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30年前的地震,我在长篇新著《中国往事》中有精彩表现  

2006-08-01 22:41: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8日早晨,我和周围的人都是从广播里听到唐山大地震的消息的——在当时,我只是对打小就听说过的“地震”一词有了一个与物对应落到实处的印象,还无法联想到:它会和我们的生活产生怎样的关系?

   到了8月的一天晚上,天已经全黑了,我从外面玩回来,穿过那一排——穿过由那三家邻居所形成的“包围圈”时,看见晚饭以后似乎永远都坐在这里乘凉的大人们并未坐着,而是站在院子当间,朝着西南方向的夜空戳戳点点地议论着什么——我也驻足于此,站在大人身边,翘首望向天空,只见那黑漆漆(似乎比往常更黑)的夜幕上时有颇似闪电的一道道白光闪过……我还在心里头判断着:这是快下雨了,觉得这些大人有点少见多怪。我颇觉无趣地几步走回到家中,感到极度疲乏,便想不洗就睡……

   当我迷迷糊糊地来到门边,准备将关门和拉灯这两件事一起完成时,却看到白色墙壁上的灯影晃动起来,越晃越大,像在荡秋千似的——我回望那只将灯罩像太阳帽一般戴在头上的灯,它确实正在晃荡着,脚下的地板似乎也晃了起来,让人站不稳了,还有一点头晕……当我尚未对此做出一个明确的判断甚至尚未觉出这有什么不对时,就听到门外的院子里头有人高声喊了起来——

   “地震!这是地震!”

   “地震啦!地震啦!大家快从家里出来啊!”

   在万籁俱寂的夏夜里,上述一男一女的声音划破了夜空,又像两瓢冰水兜头浇下,令已经迷糊的我立马清醒了,反应还算快的——拔腿撒鸭子跑啊!发挥出短跑冠军的冲刺速度,从门边直冲门外,跑到院子里去了……

   “地震啦!地震啦!大家快从家里出来啊!呆在家里危险……”——那个高叫的女声发自于冯红军他妈,她还在喊着。

   “大家快出来啊!”男声发自于刁卫国他爸。

我家小厨房前的这一片——因为那三家亲如一家的人喜欢在晚饭以后围坐在一起乘凉和聊天的缘故,而把各家厨房里的灯都牵引出来挂在门边的钉子上作照明之明,所以显得格外明亮,站在无边黑夜之中的这一小片光明之上,让我获得了安全感,到了这会儿,我还看见被挂在这三家厨房门外的那三盏秃头挂灯还在剧烈地晃动着……

正在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情景突然发生在眼前,令所有在场者都陷入到目瞪口呆的状态中:一个披头散发赤身裸体的女人从屋子里头疯跑出来,冲向了这一片光明,在明亮得有些刺目的灯光下,她全身上下的水渍和水珠都看得格外清楚……很显然,这是一个正在自己家中洗澡的女人,听到外面有人喊“地震”,便不顾一切地狂奔而来——估计是由于跑得太急,她也没顾得戴上眼镜,失去了眼镜和衣服,就跟平日所见的样子不怎么像了,我在当时当刻不是用肉眼辨认而是看她是从哪间屋子也就是谁家跑出的事实做出了一个滞后的判断:这个裸奔而出的女人正是刁卫国的妈!

我最大的感慨是:女人不穿衣服就和平时不一样了啊!

而像一股强大的冲击波一样冲击着我的视觉是:她那一身丰满但却松垮的白肉,胸前那一对有些下垂的甩来甩去的奶子(也像被地震震成了这个样子),小腹以下颇为神秘的黑乎乎的一团……她在冲入这一小片光明地带之后,面对为数不少(这一排的人全都跑到了这里)目瞪口呆的人们——女人、男人、老人、小孩,羞耻感令她本能地蹲在了地上……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也同样令人尴尬和难堪——

   “老刁,快进屋去给你老婆把衣服拿出来!”喊这话的是冯红军他妈。

   小厨房门前的那个“秃头挂灯”还在动弹着,灯泡在墙壁表面滚动时还发出清晰的“咣当-咣当”的声响,大地仍在微微地颤动……冯红军他妈的话对刁卫国他爸来说,真可谓是“出难题”和“馊主意”啊!那一瞬间,在随时都有可能从天而降的灭顶之灾面前,这位“老刁同志”没有经受住考验:他站在原地,裹足不前,还急得团团乱转,跟一只无头苍蝇似的……

   “卫国你去——快去!把你妈衣服拿出来!”冯红军他妈转而冲刁卫国喊道,带着老师般命令的口气。

   刁卫国这个小孬种竟吓得朝后连退两步:“我……我……不敢!”

   老刁不敢去,小刁也不敢去,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任由他们家那个可怜的女人(他的妻子和他的母亲)一丝不挂地蹲在地上……面对父子二人如此表现,女人再次蒙羞,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向院中的黑处,那架势就像跳井自杀似的……

   也没有其他人挺身而出,冲进去拿……

   面对如此残忍的一个场面,连我这个刚满十岁的孩子都有点看不下去了!但真正启动我的是刁卫国这个“班长”、这名“优秀红小兵”和“连年三好学生”的这一番让我瞧不起的表现,应该这么说:是小刁的怯懦促发了我的勇敢!我在事后其实对我当时的行为毫无印象和记忆,但又仿佛目击过这样一幕情景:一个我从我身体所在的位置上像出镗的炮弹一般射了出去……

   这是在事后方才回忆起来的细节:在刁家的外屋中间确实摆放着一只硕大的铁澡盆,里面尚有半盆水……冲进屋去的我是见着像衣服的东西就抓,抓起来就朝屋外跑……

   当我跑出刁家时,厨房上的“秃头挂灯”忽然停住了,有人说:“不震了!”、“过去了!”躲在黑暗的“深井”中的赤裸的女人并没有接受我冒死抢出来的衣服,她从黑处冲出,冲回到这一小片光明之中,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裸奔回自己家……

   刁卫国他爸这个老丑忽然恼羞成怒地冲着人群嚷道:“看什么看?!有啥好看的?!没见过咋的?!”

   而刁卫国这个小丑则急吼吼地从我的手中一把抢夺过他妈的衣服,那副样子显然是对我有气……

这天晚上绝大部分的人都睡在了院子里,不敢在家睡。

第二天一早,我们还是在广播里收听到:昨天晚上,是四川松潘地区发生了强烈地震。我们所经历的正是这次强震对本地的波及。

   这个夏末,我冒着生命危险充当了一把“小英雄”,但却当得毫无感觉。

   我那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事迹”也就到此为止,未得远播,连我所在的二里以外的小学都没有传到。

   我之所以会落个“无名英雄没人提”的下场,恐怕还在于这个事件的叫人难以启齿、羞于提及——当晚蒙羞的恐怕不仅仅只是那个在地震中裸奔的女人,而是在场的所有人——尤其是他的家人和其他的大人!前者有羞无愧,后者却该愧字当头、羞愧难当!我在当晚的所作所为严重地伤害到了他们,从此以后,我在这排人中好像更加不受待见了……

但也不尽然,由于一日三餐是需要我自己来操心的事,对当年的我来说,操作起来也确实存在着一定的难度,所以在这件事上我对那些帮助过我的人和家庭记忆尤其深刻:在此事发生以后,给我送饭的人更多了,都是当晚不在现场的住在其他排的人——这便是我在做了一件好事之后所得到的一点点回报吧!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