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镇宅之宝——长篇小说《狂欢》(38)  

2006-03-30 22:56:29|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8.胜利的酒

 

    三个人来到火车站的广场边上打了辆的士,却正赶上下午的车流高峰,在城里钻来钻去地又耗了一个多钟头。三人中大概只有冯彪是不嫌慢的,邢大伟一上车便从包里头掏出一本新疆出的某文学杂志,三月前从冯彪处取走的两个短篇小说已经以《小说二篇》为总题发表在上头了,大胡子还交给他这位责编的一张名片,说:“我这哥们儿特欣赏你的小说,读过之后大加称赞,还问我从怎么发现了这么优秀的一位作者,我说得来全不肥功夫。他让你以后直接跟他联系,经常给他一些稿子。”在车上,冯彪认真地读着那本杂志上自己的两篇小说,一直处在小说接连发表的狂喜之中——他也再一次地发现:自己心之所系的还是这档子事儿,那么艰难也不曾改变啊!

    以至于这辆蜗牛爬行般的的士终于到达长兴饭店,他们在饭店中餐厅的一个包间里见到宋旺旺时,他还沉醉其中,有点迷糊。

    “小冯,小江联系到了吗?”宋问。

    “小江……”冯竟吃力地思索着,仿佛遇到了一个多大的难题,“噢!不用联系了,江林已从《少女》辞职了,准备去日本留学,8月底就走,现在他正在全国各地旅行呢!”

    “可惜,可惜啊!小江可是个做娱乐版块的好手!”宋说。

    宋旺旺的话让冯彪在一瞬间里有极大的感动:宋和洪涛究竟谁是真正想做事的?仅从这对待人才的态度上便可看得十分清楚!这位仁兄遭遇挫折而不轻言放弃三月之内便扭转乾坤的气魄和本领也令他佩服不已!

    刚进屋来这好大一通彼此寒暄祝贺胜利的乱劲过去之后,宋旺旺招呼后来的三人入坐,等到落座之后冯彪才看清先到的另外三人:一个是老梁,他龟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已经完全是一个标准的小老头了,和年富力强的宋博士这一把明争暗斗玩下来,他似乎已经元气大伤……另两人是一对陌生的男女:男的年逾五旬,谢顶,余下不多的头发被一丝不苟地梳在后脑勺上,戴金丝边眼镜,一副典型的南方儒商模样;女的三张有五的样子,白皙丰满,香艳逼人,一眼看见她,冯彪的脑子里竟立马蹿出“贵妇”一词——是的,尽管是在这夏季,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十分简单的黑色吊带裙,却也恰到好处地映衬出她一身灿烂的白肉,格外耀眼,这是一个很有气质的女人……

    “好,人都到齐了,那咱就开始吧!”宋旺旺首先发话,继而将头转向身边的老梁头:“梁老师,还是请你先讲两句吧。”

    老梁似乎一惊,抖抖嗦嗦地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纸文件,继而清了清嗓子,说:“院里刚刚对咱们杂志社做出了一个重大的人事变动的决定,任命我本人继续担任杂志社社长(正处级),任命宋旺旺同志担任杂志的总编辑(副处级),我嘛,年纪大了,对办一本具有市场开拓性的大文化杂志也缺乏经验,在工作中难免会有这样那样的失误,也对社会上一些来路不正的人有些轻信和盲从,在用人上有不妥当的地方,伤了同志们的心,在这里我要请求同志们的原谅!从今往后,按照院领导的指示,我还是把工作重点放回到所里,杂志的具体事宜由旺旺同志负责,我……就说这些吧。”

    老梁的这番话让在场的不少人暗下释然继而欣然:看来宋之“大胜”比他们以为的还要“大”啊!

    “梁老师讲得太谦虚了,好,我也简单地说两句——”宋旺旺接着说,“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其中的是是非非也都过去了,今后谁都不要再提了,咱们都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我想先介绍两位新朋友给大家认识:这位成昆先生是咱们杂志社新聘来的总发行人,成先生是咱们本地人,这些年一直在南方做生意,生意做得很成功,他想回到家乡来发展,刚巧《世纪》给他提供了这种机缘,咱们拍手欢迎!坐在他身边的是他的太太殷雅雅女士——这样的介绍太不全面也太不尊重了对吧?殷女士本人是一位出色的散文作家,已经出过多本散文集,在南方一带已经很有影响……好,别的朋友咱们就在饭桌上一边吃一边慢慢地彼此认识吧!耽误大家吃饭了!”

    “旺旺,宋总编,今儿怎么都得有酒啊!”邢大伟卷好一支“大炮筒”说,“我大老远从新疆跑回来就是想喝上一杯胜利的酒啊!”

    邢大伟说这话时,老梁头显得极不自在,脸上还真是红一块白一块的。

    “哦,对不起,酒给忘了。”宋旺旺做出抱歉状,然后高喊道,“小姐,倒酒!”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