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镇宅之宝——长篇小说《狂欢》(15)  

2006-03-07 05:59:49|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明人指路

 

    冯彪借用这家茶秀柜台上的电话给洪涛家里打了一个,正好人在。

冯彪说想请他出来吃烤肉,在大名鼎鼎的“老蓝家”。洪涛笑道:你就直说有什么事儿吧。冯彪这才说出:我们主编想见你,请教一下你对《世纪》的看法。这么一说,洪涛好像很满意似的,这才一口答应了。他们相约半小时后,在“老蓝家烤肉店”见。

    打成了这个电话冯彪显得很兴奋,一方面是觉着自己还不算个废物,多少还能替主编分点忧;另一方面他也想借此机会请一下客,因为从前自己确实极少请客,三年来他一直是个吃老婆软饭的主儿,请自己的朋友吃饭总是显得不那么名正言顺,所以老是他吃别人(洪涛的饭他就没少吃),今儿赶上个价廉物美的烤肉,正是该他挺身而出之时。一听去“老蓝家”,宋旺旺说倒是觉出一点饿了,显然这和心情的改善有关。

    冯宋二人打车先到,点了烤肉、烤筋、烤腰子和啤酒,然后静候客人的光临。十分钟后,洪涛到了——他从门口走进来,因为戴了一顶棒球帽并将帽沿朝下拉得很低,让了望中的冯彪一眼没有认出来,直到被绕到身后的洪涛用双手掐住了脖子,并朝他打趣道:你终于有钱请客了?

    冯彪介绍洪涛和宋旺旺互相认识,话还没说完,洪就主动朝宋伸出手来,说:我知道你:社科院的大才子嘛!其实咱俩见过面,在师大举办的一个关于后现代文学的研讨会上,当时隔得挺远的,没机会说话。从表情上看,宋其实没想起来,但为了客套也嘴上啊啊啊了好几声。洪涛落落大方的主动让冯彪在领导面前很有面子,他原本就是一个热情的人。

    这时点要的东西都上来了,三人坐好,将啤酒倒上,一起举杯干掉之后,宋主编就急不可耐地直奔主题而去:

    “洪涛,《世纪》看了吧?”

    “看了看了,冯彪一拿给我就看了,这两天没事儿在家又翻了一遍,里面的文章真不错啊,有好几篇特别好的。”

    “对刊物的整体印象怎么样?”

    “好,有内容,有力量,很大气。”

    三人举杯又干。平时不抽烟的宋主编还是接了洪涛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后很浅地抽了一口说:

“洪涛,你是小冯的朋友,我就不拿你当外人了,初次见面,不瞒你说,现在我们这个杂志遇到了很大的麻烦,说出来想请你这个做杂志的内行帮咱们想想解决的办法……”

然后就将刚才在茶秀里对封彪所讲到的那些情况又重复了一边。

讲完之后,洪涛半天没有说话,似乎是在琢磨对方所说的,过了一阵儿才说:

“我基本上听明白了——就是说你们前期投资非常有限,也就够投这一期的,得靠资金回收后才能够运转下去?”

“是这样,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你到底是内行,一听就明白。”

“这跟空手套白狼也差不了多少啊!”

“……”

“那你这杂志就不能这样办了——我还以为是国家白掏钱办给知识分子寻开心的那路刊物呢!原来不是这样,你们也想走市场?”

“是啊!谁说不是呢?”

“那你怎么可以这样办?人民群众肯定不买账啊!他们不买账,你哪有钱赚?”

“洪涛,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把你叫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意见?”

“宋哥,我实话实说你可别嫌难听,老实说:你现在还没资格讨论这份杂志该怎么办的问题,你现在面临的是必须先找一个投资人的问题,没人投资你拿什么钱办下去呀?照你刚才所说:社科院又给你们断了奶……”

“有没有这样的投资人?”

“有,书商就可以投,书商投资的好处是一次把投资、发行两大问题都解决了,杂志想发好,不走二渠道,光靠邮局征订哪行啊?”

“洪涛,你有没有认识的书商,肯投咱们这种杂志的?”

“有认识的,我明天给你问问,今儿有点晚了……”

在此之后,是酒,是肉,一直搞到很晚,要走的时候,宋主编忽然说:

“洪涛,我想正式向你提出一个问题:你愿不愿意加入进来——来办《世纪》?请别误会我的意思,我不是叫你砸了现在的铁饭碗,到我这儿来喝西北风,我是说你可以兼职的方式介入……”

已经喝得面红耳赤的洪涛一愣,接着眼睛一亮,但还是想了想才说:

“宋哥,我说句俗的你别介意,大学毕业以后,我在现在这个鸟地方当了近十年的普通编辑,如果还是以普通编辑的身份进来那就算了,不过你放心,书商的事我会给你打听的?”

宋主编倒是有些紧追不舍,而且直来直去:

“副主编这个位子你看怎么样?”

话音落时,洪涛还有点故作矜持,三秒钟后,他用酒杯碰了宋的酒杯,一些酒液撒将出来。

这天晚上的见面和谈话进行得都很顺利,只是环境有点差,烤肉店里人很多,一直闹哄哄的,还发生了一起打架斗殴事件,三个人围打一个人,直到把那人打爬下了,事情到满头是血的那人追出店门而告结束——其实并未结束。第二天冯彪听十里村的人听说这一晚在这个地方——是在距此一百米外的马路边上出了一起人命案子,听来听去才知道正是他们看见过的这个满头是血的人追出去之后,用藏于身后的一把刀刺死了打他的三人中的一个,还刺伤了另外两个……

事情过去很久以后,冯彪回想起来,只是感叹宋旺旺和洪涛这次见面的环境真是太过恶劣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