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四年一轮回,明晨,跟足球说再见!  

2006-07-09 09:5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只鹤

 

伊沙

 

曾经有一个人,上天赐予他一身的才华,也同时赐予他一副好身体。他有着只在马拉多纳一人之下的球感和技艺,还有着专业短跑选手的恐怖速度。仗着这两点,他曾在少年得志时显得有点轻狂,总是贪恋如入无人之境的爽,不懂得凡事要讲分寸,结果换来了两腿伤。他曾经几度听到过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曾经拍打着绿色草坪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曾经在无人的夜里独对老婆哭泣,那是天妒其才的黑暗时刻。从此他变成一个神经脆弱者。不到两个月前的以泪洗面,甚至无法唤起更多的同情。可是他忽然闪光了,因为终究是一块金子,一个男人要折几次腿,才能赢得世界杯?——不,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如此,只因这是天纵其才的舞台。

我想用最短的篇幅尽力讲好一个罗纳尔多的故事,因为今天晚上他是世界的王,他用两粒黄金般的入球为他的祖国巴西加冕,为他自己加冕。拖着两条伤腿的巨星也是巨星,神经脆弱的巨星也是巨星,也只有巨星才能决定这样的决赛。在需要刺刀见红的时刻,有人挺上去了——过去我们喜欢渲染的是剑客的气质、神韵、意志,我们往往忽略那最为关键的东西——那就是你的剑术。是超群的剑术让罗纳尔多刺破了卡恩的“意志神话”。

这天晚上,黄金铸就的世界杯被一条精灵般的警犬从垃圾场中找了回来,足球在罗纳尔多们的脚下又回到了这项事物的核心,仿佛所有人为或非人为的问题都需要通过这场决赛来正本清源。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高兴的了!当我看到拼抢让位于技艺、设计让位于即兴、纪律让位于想象、刻板让位于创造、质朴让位于华丽、集体让位于个人、机械让位于灵感、保守让位于激情、防守让位于进攻、和平战争让位于艺术创作、传统哲学让位于桑巴舞蹈、民族主义让位于狂欢佳节、王公贵族让位于三点美女——没有比这更让人感到高兴的了!

今晚,当世界杯被幸福的卡福举到空中最高点的时刻,他的四周飞翔着万只鹤!而对我来说,一个月来的走笔生涯,内外交加的双重困顿,内心的抗争与疲惫也都统统忘记了。我知道现已化为无形的那只笔,它在无形的纸上的描画都是为了最终抵达这个伟大时刻——它在公元2002年的6月靠着这样一个信念在支撑,那就是:无论我眼见多少可疑的脏手摸过,我也不相信这黄金的杯子会被偷换成亚洲的黄泥!我相信那些因真实而美好的人物和事物!

 

 

 

很受伤

 

伊沙

 

回想一个多月前,世界杯开幕前的一段“好时光”,平时有联系没联系的报纸老编都从电话里冒将出来,开出的稿费标准跟平时一比还都是“天价”,没有理由拒绝,球反正是要看的,于是便挺身而出扛了五家地方报纸说好了可以一稿五给的“日评专栏”,别的零活散活还不算在内。那种好爽的感觉大概是最能诱惑我这种臭文人的,那就是整个世界似乎都在需要你——其实,在这发烧的一个月,人家需要的是世界杯。于是,老婆从外面批发进来一箱一箱的绿茶被喝掉了,累计三万多字的文字垃圾被高价卖出了,写到后来都快写吐了,现在是有人一提到世界杯,我就想起康师傅绿茶的味道,嘴里就有什么东西喷薄欲出!

不知是看伤了,还是写伤了,反正一切终于结束的这二日,总体的感觉还就是很受伤!感觉自己肚子里所有关于足球的话都已倒尽,谁再提足球我就跟谁急!这个月里,我曾十分反感央视那个把嘴都说肿了的男主持人,看见什么都要联想到中国足球。现在回味起来,人家那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这是被人一通老拳暴揍至鼻口窜血,因为打懵而长久发呆后,想一摸鼻血一走了事。作为一个长期在诗道上混的,我听这话已经听得耳膜像足跟的老茧一样厚:“在奥斯威辛之后,谁还在写诗是一件残酷的事”——现在我的感觉可以由此发挥:“在韩日世界杯之后,谁还在写球——写你无法回避的中国足球是一件恐怖的事”。

怎么写?没法写!正如中国足球怎么稿,俺深深地知道没法搞!不是我看到巨大的差距之后就要没出息地认铆,而是我知道我们赖以缩短这巨大差距的人不可靠,巴西对土耳其那场精彩的半决赛(我想现在可以说了:这是本届杯赛头号经典比赛)后的第二日,我们国奥队的主教练(或许还应加上那什么小组长)沈祥福同志就在电视上直言:“学巴西的技术太遥远,学韩国的拼搏精神比较现实。”闻听此言,我真想抽谁(在场的儿子当时充满着无辜的危险性)!也只好在当日的评论中悲愤而绝望地写到:“总是要在一锅上好的肉汤面前惦记一只老鼠的味道——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想在十多年前的日本,一定不会有任何一个足球的从业人员(不要说其国奥队的主教练了)说过如此荒诞不经的话;我想在数十年前的土耳其,也一定不会有个“凯子”站出来说:德国的技术太遥远(我们会有大量的“凯子”认为德国没技术),学希腊的奥林匹克精神比较现实(希腊不正是土的“友好邻邦”吗?)。

事实是:我们作为“陪练对手”参与过“教学实践”的一部挺好的教材(巴土的成功确保了这一点),我们不好生念,我们关心的是那个作弊有术(而且已经被抓)的男生:人家是怎么搞的?人家本来就搞得比我们好嘛!事实是:我们总是大脑错乱地输在起跑线上,而且一输再输。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