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每一句批评都是在表扬  

2006-09-26 09:47: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诗人马帮 提交日期:2006-9-2609:35:00
是保卫诗歌还是保卫“诗坛霸权”?
  ——兼析伊沙的“革命”和“堕落”
  诗人马帮
  
  自“梨花教”或“梨花派”一出,长期笼罩在诗坛的谎言面纱就算被关心和热爱诗歌的网友们一把撕掉了。于是我们更近距离地看清了那些长期把持着诗歌刊物和以不同头衔唬人的“诗人”的水准。
  “遮羞布”一旦被无情地撕掉了,那些害怕暴露了诗坛“私处”的“诗坛老大”们便慌忙跳出来“遮羞”,他们一会儿喊着要声援“梨花教教主”,一会喊着要“保卫”诗歌,同时还惊呼要注意“幕后黑手”,其惊恐之状实在好笑之急。
  实际上,“梨花教教主”需要他们声援吗?不需要。因为既无人要打她,也无人要威胁她,大家只不过针对她的几首“口水诗”调笑了几句而已;同理,诗歌要他们来“保卫”吗?也不需要!因为既没有国家法律说要取缔诗歌,也没有哪个文件说要禁止诗歌,诗歌还是好好的存在着,好好地被真正热爱诗歌的人阅读和写作着,要你保卫个什么东西保卫?
  实际上这些人要声援和保卫的既不是遭大家批评的国家一级作家赵丽华女士的大名(她的大名依然存在,没有听说因为网友对其诗歌的批评而取消了她的头衔),也不是诗歌本身而充其量是他们长期以来在诗坛上所取得的“诗坛霸权”地位!
  从目前跳出来声称要声援赵丽华和保卫诗歌的人士看,名声最大的要算得上伊沙了(不包括张颐武之类搞所谓诗歌评论的),为什么那么多诗人中伊跳得这样立场坚定且态度积极呢?这并不是他比其他号称“口语写作”的诗人更讲义气,也不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够哥们,而是跟他长期以来在“诗坛霸权”所取得的利益多少有关。
  众所周知,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大概1989年前后),诗坛出现了以诗人海子为代表的“麦地风暴”,即很多人诗歌里都出现了“麦子”“大地”这样一些意象,与此同时也许是外部环境影响(比方说当时的“政治风波”),诗坛出现了一股较为低沉颓废甚至“假崇高”的风气,还有很多诗人包括海子 戈麦 方向等都相继自杀了。伊沙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横空出世”的,他的“另类”风格的作品包括《饿死诗人》《结巴》等还一度得到当时在诗坛评论界颇具影响力的北大教授谢冕的赞赏。
  这时候的伊沙可以说是“革命”的,他的《饿死诗人》等作品对当时诗坛上流行的低沉之风甚至“假崇高”可以说是“一声断喝”,这有利于诗歌的警醒。但同时他的诗歌中的“痞子”风格也尽显其中,比如在《兔死》一诗中他这样写道:
  那侯我正在邮局领取
  一笔不菲的稿费
  诗人之死的消息
  随风而至
  被我耳朵撞见
  而我的手正在数钱
  把口水唾于指尖
  认真数钱
  我要数下去
  我想只要我还有心数钱
  就一定能够活到寿终正寝的一天
  (以上摘自杨克主编的《90年代实力诗人诗选》,1995年漓江出版社出版)
  从上述诗歌可以看出伊沙的“痞子”风格,即对诗人之死现象缺少必要的人文关怀和不屑,而极力崇尚现实生活利益的“实用主义”哲学。伊沙也正式凭借这种“另类”的“痞子”风格的诗风取得了他在诗坛的地位并从此逐渐走向“诗坛利益圈”。
   当时光进入新世纪的今天,由于社会文化的转变,大众化娱乐话的东西逐渐铺天盖地地充斥着我们的生活领域(比如“超女现象”“电视古装剧”等),人们对文化的要求又逐渐有了“价值回归”的欲望,这时候当年“革命”的伊沙的那些“反文化”“反传统”的诗歌(他的《车过黄河》即可划为此类)和号称和他同是“口语写作”的诗歌也就逐渐不被诗歌阅读者所接受(这从近期网络上对他诗歌的跟贴也可看出),但因为他的身份还是个大学老师,没有“国家一级作家”“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评委”等这些更具“文学权威”的头衔,所以网友没有首先拿他的诗歌进行批评,而是选择了头衔更大的“梨花派”诗人赵丽华。
  但聪明的伊沙知道“梨花派”出现后会意味的是什么,所以他必须跳出来高喊“保卫诗歌就是保卫我们自己”等。实际上他说的也一点不假,因为他长期以来已成了诗坛上号称“口语写作”的“重量级人物”,也是“诗坛霸权”的获利者之一,揭穿了诗坛“权威者”们的谎言也就等于削弱了他的权威地位,他那不是在保卫他自己又是什么呢?
  其实真正的“口语写作”作为一种诗歌的创作形式,又有什么好非议的呢?在我看来,大家在“梨花派”这件事上针对的根本不是口语写作本身,而是用口语形式写成的“垃圾诗歌”(我在《口语写作无罪,垃圾诗歌当批》一文中已有提及)而已。这些也并非伊沙等号称要“保卫诗歌”的人不明白的,他们之所以要这样做,无非是如前文所说,是要保卫他们在诗坛上的“霸权地位”而已。
  因为长期以来,一般作者要在“主流刊物”(有诗歌或诗歌版面的纸媒刊物)发表诗歌是“比登天还难”的,但那些占据着诗歌刊物并和占据者关系密切的所谓“名诗人”是不受阻碍的。
  在纸媒刊物上他们以“名诗人”的身份站尽了风光后,到互联网上由于一些版主们还指望有朝一日要靠他们进入诗歌“主流圈子”(实际上有人也的确做到了),也就继续恭维他们,给他们“诗坛老大”的地位和待遇。这样,这些风光和享受惯了的“名诗人”们岂能容忍网友的批评?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德国作家埃利亚斯•卡内提在《群众与权力》一书中提到了“秘密”这个术语,他认为“秘密居于权力内在的核心部分”,也就是说掌权者为了长久地维护自己的权力,他们必须坚守秘密,秘密一旦被群众揭穿或发现,掌权者的权力即受到威胁。
  今天正是因为诗坛上长久以来的“秘密”终于因为互联网的存在而被群众(众网友们)发现了,这样以来,长期处于诗坛“霸权地位”的人也就感觉到了权力存在的危机,这就是像伊沙这类人为什么要假借“声援赵丽华”“保卫诗歌”的名义跳出来反对众网友批评声音的真实原因。
  到此为止,昔日“革命”的伊沙也就堕落为“诗坛霸权”者的“护院”了!
  问题是一个伊沙“堕落”了不要紧,如果整个诗坛都在这些“霸权”者手中堕落了,则是可悲的。正如有的学者指出:口语写作如果再像“梨花派”这样发展下去,将有成为“屎尿诗歌”的危险。
  实际上在我们这些被张颐武教授称为“诗歌鉴赏水平还停留在唐诗或中学课本的名篇里”的“草根”们看来,无论是赵丽华的《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还是伊沙的《车过黄河》,从用词上看,还真是有点“屎尿”的味道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