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说句老实话:我哪敢跟余华比?正如〈兄弟〉怎么敢跟〈狂欢〉比?  

2006-08-07 13:0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沙《狂欢》和余华《兄弟.下》

[ 回复本贴 ] [ 跟从标题] [ 关闭本窗口 ] [刷新 ]

也许将这两个作家放在一起评论会同时惹怒两伙人,这真是件有意思的事。余华是体制内吗?伊沙在体制外?体制是什么?单位工资?作协证书?主流?先锋?——可笑的问题,幸运的是我讨论的问题是小说。

伊沙的写作姿态和在网络论坛里的姿态是完全不同的。通过《狂欢》我们认识到写作者伊沙是一个认真严肃的人。他的写作态度并不像他在论坛里那样“浑”。从一具丑陋的身体,一根丑陋的性器开始,一个叫冯彪的知识分子开始了身体与精神在这个时代的漂流。没有彼岸,即使《狂欢》的结局让人啼笑皆非。那也不是冯彪宿命的终点,那只是伊沙的一个玩笑。我的脑海里出现一幅油画:更多的冯彪仰面朝天,大笑的脸上挂满了泪水。他们赤裸着身体,从后面痛快地干着一些面目模糊的女人。——这就是我对这部作品的理解。说实话,我没有从这部作品中读出很多评论中所说的“现实的焦虑。”《狂欢》的人物更多的是被动的随波逐流,如果硬说有焦虑的话那也是对于身体的焦虑。这个时代的荒诞性对身体构成了极大的威胁,你不得不等待多戈,即使你的身体不愿意这样做。《狂欢》正是这样一部在荒诞时代里用身体放纵去对抗精神无所适从的作品。说句玩笑话:这才是对知识分子的终极关怀。

单从上下册的厚度上就可以比较看出,余华在描述当下时所遇到的巨大的困难,远非描述文革时所能比拟,更何况余华是“身在此山中”呢。下部一开始。宋刚的爷爷就死了,上部拖着不死就是因为下部还有他一句台词。他说:“苦到尽头了。”——另一个时代来临了,这是“甜”的时代。李光头开始了他的“狂欢”。和冯彪不同的,李光头的身份是一个土财主。但是土财主也好,知识分子也好。谁也不能躲避时代的洪流,李光头也在性(身体)上栽了跟头。(这放纵的时代似乎每个人都在栽着这样的跟头。)宋刚和李光头其实是我们这个时代每个男人身上的两个器官。宋刚是一颗心对着美好的夕阳谈着纯洁的爱情,李光头是阴茎,不假思索在无数的洞里做着不知疲倦的旅行。笑匠威廉斯说:上帝给了男人一个头脑和一个生殖器,但是给的血液每次只够运行他们中的一个。这个笑话是我们时代的笑话。我们这不可调和时代贫血的见证。


有一点让我觉得很有意思,那就是生猛的一向对知识分子弃如敝履的伊沙这次选择去关注一群知识分子,而貌似文化主流的余华却去关注那些生猛的人莫予毒的李光头式的人物。也许是这时代太庞杂了吧。作家们有太多可以写的人群,他们分成了三六九等。等待作家的关注。余华在接受新浪采访时借朋友的口说了这样的话:文革时期没有阶级,却天天讲阶级斗争;现在真正的阶级出现了,却谁也不讲阶级斗争了。

##我是天才今天例外##

本贴由烟鬼于2006年8月07日12:21:39在〖诗江湖〗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