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恰同学少年》(中)  

2006-07-11 00:20: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中学篇

 

整个初中时期,我还算比较老实,对于心向往之的文学,至少没有开写,暗中的阅读却是一直在偷偷进行中的(因为父母的反对也渐渐开始了)。

一切似乎都要等到1983这一年。

这年我17岁,从高一读到高二,这个年纪已经大得跟天才-早慧(中国人对天才现象的理解也就是早慧而已)无关了。仅仅是在放寒假之前,语文老师把市里举办的一项中学生征文活动和一项群众性的影评活动当成作业布置给了大家,我不得不写罢了,开学将这两篇作业交上去,等到这一年的初夏时节,我忽然风光无限地变成了全校的“新闻人物”:在这两项市一级的征文活动中,我双双获得了一等奖。这年夏天,在大剧院中登上舞台领取奖杯的经历是重要的,在同学之中(尤其是女生面前)的荣耀感是重要的,我无不将其视之为偏爱文学给我带来的好处。

我的其中一篇获奖文章很快就在陕西人民广播电台的《青年节目》中播出了,朗诵它的是一位名叫“海茵”的著名女播音员(我在很多年后见到过已经德高望重的她),当时我在自己家中当着全家人的面听着自己的作文,忽然酸得有点听不下去了……这其实应该算作我的“处男作”,以有声的形式发表似乎不是我向往中的白纸黑字——但这个遗憾也很快得以弥补:所有的获奖征文被编印册。

这一年,我正是在去领上述一项征文活动的奖时,真正认识了同去领奖的同级不同班的同学姜雁飞。几乎是与此同时,这个姜雁飞干出了一件轰动全校的事情来:他居然在我们每人都订阅了一份的《语文报》发表了一首诗!在当时,《语文报》绝对是我辈中学生眼中的“第一大报”,他所发表的那首名叫《太阳礼赞》的小诗尽管只有短短的6行,可它毕竟是一首“诗”啊!在我眼中,“诗”仍然是比一般文章更有难度也更为神圣的东西。我可以肯定地说,姜雁飞发诗事件在全校师生之中对我的刺激最大,我一方面对姜特别羡慕(或许还有一点嫉妒),另一方面却心有不服,我在暗中私自反复研读过了他的那首小诗,并在心里做出了“我也能写”的正确判断。于是,我在父亲单位他的办公室里夜自习时,面对窗外的万家灯火,忽然诗性大发,遂写出平生第一首诗《夜》,总共13行,写完了,稍事修改,我便将它工工整整地誊抄在一张方格稿纸上,因为父亲的办公桌上正好有一张《陕西日报》,我便抄了地址给投去了——我发现:这时候投稿已经必须要贴邮票了。

这是一件做过即忘的事。但是到了这年秋天的一个大雨滂沱的早晨,上早自习时,坐在我前排的一个男生忽然回过头来,告诉我诗歌发表的消息,说是他父亲先看到我名字前的学校然后招呼他看的,但是他并没有将那张报纸带到学校来。课间休息时,我还溜进老师办公室去找那份报纸,但却没有找到,直到下午回到家中,我直接去了父母单位的图书资料室去找那份报纸,因为管理员是一位看着我长大的与我相熟的阿姨,我将报纸带回家中,但却没有告诉父母——因为这时候,他们已经明确向我表示过不允许我学文。当天夜里雨还在下,我躺在床上无法睡着,耳听窗外的雨声,忽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但终于还是没有哭出来,那天夜里,我真正感觉到了世界美好前程远大得来不易……

之后我便利用课余时间偷着来做这件事:借助偶尔降临的灵感,写出一两首所谓的“诗”,然后用稿纸抄好,信封装好,再投出去……恰逢那一段的运气好得有点神,竟然每投必中,百发百中,那年头中学生常读的《语文报》《少年文史报》《少年文艺》等报刊都被我不费吹灰之力地一一攻克下来,并把它们变成自己的常发阵地,俨然成了一名“小诗人”似的。在学校里,我和姜雁飞、于兹全(他从我的小学同学已经变成了中学同学)、徐志民、杨建文等几个写诗的同学还做过一本手抄的诗合集,每个人把自己的习作抄在上头,这本手抄的诗合集连个名字都没有,但却成了一个抢手的宝贝,在同学里头传播着,听说有的女生读了我们的诗后还喜欢上了我们中的某某某……

我当年很反感现在却很感谢我的家庭给我所施加的压力以及学校里注重学习以学习为上的风气,令我不敢因为课余的这点秘密创作而对文化课的学习有所放松(更不至于放弃)——我日后才知道:这实在是太重要的一点——也正是这一点把我和当时潜伏在祖国各地中学生中的“小诗人”、“小作家”给区别开了,让我没有因为写作上的这点特长而丧失高考中第的能力,更重要的还在于我为自己所打下让长远的写作受惠的坚实的文化基础!为此我将终生感戴他们!

所以对我来说,中学阶段的所谓“写作”不过是略施小计略展拳脚而已,主要还是随大流地学习,我和所有的同学一起承受着日益临近的高考压力,眼前黑压压的,弦都快绷断了。保送上大学的好事也找到了我们这所传统悠久的重点中学,在传言鼎盛的某个时期也曾让我想入非非:说是复旦大学中文系给了一个文科生的免试名额,说是学校倾向于推荐我——我的学习成绩虽然并不名列前茅,但因有习作发表作文得奖这个“特长”。幸亏我没有太上心,此事后来终于没了下文,听说是被另一个学校动用市教育局的关系给劫走了。最终,保送的事还是跟我们文科生没有关系,被保送的都是理科生,因“特长”而被保送的学生也局限于体育方面的。

当年,我虽没有因为写作上的“特长”而被保送,但也在高考中因为这一“特长”而得到过不小的好处。就在我们参加高考的那一年,《语文报》面向全国的中学生举行了一项名叫“我们这个年龄”的征诗活动,我也参加了并且获了奖。由于这项活动被算作是“国家级的学习竞赛”,按照当年高考的相关规定,其优胜者可以因此而增加20分——正是忽然多出的这20分让我上了重点线并有幸被北师大给录取了,否则的话,我只能去上一所普通院校。

当年,比较突出的保送生是南京梅园中学的王军,他因为写作上的“特长”而被武汉大学录取了——我在《语文报》上读到这一则消息时并没未感到羡慕和嫉妒,因为这时候我已经收到了北师大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准备东渡黄河再北上到伟大首都上学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