上,全身搔痒,此时此刻,我最大的愿望(是一股强烈的冲动)是这十天来蹲在号子里积攒起来的——那便是马上去洗一个澡!走过小商店时我进去了,买了一套新的内衣裤、新袜子、新毛巾和肥皂、洗发膏,然后扑向了新食堂后面的学生澡堂……

澡堂刚开,大池中的水刚蓄满很清澈,我几乎是头一个步入其中,把自己安放在一个角落里,贪婪地泡着,许久不出来,直泡得满头大汗——连眼泪都泡出来了!我满含热泪,望着不断涌进越聚越多的洗浴者,心中涌起一个念头:现在,我还属于这儿吗?我还有权利在这儿洗澡吗?实在不敢多想、细想,我让这个念头在脑中定格、打住,站起来淌着热水走出大池……

在淋浴区最靠里的一个葵花喷头下面,我把自己仔仔细细洗了三遍,搓下了一层泥也扒掉了一层皮!

让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是:当我浑身酥软地走回西南楼339的时候,同舍的哥们儿竟然全在,我竟会受到他们英雄凯旋般的欢迎——他们也是扳着指头计算出:今天是我放出来的日子,只有一点拿不准:出来之后我是回漏斗村呢还是回学校?甚至于想派俩人去漏斗村等我。在此之前他们已经做了一件事:每个人拿出十块钱交到团支书手里,准备到实习餐厅设宴给我压惊,他们已经等不及了,簇拥着我朝外走,走过长长的楼道时又招呼了好几个外宿舍愿意随份子加入进来的人——自然也是跟我关系较好的——同去……

也许是由于中午就喝过不少,也许是情绪上不够稳定,也许是这十天号子蹲得身体发虚——或者兼而有之的缘故,这天晚上我很快就被撂倒了。记得开始的时候,大伙都在夸奖我打架的能耐:“高手深藏不露”、“四年不打一打惊人”、“出拳重如泰森”之类的溢美之词在饭桌上飘来飘去,然后挨个敬我酒,还必须干掉,我也愿意干掉,后来的一个印象是: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有些百感交集,端着一整瓶啤酒打着酒嗝儿对大伙说——

“哥……哥们儿!谢谢啊!谢谢你们的……这顿饭……这顿酒!痛快……喝得太痛快了!我……我想说的……意思是……这顿酒就……就算是……你们给我的……送行酒了!等过两天……我卷铺盖……走人的时候……咱就别再办了……大伙都不富裕……让我悄没声儿地……滚好了!咱们……都来自于五湖四海……能够聚一场……在一块呆四年……也是……命中有缘!缘分呐……我把这一瓶干喽!”

再往后,我就毫无记忆了。

感觉中有人在拍打我的前胸,睁眼一看是我们年级辅导员的那一张娃娃脸——他是比我们大五届的师哥,就因为长了一个小个子外加一张娃娃脸,从外观上看更像是我们同级的同学,他的心态也很年轻,平时跟我们男生就挺哥们儿的,还跟我们班一位小巧玲珑的女生谈上了恋爱……

老师驾到,我本能地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是睡在宿舍自己的床上,口很干,头很疼。

辅导员站着,一手扶着上铺的床沿跟我说话:“出来了?”

我“嗯”了一声。

“昨天出来的?”

我又“嗯”了一声。

“在里边没太吃苦吧?”

“……还行。扛得住。”

“我估计你在里头蹲上十天,思想上已经做好了被开除的准备,我不瞒你:像你这种情况也就只有开除一条路了……”

“我知道……是不是现在我就可以走了?还需要办什么手续吗?”

“哼哼!罗新华,充汉子是吧?就算做好了思想准备也先别忙嘛!我劝你啊,不妨尝试着实施一个自救计划——索性把自个儿这匹死马当作活马来医——如果失败了,也就死心了,到那时再走也不迟,走得也无憾。”

“什么……自救计划?”

“找裴教授去呀!她不是特欣赏你嘛!她现在可是咱系的大红人并深得校长的器重,你去求她给你做做工作,疏通疏通……赶紧去找!十万火急!别睡大觉啦!一分钟都别耽误!错过了这个时机,等处分决定一下来,你狗日就完蛋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