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镇宅之宝——长篇小说《狂欢》(26)  

2006-03-18 08:29:43|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6.她又回来了

 

    将这位来自山东的女读者送上一辆路边拦下的出租车,站在车外的冯彪跟司机做了沟通,司机大概记得那个地方,说是在省政协附近,冯彪还给了司机十块钱——到那里足够了。然后,朝着后座上的女读者挥手告别,她却没什么反应似的。

    首例读者来访的事被他处理得如此完美,这是一位好编辑(他确实想当个好编辑)应尽之责,做完这事他心中愉快,甚至这种愉快已经轻易地抵消了下午在电视机前撞见前妻的痛苦。现在身体上惟一不舒服的地方就是胃了:完全空了,感觉很饿,想好好吃一顿饭的他沿街一路走下去却找不到一家饭馆——这条街上的小饭馆本来很多,吃什么都很方便,但正值春节期间还尚未开门,他只好继续往前走,朝着灯火通明的大街上去,直找到一家照常营业的高档馆子。

    饭馆里人不多,他在一个靠窗的小桌边坐下来,穿旗袍的服务小姐便过来了,他要了一个凉菜拼盘,两瓶汉斯啤酒,两个热炒:火爆腰花和宫爆鸡丁,都是他平常喜欢的。似乎是为了自己营造出某种过节的气氛来,并不喜欢羊肉的他还在旗袍小姐的推荐下要了一个羊肉锅仔,热气腾腾,食欲旺盛,偶然一瞥窗外的夜景,他还颇有点伤感地想到:因为离婚之罪有辱门风,父母甚至没让他的肠胃过好这个年。此刻,他慢慢吃喝,慢慢享受着这一桌的生活,两瓶啤酒喝下之后又吞下了两小碗米饭,吃了很多羊肉又喝了很多热汤,菜还是剩下了不少……临走结账时他发现自己一个人竟吃掉了一百块——这在1996年的本城该算是奢侈之举,为了缓解自己在一瞬间里所产生的心疼之感,他请小姐打包,将所剩菜肴分装进两个纸盒,又新要了一盒米饭——他想,这样的话,明天他就可以不出来了,独自喝酒时他有了一个新的灵感,想为下期《世纪》突击一篇《中国电影大阅兵》……

    一个多小时之后,冯彪拎着一个大塑料袋中的三只饭盒回到编辑部所在的那层楼时已近九点多钟了,请值班的女服务员开门,喝得有点飘飘然的他还热情地问人家:“吃了吗?没吃我这儿有——”说着,他把手中的东西向上一提。“吃过了,没吃也不吃你剩下的——多脏啊!”小女子有心打趣,搞得他一时语塞,顺便让她送一套干净的茶具到房间。

    锁好门,泡杯茶,点支烟,他脱去外面的羽绒服朝床上一躺,感到真是舒服,用遥控器打开电视,晚间的节目可看多了:央视体育频道有意甲,电影频道也正在回顾一部国产经典——就是陈凯歌执导的那部在戛纳电影节上一举夺得金棕榈大奖的《霸王别姬》,他正有点犹豫不定:是为了彻底放松看意甲呢?还是为了自己明天就要着手的文章重看这部注定要被提及的片子……

    这时有人敲门。

    这一回他断定是刚才那位值班的女服务员想进来看电视,她们的住处是没有电视机的,闲来无事,跟她调调情也是不错的“节目”。

    这次从床上爬起来开门时他的情绪不错——酒足饭饱之后他的情绪可真是好多了!

    一开门他就愣住了——又是那个山东来的女读者站在门前,还是一脸的仓皇之色,看他的眼神还是像在瞅一陌生人,有点呆滞……

    眼前这幕料想不到的景象让他的心理在瞬间有所不快:她的重又出现似乎否定了他处理此事的完美性,这让他有些恼火,还有一种心理是:你找人找到我这里,我也给你指了路,你怎么没完没了地又回来了呢?!

    “我可以进去吗?”又是这么一句!

    他没有说话,闪开身让她进来。

    她走进来,自己顺手合上门,走到前次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坐下了,在坐下的同时又拿下了身后的肩挎,还微微有些气喘……

    “人找到了吗?”他抽了口烟,冷冷问道。

    “找到了,没让我进门,一个小保姆模样的丫头在门口堵着,非说他不在,可我听到他的声音了——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他,也听过他的声音:讲你们这儿的方言对吧?”她有些忿忿地讲着,白净的脸上双颊绯红。

    “那你这一个小时……都上哪儿去了?”他发此一问已经不是出于关切而仅仅是因为单纯的好奇。

    “我一直朝回走,还走错了路……”

    “你……是走着回来的——怎么不坐车呀?!”

    “公车等了没等着,打车我怕司机宰,就干脆走回来了。”

    冯彪惊讶于她讲述时语气的平静,好像走这么大老远对她来说是件很平常的事,这倒叫他动了恻隐之心,心中顿时涌起一丝莫名的感动:投靠无门,她倒知道回到这儿来,这说明:在初到本城的她看来,这里已经是她可以信任的一个去处。

    “喝点水吧?这是我刚泡的茶,还没动……噢,我忘了问你:你吃饭了没有?”

    她摇了一下头。

    “来,正好——我带回了点儿饭菜,你别嫌弃……”

    冯彪立刻去解办公桌上的那个大塑料袋。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