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伊沙《狂欢》系列访谈之二:“我对哈金的质疑是:丢了母语,何谈中国……”  

2006-05-02 10:21:43|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岛:你沉下来写长篇小说的这几年里,酷评性的随笔文字明显少了,甚至少到几乎读不到了,出的集子收的也是前几年的东西,我听到身边有人议论说:伊沙是不是变了?蔫了?从一个批判的人变成了一个讲述(讲故事嘛)的人?变得不来劲不过瘾了?我说不会的:伊沙骨子里的那股真气和血气恐怕今生都很难改变,有诗为证,他的小说也将证明这一点。作为相交十七、八年的老朋友,我自然是知你甚深,刚才听了你的一番话,我只是替这篇访谈的读者感到放心感到高兴:对这篇文字的阅读不会让他们感到是在浪费时间!好,我想再请你用一两句话来对你和所谓“陕军”的关系做个结语。

 

伊沙:道不合不足与谋,老死不相往来!

 

中岛:过瘾!让我深呼吸、喘口气——回到《狂欢》这本书上来,我想先赞美一下设计者:这个封面做得真是漂亮,完全是一派大雅的感觉!听你说是用黄庭坚的字拼成的“狂欢”二字……咱们再说说封面上的其它字:“中国的《北回归线》——落叶甲虫”。这个“落叶甲虫”是谁?

 

伊沙:是《狂欢》最初在天涯网连载时所遇到的一位网友,他把我的两部小说《迷乱》(待出)和《狂欢》放在一起写了一篇非常有感觉的评论,题目就叫《中国的〈北回归线〉》。《狂欢》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时,我将这篇评论收到书的附录部分里了。

 

中岛:这篇文字我仔细读过,确实写得很有感觉。我注意到文中有这样一段话:“……我想问一下伊沙,在两部小说里我看到了另一个小说的影子。我不知道伊沙是否读过,但是我想伊沙是知道这部小说的:《北回归线》,如果不知道我会对伊沙有一点的佩服。我这不是在说伊沙的作品是在模仿谁,而是说出我看完《迷乱》和《狂欢》后的一种真实感受:中国的《北回归线》。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伊沙小说带给我的震撼与力量和我当初看完《北回归线》的震撼与力量是一样的。或者说是超出了《北回归线》带给我的震撼。”——我在此想问的是:你是否知道《北回归线》这本书?

 

伊沙:知道啊,当然知道。

 

中岛:你是否读过这本书?

 

伊沙:没有——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翻过一翻,好像还读了开头。

 

中岛:我完全相信你说的。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酷爱读书的人,更不是一个博览群书的人——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你是个天才,很像我嘛!呵呵!现在的问题是:你几乎没有读过《北回归线》,但却写出了一部“中国的《北回归线》”——正如你初涉诗坛的当年,写那么“瘦”的诗,却硬被说成是“中国的金斯堡”,老金的诗体多“胖”呀,跟散文诗都没啥区别了!你说说看:你为什么总被说成是“中国的XXX”——就好像你天生是一个血统不纯的杂种似的……

 

伊沙:哈哈哈!这不是我是不是个杂种的问题,而是开放之后的将近三十年来,我们渐渐自我培养起了一种杂种心态,其典型的思维方式所转换成的经典句式便是:中国的XXX

 

中岛:正因为置身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中,我才觉得你在《狂欢》封面上就“伟大的中国小说”开宗明义的宣言很有必要。搜狐网就一部具体的作品(《狂欢》)重新展开对这一话题的讨论也很有意义……

 

伊沙:这段话我并不是为了发表而写的——我是在给《狂欢》责编王婷婷女士的信中很自然地写到这段话,她觉得好就摘到封面上来了,现在我把它重录在此:“伟大的中国小说,应该是那种深刻反映出中国复杂的当下现实和现实中人性异化的作品,应该是从内容到形式上都具有中国质感并暗藏中国精神的作品,应该是给读者在提供艺术享受的同时具有着灵魂上的震撼力的作品。”——说这话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身在美国的中国作家哈金先生是怎么给“伟大的中国小说”下定义的,这个话题在当初被讨论很热闹的时候,我正埋头写着我私自理解的“伟大的中国小说”呢。这次还是通过搜狐网做的这个专题才搞清楚他是这么说的:“一部关于中国人经验的长篇小说,其中对人物和生活的描述如此深刻、丰富、真确、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中国人都能在故事中找到认同感。”——哈金先生并未隐瞒,这个定义是从J.W. Deforest 1868年给“伟大的美国小说”所下的定义“抄”过来的:“一个描述美国生活的长篇小说,它的描绘如此广阔、真实、并富有同情心,使得每一个有感情、有文化的美国人都不得不承认它似乎再现了自己所知道的某些东西”。三段话都摆放在这里,我想每个人说的什么大家都会看得一清二楚——也别光听怎么说,其实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话来做的——反过来应该更准确:是因为先这样做了,所以才要这么说,照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说去。譬如这位大洋彼岸的哈金先生,我觉得这位当年的中国留学生是先照着J.W. Deforest 先生的“伟大的美国小说”的定义写出东西之后,再将其偷换成“伟大的中国小说”的概念,目的是想成为中华民族的“主要作家”。我对哈金的质疑是:丢了母语,何谈中国?岂有文学?焉有伟大?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