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长沙晚报》专访  

2006-07-03 10:3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沙:因为经看,所以底气十足(独家专访)   文 / 刘永涛
 
伊沙简介
伊沙,原名吴文健。享有国际声誉的先锋诗人、小说家。1966年5月19日生于成都。现为西安外国语学院副教授。目前主要从事诗歌、随笔、小说写作,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我的英雄》等,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迷乱》等。部分作品被译为英、德、日、瑞典、世界语。


[伊沙:我现在的样子就是自己负责的结果,是我所希望的“好样子”——]

1、这次在长沙举行的首届“簏山·明天名家诗歌峰会”,被认为是与20年前的“中国现代诗歌群体大展”的一次历史性对话,你如何看?

伊沙:也许主办者举办这项活动的初衷里有此意愿吧,但从会议开的情况来看却没有体现出这个效果。可话又说回来,20年前的那次“群体大展”真值得让我们大动干戈地来做一次历史性的对话吗?至少,我绝没有这样的冲动。
我在会上的发言中已经讲过了:我更愿意谈论的是1999年“盘峰论争”或者说是以网络作为原生态现场的新世纪以来的近几年间现代诗发展的状况和存在的种种问题。会议的诗学研讨部分搞得不够热烈(我觉得在田汉大剧院的朗诵晚会搞得很出色),跟有些假模假式缺乏诚意的家伙混了进来有关,我记得有个来自江南来的不男不女的伪诗人,在头天晚上谭克修的作品研讨会上就想寻衅滋事冲我发难,我当时大声地回应他:第二天的研讨会上再说!结果第二天一整天下来,任凭主持人在台上如何请,他却连台等没有登,让我白等了,既然那么想吵架,那就来吵嘛!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后来别人提醒我:头天晚上那是初来乍到多喝了两杯猫尿的缘故,是酒壮松人胆啊!呵呵!

2、在我们的这个时代,诗歌究竟有多重?作为一个享有国际声誉的先锋诗人,你认为诗歌还可以介入现实生活吗?或者说,当下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介入?

伊沙:我的回答是:诗,像水一样重,而不是像铁一样轻。
其实,我们刚刚在长沙所经历的如诗如画的美好的一切正是像谭克修这样的诗人大胆并且富有智慧地用诗歌介入现实生活的见证。
在这方面,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变得更负于责任感和行动性一些,想到了就要去做,在力所能及的条件下为诗歌去做更多的事情。你做一点,现状就会改变一点。

3、你的小说写作已有相当的历史,但很大程度上却为诗歌成就所遮蔽,以至出现对你的“误读”,长篇小说《狂欢》堪称是一个最有力的矫正,你想通过这部小说对自身的写作发出怎么的声音?

伊沙:我记得我在我的《谁痛谁知道》这部中短篇小说集的后记中曾对我的小说写作做出过还算真诚也很深刻的检讨:“每每自己想起或跟人谈起我的小说写作,我都有些发自内心的反省:与诗相比,我写得太少了,我是一个多产的诗人,却是一个薄产的小说家;与诗相比,我持续不断写作小说的时间太短了,这是十几年与三年(后来有增)的对比;还有创作实绩上的对比,世俗成功上的对比……我可以找到一个外在的借口说,是谋生占去了我的时间(小说写作确实需要大量的时间)——但这也只能是个借口,因为任何存在于写作外部的都不该成其为影响写作的真正理由。”
——我想这正是以往我小说成就与诗相比非常有限的主要原因,老实讲,你说的这种被我自己的诗歌成就所遮蔽的现象也有所存在,但不是主要的,好在俱往矣:现在我已写出了三部十分厚重结实的大长篇并且已经出版了《狂欢》这样的力作。
我想通过这部或者还有尚未出版的另两部,发出早就应该发出的完全属于伊沙的独特而尖锐的小说声音!

4、《狂欢》是一部典型的“知识分子”小说,并且昭示出上世纪鲁迅精神的脉象,通过对当代知识分子的描绘,你试图呈现一个怎样的当代中国?进而对我们的时代命名?

伊沙:是的,我今后仍将会把“知识分子”当做我小说表现的主要对象。因为我对这个人群非常熟悉。我从来都认为“知识分子”比“工农兵”更难写——就是说在写作上难度更高,因为有文化思想就不那么简单了嘛!可是一但写好了就该比别的人群更具有对这个时代的表现力,因为毕竟他们是时代思潮的承载者。
说到我时提鲁迅,稍稍让我有点心安的是:在小说主题的严肃性上,我是秉承了先生的精神的,并与眼前这个时代的主流背道而驰!
当代中国如果能够用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话,我就不用写一部40万字的长篇小说(还不止这一部)。“狂欢”这两个字正是我大着胆子对这个时代所做出的小心谨慎的命名——我自认为既准确又传神。

5、华人作家哈金提出“伟大的中国小说”,引发巨大争议,你在《狂欢》的封面上给出了自己的定义。你认为《狂欢》就是一部伟大作品吗?它怎样区别于这个时代的文学?中国存在好的小说吗?

伊沙:这个问题我在接受《北京青年周刊》采访时已经回答过了:“我身为作者的回答是:《狂欢》是一部拥有伟大的潜质因而可以直接交付给时间的作品。”
你说“这个时代的文学”,在我看来,“这个时代的文学”中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是作者压根儿就没打算朝好里去写的玩意,在剩余的百分之十的中间还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有愿望但无才力的……这便是《狂欢》出世的环境!它杰出首先是因为它严肃。
中国当然存在好小说,难道《红楼梦》不是吗?我甚至认为它是人类文学史上最好的一部小说。

6、如果说你的《迷乱》是一个理想主义的“童话”,那么《狂欢》就是一曲现实主义的“挽歌”,两部小说放在一起,几乎构成了一部男人的心灵史。而事实上,我想说的是你小说的史诗意识,你的野心,在当下的中国语境中,这究竟有多大的可能?

伊沙:我已活到了不惑之年,自己正在享受着自身正在悄然发生的明显不同于以往的种种变化——其中有一点:我现在做事情,已经不再考虑可能性的问题——也就是能否在世俗的意义上取得成功的问题。所以,对我来说,一切反而变得简单了:我想做,我就去做;我想这么做,我就这么做了,管它有多大的可能呢!我的史诗意识以及我的野心,决定了我的小说平台是建在海拔较高的地方。

7、你似乎并不看重小说的技术,由诗歌写作而到小说写作,是否有不可逾越的障碍?

伊沙:关起门来说吧,我其实很注重技术。而对于写作来说,什么才是“技术”呢?就是有此“事半功倍”无此“事倍功半”的有效手段,我当然会注重啦。只是我从不孤立地看待它,更不膜拜它,乃至变态地谈论它——并且知道怎样不留痕迹地使用它,在我看来,在写作中炫技的作者都是对文学认识低下的四流以下的蠢货。
我现在有资格讲了:由诗歌写作而到小说写作,确实有着某种程度的不可逾越性:这是这两种极端而纯粹的文体(散文就不是)各自所需人的才华的对立性和矛盾性造成的。所以,这是非常非常难的,是文学写作的最大难题之一,但惟其如此,才具有挑战的意义——明之不可为而为之!

8、“80后”许多人都是读你的作品成长的,对这一代写作者,你有什么期待吗?对他们而言,你的写作史有怎样的启示意义?

伊沙:最近以来,类似这样的话听得比较多,说明什么呢?说明岁月易逝,我已老了,是个老作者。
对于年轻一代,我哪敢有什么期待?我怕我一期待,我就会在瞬间里变得更老了。
至于我的写作史对于他们有何意义……我想,他们因为目睹了我的所作所为而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在我国的当代,真的有人把写作当作自己的信仰和生命来追求,就可以了。

9、现实中的你随和、热情、大气、血性,而少见文字和网络中的锋利和“骂人”的风采,可以告诉我们一个怎样真实的你?

伊沙:网上网下,你在任何一个地方所看到或感受的我都是真实的我的一部分,把这方方面面加起来大概就是我的全部吧。
多少年来,我被人“误读”得深——我纳闷于我竟然从来都不怕别人“误读”我,这种不怕长期以来让我自己都有点搞不懂,现在,此刻,我忽然明白了:我这人挺受看的,经得住别人看,所以才底气足。

10、据说,你被认为是出席这次诗歌峰会最帅的男人,你似乎该说“别了,胖子”……
伊沙:哈哈!上个月在武汉的“或者·平行诗会”上,我和于坚就遇到过,有一天我们俩站在下榻的宾馆门前,听见四周有人喊:“胖子”,我就对于坚说:“我已经不必回头去看是不是在叫我了,而你还不行……”
哈哈!是到可以说“别了,胖子”的时候了!
不知谁说的——是我渊博的朋友唐欣转述的:说人在四十岁以前的长相由爹妈负责,四十岁以后的长相由自己负责。说得好啊!这不单纯是“面由心生”的问题。我现在的样子就是自己负责的结果,是我所希望的“好样子”。

2006/6/17 长沙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