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喜欢的《文汇读书周报》刊登了《狂欢》的缩写稿  

2006-05-18 19:26:39|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狂欢
2006-05-08 作者: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伊沙以一声“饿死诗人”的呐喊和一系列惊世骇俗的诗作名震诗坛。十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和先锋性。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长篇小说《狂欢》是伊沙的最新力作,通过对杂志社编辑冯彪欲望之旅的描写,展现了灵魂堕落与身体堕落、肉体放纵与精神成长的漫长过程。借助《狂欢》,伊沙对前一段时间由哈金提出、引起国内文学界极大争议的“伟大的中国小说”这一话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他认为:“伟大的中国小说,应该是那种深刻反映出中国复杂的当下现实和现实中人性异化的作品,应该是从内容到形式上都具有中国质感并暗藏着中国精神的作品,应该是给读者在提供艺术享受的同时,具有着灵魂上的震撼力的作品。”

    1

  1995年夏末,一本名叫《年代》的杂志,让宋旺旺来到了郊区农房,才把处在“奔三”阶段的冯彪从死人状态中拯救出来。冯彪这个毕业于京城名牌大学的文学青年,老跟时代慢半拍。当神州大地文学发烧期已过的时候,正在一所内陆城市大学教书的他,嫌校园生活严重束缚了他的写作灵感,就辞去教职,专事写作。几年下来,他倒是写出了上百万字的小说,可却无一字发表,还把年轻漂亮的妻子给写跑了。

    冯彪衣食无着,落魄潦倒。宋旺旺博士的出现对于冯彪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冯彪要在吃饭中听博士说办文学杂志的“大事”,冯彪吃完了自己的那一碗拉面,又接着吃起了宋旺旺的那一碗拉面,最后,他连汤也全部扫进肚子里。宋旺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好像一辈子没有吃过饭的文学青年,他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曾经被他认为才华横溢的冯彪。

    2

  《年代》杂志的前身是一本名叫《文学研究》的学术刊物,不死不活地办了十多年,国家不拨钱后,像是一头待宰的生猪被推向了市场。宋旺旺博士被聘为新刊物的主编,他雄心勃勃地想进行一场彻底的革命,把刊物改造为文学杂志。冯彪也很珍惜这个重新成为上班族的机会,也是为了报答博士的知遇之恩,他对杂志出谋划策,尽心竭力,包括推荐他有办刊经验的朋友洪涛来当副主编。但是,很快,他就不得不卷入一场杂志社内部的勾心斗角之中,并且不得不背叛宋旺旺。

    宋旺旺的上头还有一个不懂办刊却谙熟政治的梁社长,宋旺旺的彻底改革就意味着否定过去,否定过去就意味着否定梁社长。老头也毫不含糊,瞅准时机下手,把冯彪介绍来的洪涛任命为“执行主编”,把宋旺旺搁置到了一边。而在宋旺旺与梁社长、洪涛两军对垒中,双方都对冯彪恩威并施,冯彪也心情复杂,左右为难,为了这得之不易的好“生计”,为了每月稳当地拿到工资,最后冯彪不得不投向了目前占据上风的梁社长和洪涛。可谁也想不到,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处于劣势的宋旺旺来了个大翻盘,他利用做社科院院长的同乡,直接就被任命为杂志的总编,与老梁平起平坐,并将洪涛赶出了编辑部。

    宋旺旺很看重冯彪的才华,并在“革命胜利”之后原谅了这个立场不坚定者。但是一波未平,更浩大的一波又起。为了提高杂志的发行量,宋旺旺与杂志社聘来的总发行人成昆合作。成昆的太太殷雅雅是一位小有影响的散文作家,因为和一位年近花甲的台湾作家保持了多年的通信联系,并有意上升为一种精神上的恋情,从而成为两岸之间颇耐人寻味的“文坛佳话”。这个殷雅雅也确实是个风流人物,冯彪就第一个感受到了对方妩媚目光中的频频试探,他也不打算拒绝这个看上去风韵依然迷人的半老徐娘,但是一个偶然的因素,却使得他们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于是,殷雅雅转而跟另一位编辑玩出了一场“私奔”故事。

    《年代》杂志的发行并没有收到预定目标,在杂志赔了之后,成昆干脆一走了之。编辑们几个月都没有按时领到工资,几个人的情绪也随之恶化起来。为了挽救杂志,宋旺旺铤而走险,利用殷雅雅的作品被某一位著名作家“引用”一事在杂志上大做文章,想以一条爆炸性的新闻促进杂志发行。但事与愿违,《年代》杂志被勒令立即停刊,吊销并收回其刊号,罪名是:滥发未经证实的假新闻,造成恶意中伤的不良影响。

    冯彪不得不离开《年代》杂志,他觉得自己的离开更像是逃跑,但其实他也逃无可逃。

    3

  本市有个叫《豆蔻》的时尚杂志,在国内享有盛名,现在豆蔻杂志社又准备鼓捣出一个叫《文化生活》的文化杂志,并邀请冯彪加盟。刚从一个草台班杂志社出来的冯彪,很喜欢这种正规之感,而且这里的编辑美女如云——哪怕看看也好。他在心中感叹:这才像个杂志社啊!

    《文化生活》第一期一出手就印了五万册,还竟然一下都卖光了,杂志社金老板直夸“创造了奇迹”。在时隔半年之后,冯彪又重新领到了工资。

    冯彪开始追求一个过去大学的女同学——在本城电台当DJ的姚豆豆。两人迅速定情,并开始了同居生活,冯彪一度以为自己又回到了过去美好单纯的少年时光,但就在冯彪开始幻想再次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候,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的发生了。姚豆豆忽然要结束两个人短暂的情人关系,并把冯彪赶出了她的住所。摸不着头脑的冯彪竭尽全力挽救着这份得之不易的爱情。一天晚上,冯彪来到姚豆豆家,准备找姚豆豆促膝长谈,但开门的却不是姚豆豆,而是一个年轻的陌生男士,而在卧室里,一身睡衣的姚豆豆正靠在床头,平静地喝着咖啡,这令冯彪倍感侮辱,夺门而出。

    冯彪心中愤懑难平,无以消释。他利用工作关系,每月在杂志上发表一篇“骂文”,激扬文字,指点江山,尖锐大胆,愤世嫉俗。这种“不平则鸣”配合上《文化生活》杂志的发行奇迹和与日俱增的影响,使冯彪知名度陡长。大量约稿函不期而至,一个北京的书商还提出为他出版分小说、诗歌、随笔的三卷本文集。与此同时,冯彪也感觉到了杂志社的风雨欲来。

    由于《文化生活》创造了新的发行记录,年轻气盛的主编郝强开始与杂志社的金老板叫起了板。郝强忽然从社委会的七人名单中消失,同事陈卫国被任命为主编,冯彪也因祸得福,被任命为《文化生活》的策划。

    冯彪在全无思想准备的前提下成为了文化圈子中的名人,并且邂逅了北京的“白领丽人”莎丽,开始了又一次感情经历。但编辑部里却是刀光剑影,编辑们为了发稿量明争暗斗,女编辑不惜以身相许,主编陈卫国用他过去在其它刊物已经发表过的旧稿蒙稿费。这时候,杂志社资料室的薛姐也对冯彪暗自倾慕,冯彪忙于应付刊物的同时,也忙着周旋于莎丽与薛姐之间。不过,他却觉得这种“忙”才是一个男人最阳光灿烂的标志。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冯彪一篇呼吁解散中国各级作家协会的文章,平空为杂志社也为自己惹出了大祸。金老板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和力量,力挽狂澜,才使杂志没有陷于灭顶之灾,也没有追究冯彪的责任,这使冯彪觉得金老板是条汉子,士为知己者死,冯彪的一条腿已经给他的老板跪下了。但他浑然不知《文化生活》杂志的命运已经注定,只不过劫杀之手来自于冯彪根本没有想到过的人。

    4

  1999年对于冯彪个人来说,痛苦与幸福都来得太过猛烈。冯彪的三本文集出版了,他决定突然造访北京,给从去年相恋以来就一直分居两地的女友莎丽一个惊喜,但他却苦寻莎丽不着,电话也联系不上。冯彪在莎丽住所寒风呼啸的楼下,兴奋地抱着他签名“赠给亲爱的女友”的三卷本文集,等待了大半个夜晚,最终看到的却是莎丽和她的一个外国情人相拥而来……

    冯彪身心俱疲地回到了杂志社。这时主编陈卫国因为将杂志三分之一的作者稿费侵吞而被罢免。冯彪临危受命,当上了《文化生活》的主编,但是金老板莫名其妙的办刊方针让冯彪疲于应付。他只能服从,而杂志发行却每况愈下。半年过后,曾经风光一时的《文化生活》杂志,在冯彪手里仅剩下每月两千份的发行量了,《文化生活》终于跟《年代》一样,快要寿终正寝了。

    但冯彪也许是真的出名了,几乎每天都有记者采访,令他应接不暇,大批的女人主动环绕在他左右,而他也觉得乐在其中……就在他认为善恶无报当及时行乐的时候,他偶然得知了背叛他的前妻因为参与了一件贪污案而被判刑;而一直深爱他但因为身患不治重病而不惜欺骗他、忍痛离开他的姚豆豆死了。这使他感觉到还是有一场伟大的爱情曾经发生在自己头上的,他追悔莫及,几乎要抓狂自杀。

    《文化生活》也在这时候正式停刊了,冯彪蓦然发现劫杀竟然是来自于金老板。他觉得自己被欺如小孩,极为受伤,他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去向——著名女作家焦馨邀请他在她担任领导的东北某市作协中当一个合同作家,这是个合适的去向,东北也成了他向往中可以延续写作理想的“雪国”。而就在他以为能忘记过去重新开始新生活的时候,过去却并没有放过他,当年曾与之有染的山东女读者“风筝”找上门来了,再次撩拨起了他那疯狂的肉欲。就在他想抽身而去的凌晨十分,两位便衣警察忽然敲门——那个女读者已患有轻微的精神病,那么跟她发生关系的人都要算作强奸。一个人终究要为自己的欲望付出惨重的代价!

    就在冯彪坐在警车上的时候,新的《文化生活》杂志——根据金老板的意愿改头换面成与《豆蔻》杂志相呼应的《酷点》,正生机勃勃地重新上市,但这已不是文化杂志了。
A7.JPG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