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伊沙、赵丽华对话录(二)  

2006-09-25 09:01: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丽华:崔健说在乐坛那些乐评人的地位太高了。其实在诗坛,那些搞诗评的人才史无前例的被捧到了高处。所以一些三、四流诗人改行做诗评,突然就了不得了。所以那些真正懂得诗歌的诗评家是很稀有的。很重要的。
 
伊沙:老崔讲话也是没有多少“下数”(陕西话,可理解为“准头”)的,我不觉得乐评人的地位有多高。老崔他是那种特知识分子的心理,就是老子出生入死不容易,怎么我做的这些让你们这帮乐评人几句就给“定论”了,“定”得不舒坦,他就不高兴,指出问题了,那就自然火起。自觉是“皇帝”的人,就开始喜欢身边的“太监”了——确实有一些“摇滚太监”——他其实是喜欢的,此种心理就是我与之数年前矛盾的缘起——不说了。诗评家的地位在诗界相对要高一些,但也不像你感觉的那么高,他们中的一些人的确是由三、四流的诗人改行的,但从理论上讲似乎也不该因此而遭受攻击,难道说他们中从没写过诗的更有做评论的理由?评论是另一种专业,关键是他们在这个专业里专业不专业?
 
赵丽华:难道崔健没有道理吗?我是感觉有。还有你说他是知识分子心理,我不太认同。我喜欢他有怨气就发出来了。这样好。总比假惺惺的那种冠冕堂皇或者八面玲珑的发言让我舒服。不过你的这句话我赞同:对于搞评论专业的那些人,关键看他专业不专业。这句话换成哪个行当都有道理。
 
伊沙:已经接近真理了。呵呵。
 
赵丽华:我听说今年世界杯你写随笔猛赚了一把稿费?同志们说至少要有大几万。我读了一些,很喜欢。我感觉你写随笔啊杂文什么的很有一套。出手也快。找点也准。
 
伊沙:小赚,不像外界传得那么邪乎——还有人说我一个月赚了十万呐!随笔杂文现在成了我的谋生手段了,我不是真的关心它们写得好不好,但因为你的素质在这儿,你的职业态度也在这儿,所以它们也不大可能被写坏。在这一点上,我可以说是洒脱至极——不把这个当事儿的。我在紫衣侠编的报纸看到你的文章说自己是“伪球迷”,讲讲,“伪”到什么程度?有没有比中岛更“伪”?
 
赵丽华:我怎么能够和中岛比呢?中岛即便是个“伪球迷”,那也还算是个“球迷”呢!世界杯期间,他一场不拉地看球。特别的认真。他对结局的预测尽管夸张一些,但我倒宁可认为他是在幽世界杯一默呢!我是真正一点不懂足球。我还是把佟声这首《伪球迷》复制一遍:
哥们儿千万要记住无论是左面,还是右面罚点球的时候吃红牌的时候腿抽筋的时候摆乌龙的时候大比分领先或者落后的时候球员和球迷打架闹事的时候尤其是,看台坍塌的时候请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叫醒我
 
伊沙:哈哈,这首好玩!
 
赵丽华:我当时写那些文章是编辑们约足球稿子。勉为其难写的。编辑们说大家比较欢迎女作家女诗人谈足球。说些外行话也可以。说些傻话也可以。不过挺好玩的。《江南时报》搞了一些,《诗选刊》选了一些,都挺好玩的。
 
伊沙:在那个世界杯月,好像所有会写字的都做了球评家…… 
 
赵丽华:形式所迫啊!我最近看你东西感觉太日常化了一些。主要是量大的缘故。好比冲果汁,水放的多了,味道就会淡一些。你每月都会拿出一批东西。这个量是很大的。这就不可避免地出现流水帐式的东西。你觉得呢?
 
伊沙:你说的是我诗中的日常主义还是我写诗这个行为的日常化?我想这是两个东西。我想听你具体讲。
 
赵丽华:两者都有。你不可否认你诗里面的日常主义吧?不过日常主义我不反对。这样更贴近生活一些。把“写诗这个行为的日常化”就累一些了。有时候难免为了写诗而写诗,勉为其难一些。你觉得呢?
 
伊沙:两年前,当“盘峰论争”在纸媒体上烟消云散之后,我的朋友李岩跟我说:“我发现在和知识分子的斗争中,‘日常生活’不是你的武器。”我当时很激动地对他说:“你说得对!”查那时候的文章,你就会验证他所说的。于坚、沈奇、杨克、谢有顺、张柠等人都在反复大讲“日常生活”,惟独我没有。因为我觉得“日常生活”是“第三代”在反拨“朦胧诗”时所打的策略牌,也许它对打击“知识分子”的“乌托邦”也仍然有效,但我以为诗歌(甚至包括所有的艺术形式)在本质是反日常的,诗歌材料的日常化和诗意呈现乃至诗歌精神的反日常——是我的方式,我打一开始就特烦“第三代”的“生活流”,我以为真正的诗意只在日常生活某些瞬间的高峰体验中,所以我在刚写的一篇谈口语诗的文章讲到了这么一种现实:口语诗已从前期的日常主义走入到后期的高峰体验。至于写诗这个行为的日常化——我以为这是一名诗人职业状态的外在表现。如果你的“作品意识”强,那就是一首诗一首诗地写,自然不会写成日记和流水帐,写坏了扔掉,写好的留着——这才是写作的正常生态,只有写少的人才会有首首精品的幻觉,诗这东西没那么娇气,多写点写不坏的,人脑子肯定是越用越灵,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我就是感觉多有什么办法?憋着?艺术王国大概是不把计划生育当做“基本国策”的吧?
 
赵丽华:我倒是欣赏你写作的松弛态度。不拿劲儿,不故做姿态,不端架子。我也一直喜欢把沉重的生活轻松化,把复杂的世界简单化的东西。
 
伊沙:前一阵我在魔头贝贝的一组诗下面留话,我没有直接谈对他诗的看法,我建议他去看电影《美丽人生》——那部电影就有你说的意思:把沉重的生活轻松化。至于你说“把复杂的世界简单化”,我想这和我无关,我的诗一点也不“简单化”。但如果“简单”是指诗歌艺术的形式特点,那么李白也是一种“简单”,王维是另一种“简单”,我就可以接受。
 
赵丽华:我看了你自己比较看重的《唐》系列。有几百篇了吧。这样的写法是否会形成一种模式化呢?这样有意义吗?
 
伊沙:我写《唐》,这一举措本质上的疯狂比外人感受到的强烈得多,我是在和中国诗歌“黄金时代”的所有大师在玩拼刺刀啊!起初的动机有两点:一个是低调的——我因为以前的诗歌老被人钉在“后现代”这根柱子上,但我自知没有“现代主义”、没有“后现代主义”,我一样可以做诗人——我身上潜在的另一些东西远远没有被开掘利用,我一直是知道的。另一个是高调的——我这人是真自信:我就是觉得自己特聪明、特智慧、特有才情(是,光说才华还不够)!我就是愿意直面所有的“庞然大物”!
 
赵丽华:我就是一直觉得我自己特聪明、特智慧、特有才情。想不到你也一样。呵呵。
 
伊沙:别笑啊!我就是想和最好的比:跟李白、跟杜甫、跟王维比,比不了也要比!我不认为这样的写法会形成模式化,你仔细体味其中的变化多端,大大的狡猾!很多人只注意到我狮子的一面,其实本质上我是属狐狸的。至于意义嘛,在我的《唐》里——你看,被五四文人夸大的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的那个“鸿沟”还存在吗?今天的诗人不应该用自己的写作成果去验证这一点吗?另外,你看我个人的现代汉语(有着很强的口语意味)有着多大的承载力,它什么装不了?——而这不是现成的,是我努力做到的!——你能说这没有意义吗?
 
赵丽华:你这句话好玩:“很多人只注意到我狮子的一面,其实本质上我是属狐狸的。”你哪里有那么狡猾?你一发言,总是有得罪人的地方。这一点和我一样。永远不会八面玲珑。不可否认,你诗里面有很强的承载能力。但是,你非要跟李白、跟杜甫、跟王维他们脚劲,这一点我不赞同。真的,到最后你会发现你费力不讨好。这不是逾越不逾越的问题。
 
伊沙:我说的“狡猾”是诗内的,诗外怎么都可以……我不明白你说的“费力不讨好”,因为这其实是无功利可言的——或者说是“大功利”——有“大功利”思想的人才能在行动中表现出“无功利”的状态,我只是想把诗写好。
 
赵丽华:我偶而会喜欢你猛然温情的那些。比如你6月的那组里面,有一首写在西湖看到一对情侣,你可能想到什么了,“我的眼睛里起了雾”。一般读者都这样,看习惯了你不在乎的一面,你突然在乎一把,大家会觉得很新鲜。你究竟想起什么了了呢?
 
伊沙:在时光中流逝的东西,美好的东西。我在那首《夜西湖》中说:像上辈子的事。又说,上辈子就在湖对岸。请原谅,我不能说得太具体。有些事情,是你自己也说不清楚的。
 
赵丽华:你好象说过“老婆独一无二/情人可有可无”之类的话。我记不太清了。你怎么看待老婆和情人的问题。如果你有情人,怎么摆布她们的关系呢?你看我特这个问题是不是有些像三流小报的记者?这个问题你要觉得不好回答的话可以拒绝回答。
 
伊沙:哈哈!赵丽华同志,你知道我是个人人皆知的“大炮”管不住自己的嘴对不对?特别是遇到这种话题的时候?首先我要说,我没写过那么庸俗的两句诗,我的原诗叫《生活者》,共有五句:“我现在终于拥有了/我过去想要的生活/朋友从不贪多/情人可有可无/敌人遍布天下”。这诗是两年前(2000)写的,写的也是完全真实的心境,也是我基本的一个人生态度——我人生中的很多东西在我18岁初恋时就被决定了,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决定要做一个泰戈尔式的诗人。其次我想说,我是特别特别特别不想让别人谈论我的私生活,我在诗里写了,我希望自己“没有故事/只有诗”。如果别人看到听到了什么,只能说明我的失败,其实我就是非常非常非常失败,所以也没资格谈什么体会了。过去我认为一个诗人在这个庸俗的“坛子”里没有诽闻是骄傲的事,而不是相反——现在我还这么认为!呵呵!同样的上述问题,我也想提给你——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回答的。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