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统统报销(回放五)  

2006-06-27 12:1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到蝇王

 

伊沙

 

我在世界杯开踢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写到过国际足联主席的换届选举:“可就在两天前,还是有人制造了恶心。他们恶心了我们,还想一笑而过!那是白的布拉特和黑的哈亚图,昂首挺胸走向前台,早没戏晚也没戏,这时候他这哥俩正可以充当一把主角。选就选吧,不管白猫黑猫,逮着老鼠就是好猫;不管白布黑哈,谁给亚洲增名额谁就该是国际足脸主席。可你干吗要把那副不洁的嘴脸硬要往俺无辜百姓的眼里塞——只见那道貌岸然的布老走上讲台忽然宣布休会,底下跃跃欲试的诸位的发言权即告剥夺——正是典型政客擅长的那套鬼把戏啊!啊呸!”、“正餐在今天开始,谁给咱们先整了这么一道菜?!狗肉还没吃着,先上了一盘狗卵子!我们可是来看足球的,不是来看混蛋的!”、“正餐端上来了,厨师躲在厨房,谁敢保证从今开始的31天里,我们不会吃到苍蝇?”。

当时我的想象力十分有限,我预言中的“苍蝇”指的也就是个别关键场次的关键性判罚,就像1990年冠亚军决赛时德国人得到的那个莫须有的制胜点球,表示着国际足联并不明显的偏好。可是我想错了,我想象中的“单本剧”竟变成了“连续剧”。意大利人一连被吹掉3个好球的时候,我们竟还幼稚地以为是维埃里所说的他们遇着了“乡村裁判”,值到昨晚他们集体遇刺身亡。我在20天前写就的上引文章中没有写到的一个细节决定了后来的系列丑剧:郑梦准临阵倒戈,从哈亚图倒向布拉特,这一行径在白布最终获胜中的作用有多大?我们不得而知,但这个恩白布是一定要报的。惩治意大利是单纯的“报复”行为还是为谁扫清道路?我们同样不得而知,但它不幸遇到韩国,它就必须死。于是,就在这一天,在当今世界最杰出的裁判意大利人科里纳于日本赛场上为世界奉献了一场极为公正的比赛后几小时,他的20余名同胞被他枪手一样的厄瓜多尔同行刺杀了。

郑梦准是意在韩国总统的宝座,赛后看台上的球迷打出“希丁克当总统”的标语充分说明郑玩得其所。我还看到了主席台的一些高层人士不与民同乐的表现,他们几乎就要掏出白手绢来擦自己的手了,像刚刚干完一件脏活儿;我还看见特拉帕托尼无奈拍打教练替补席的玻璃棚时,一个胖猪一样的国际足联官员脸上的流氓表情……一个体育组织的政治竟和一个主权国家的政治如此微妙地结合在一起了,牺牲一支意大利队和几个好球员算得了什么?你说,在这个夏天是谁在强奸足球?

面对如此丑恶的一个背景,中国的媒体还在谈庸俗的两分法:韩国人的拼搏精神是一个方面,裁判水平不高是另一方面——弱智们,算了吧!我们还不了解一做东道主就无法无天的韩国人么?1986年汉城亚运会上,他们的裁判竟敢在我国射击运动员的靶纸上造假!是去年“见过出线的,但没见过这么出线的”那个尴尬的小偷,必须在今年笑脸相迎“见过晋级的,但没见过这么晋级的”这个无耻的大盗才显得心安理得么?哈哈!

最后谈一点我从身边的生活之水中捞出来的新体验:我多少认识的人中但凡在这一天里站在韩国人一边乐呵者,都是我原本认识中委琐的鼠辈。反之相反。

 

 

 

 

可耻的麻木

 

伊沙

 

没有比赛的日子,原本想象中的空虚却没有降临,它被一时难以消退的愤怒填满着,在吃掉一只蝇王的反刍中,那无边的恶心让你险些吐出自个的胃。在我中国,已经有人开始嘲笑如我这种看客的愤怒了——

黄健翔说:“我能理解观众、球迷对公平公正的渴望,因为我们都想看到完美的比赛。然而,先决条件不是赛场是否纯洁干净,而是自己的屁股坐在什么地方,‘心静自然凉’,屁股找对了地方,脑袋自然清爽。这世上哪里有绝对公平公正?……”

刘建宏说:“尽管一直自诩对足球非常专注,但对一些球迷对某些球队的这种迷恋,说实话我还是感到意外。虽然我也有自己喜欢的球队,可是无论如何,它还不是我的主队……在我心里,只有中国队才是真正的主队,也许这样说有些过于郑重其事……”

我真怕我引述的片言只语让大家误解了以上两位“国嘴”的意思,黄的主题一如他的文章标题:《屁股决定脑袋》,立场决定观点,至于是不是说这两天的愤怒只不过是拥戴意大利队的球迷(全球范围)的愤怒,我就不敢妄加揣度了。总之是呼吁大家都能超脱。而那个刘,则在其凡事都要想到中国的爱国主义思路下,又开始陈述中国足球存在的种种问题。

“国嘴”的声音自然是标准的,任何标准的声音自然没有人性的,我对他们的质疑就是要直指他们的人性(我相信尚未泯灭的人性):长期以来,黄在其单位在与“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的韩乔生的位置竞争中不也愤愤不平地给人以怨男一个的印象么?你让我们超脱什么?那时你的屁股是怎样决定了你的脑袋的?至于刘,你那厚厚的嘴唇不就是老说中国的黑哨给说“肿”的吗?中国的黑哨能把你气得面目全非,一个世界级的大黑哨以及背后必然存在的黑幕却能让你处之泰然,见到你,我仿佛是见到了一位低劣的中国式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厚颜无耻地对我说:“我其实没什么善恶观、是非观,也没什么属于人类的良知,我就是对中国的问题感兴趣,嘿嘿!”——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么?

没有人在这件事上要求大家口径一致,必须共有“国嘴”那样一种标准的声音,是有些人一见大是大非的问题自己就先“痿”掉了。意大利的总理可以说那个厄瓜多尔黑哨是一个“无耻的人”,意大利某报的老总可以说“我想见见他的母亲”——在邪恶面前,绅士的粗话是可爱的!难道什么样一种让人血液奔涌的事情到了我们这儿,都被搞得那么没劲吗?这又不是国际外交,难道我们非得自命为“旁观者”?说白了还不是因为种性中一以贯之的麻木!

不开化的人,你们在米卢那里学会了“快乐足球”的常识,当你们试图把足球中所藏的一切难以下咽的尖锐都化解于此的时候,我想你们应该再认识一下加缪,他说:“只有通过足球,我才能了解人及人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