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笑谈“裸诵”  

2006-10-10 20:23: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30之夜。

老杨(杨黎)电话来,说要安排我的一个“会外朗诵”,我说:“好!”

接着,身在会场的唐欣来电,让我一分钟后打到老杨的手机上,然后讲点话,再朗诵诗。

一分钟后,我打过去,听到老杨的声音在介绍我,刚讲了两句话,听到一个女的说:“免提不行。”

老杨说:“那就读不成了。”我说:“那就不读了。”

我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的。老杨做事情会折在细节上——好像我早就了解似的。

很快,唐欣电话又来,告诉我出了事:苏菲舒脱了!

我问是一丝不挂吗?老唐说是一丝不挂!

然后我俩在电话里好一通暴笑!

撤退时的情景老唐也给我做了一番描述。

我还是没有觉得有什么意外的。老杨做事情会折在细节上——好像我早就了解似的。

我想老杨此时心情不会好,就打了电话去安慰,稍微受了点惊,还好。

老杨在电话里头悲愤地说:“诗歌的命运就跟刚才一样:落荒而逃!”

大约一周之后,我在网上看到新闻,以及各种评价。

我注意到新闻中写到一个带着小孩的妇女,我也庆幸他们没有看到脱光裸诵的一幕。

我还注意到在苏菲舒脱的过程中,有人起哄让他脱光——我甚至希望他原本没有脱光的打算,是被激起来的。这样我更能接受一点。

已经听说过苏菲舒此前的几个“行为艺术”,并不精彩,我也不甚喜欢。

但是现代,他已经脱过了,一瞬间的事,然后是黑暗。没有太大的危害社会吧?

所以,我的看法是:脱了也就脱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诗歌已经被大众扒光了,而诗人本来就是光着的!

金斯堡半个世纪以前就脱光了,当着几十万人裸诵《嚎叫》。

美国的文化可以有一个强健的消化一切的胃,我们也可以有。

混乱、荒诞、自由、失控……我忽然觉得这是诗人的可爱之处!

朋友,你不觉得吗?在这个物化到汗毛空里的时代,你到哪里去找这么可爱的一个人群?

如果说战争年代最可爱的人是军人,那么和平年代最可爱的人就是诗人!

930之夜的现场留下了一张巨牛的新闻照片,就是书店女老板训斥老杨的那一张,老杨抬起饿瘪了的脸听他的训斥——这可真是大师的风采啊!这个女老板知道自己训的是中国现代诗歌的一位大师吗?

新闻中说杨黎是一个“操着蹩脚普通话的大胖子”——我知道这句话对老杨的打击是最大的,老杨已把自己饿瘦成这样,在别人眼里还是一个“大胖子”!幸灾乐祸的是我!我是他减肥的徒弟。

杨黎,苏菲舒的体形不错,肥瘦合适,稍欠健美,我们应该向他看齐——不是指脱。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