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读白痴文好开心  

2006-03-13 19:2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下诗歌的“低俗化”


※当下诗歌,已明显趋于“低俗化”,确切地说,那些被广泛接受的作品趋于“低俗化”。而这种“低俗化”诗歌更多的是以“反诗歌”的面貌出现。

※这种“低俗化”并非是当代诗歌达到它的高峰之后的回落,而是诗歌投机分子采取的“作秀”策略,以及年轻一代的诗歌写作者由于自身诗学修养的缺陷而产生的盲从。或者说,是个别始作俑者有“意识的破坏”和一些对诗歌毫无认识的写作者“无意识的”盲从。

※这种诗歌的“俗化”是中国文化目前出现的全面俗化的一个侧面。这一轮的俗化并不是政治力量直接推动的,而是受致于当下的商业化倾向。

※当下的“低俗化”诗歌的来源之一是西方的后现代文化。后现代文化的主要特征之一是反崇高,并鼓励消除高雅与通俗的界限。在诗歌方面,则在一定程度上表现为反诗歌倾向。

※如果说“反诗歌”是西方诗歌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的文化诉求,是对西方现代主义诗歌的一种“反动”,那么当代诗歌的“反诗歌”倾向,是一种对西方“反诗歌”倾向的模仿和作秀。因为真正代表中国现代诗歌的范式和经典并未真正确立,那么“反”是无的放矢的“反”,是一种为“反”而“反”,更多的只能是“姿态”,而找不到目标。

※站在中国当代诗歌的角度,虽然不能完全摒斥西方后现代诗歌合理性的一面中,但更应该看到当代诗歌的发展过程和实际现状中存在的具体问题。因此,不能盲目地接受,只能有选择地进行借鉴。比如,借鉴后现代诗歌中的一些写作技法,也是有利于当代诗歌发展的。

※问题是“反诗歌”,或者解构已有的经典诗歌并非是当代诗歌的迫切需求(中国当代诗歌迫切需求的是“建设”,而非“解构”)。比如,自封为中国“后现代诗歌第一人”的伊沙,他找不到目标时,就去解构唐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国当代诗歌从一开始就不是从中国传统诗歌衍变而来的,而是对西方诗歌的横向移植。因此,这从根本上决定了中国当代诗歌与中国传统诗歌具有完全不同的诗学品质,所以他“解构”的压根儿就不是现代主义诗歌,他的所谓的“后现代主义”又从何而来呢?实际上,他玩弄的只是偷换概念。

※又比如,如果说伊沙的成名作《车过黄河》是对正统的意识形态的一种颠覆,问题是那种所谓“正统的意识形态”在当代诗歌中究竟有着何种作用。我们从当代诗歌内部看,那些真正优秀的写作者从来就是“意识形态”批判者,并未充当“正统的意识形态”的代言人。如果说确有“正统的意识形态”的代言人,也只能是官方诗歌刊物和官方的诗歌评价体系。而官方诗歌刊物和官方的评价体系从来就不是中国当代诗歌真正的有效的权衡标准。从这种意义上,伊沙“解构的”也只是一个无效的对象,而非真正的当代诗歌。

※当下低俗诗歌的特征大致有如下表现:①点子式的写作。还是以伊沙为例,可以说,伊沙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到点子为止”。上述的《车过黄河》是,所谓的长诗《唐》也是如此。如果说伊沙最初的作品尚具有“点子式”的颠覆意识,那么伊沙大量的不负责任的质量低劣的作品,则完全不可能具有任何的颠覆性质,而只是一种惯性的被动的受制于个人虚荣心的“低俗化”写作。②嬉皮式的写作(例子从略)。③白痴式的写作。比如,有的人干脆就提出“所写即所见”。这里,他们所定义的“所见”并非是对世界的观察角度有所选择的“所见”,而是“傻瓜照相机”式的不分青红皀白的“所见”(例子从略)。④小女人式的撒娇写作(例子从略)。
 
※这些低俗化诗歌,在诗歌的观念层面上,并未提供任何新的可能,相反,完全冲淡了八十年代以来的、刚刚处于复苏阶段的对诗歌本体的认识,这对于成长中的中国诗歌不是一种促进,而是破坏。

※从技术层面上,它几乎是“反技术”的。这对于原本就缺乏技术建设的当代诗歌,它的破坏性表现得尤其明显。以至于年轻一代的诗歌写作者认为诗歌是没有任何难度的写作,使一些本来就缺乏写作能力的人披上了诗歌写作者的外衣。同时,也使一些本来就肤浅的写作者,以卖弄自身的浅薄找到了堂而皇之的藉口。

※如果说当代真正有效的诗歌写作,在过去的年代里(我指的是三四十年代和八十年代),还多少是(或至少在热爱诗歌的人那里是)意义控制和调节的支柱,那么当前的低俗诗歌的写作则不仅对于具有“建没性”的诗歌写作形成了遮蔽,而且与新一代写作者的知识缺陷和整个社会的休闲和娱乐化倾向形成了合谋。

※这种写作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使年轻一代的写作者丧失掉对诗歌起码的“感知力”。如果对当前出现的这种日甚一日的低俗化倾向不加以抵制,我们无法想象当代诗歌会堕落到何等的地步,这并非是危言耸听。

※如果我在此喊一声“救救孩子”!也许会惹来满堂哄笑,而且孩子们会笑得最响,那么,我是喊,还是不喊?


■背景,或思想的根基


§我们谈论当代文学时,很容易陷入局部而非总体地去谈论,或者更多地谈论写了些什么,而不是去追究为什么写。一部作品的文本本身固然是重要的,但为什么写出了那样的作品,作者是通过怎样的路径去实现自己的意图,他的文化资源在哪里,他作品的背景在哪里,其实是更应该去考量的问题。

§当我们从当代文学的来源上去分析,便很快发现当代具有代表性的小说和诗歌,都是在西方艺术的理念下完成,并以西方艺术批评的方式和对西方艺术作品的预期作为接受的基础。也就是说,从作品本身到评判标准再到心理预期,无不受西方文学所左右。

§从上述意义上讲,中国当代文学实际上是一种模仿中的文学,尚未形成自己独立的文学品质和自己独立的评判体系的文学。而要完成独立的文学品质和评判体系的建设,必须依赖于当代中国文化自身思想体系的建设,这是文学的潜在背景或思想根基,也是文学赖以生发的 “根”。

§从五四运动至今,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这个关键性的问题不仅没有解决,而且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被悬置起来了。目前的情形是指导写作的理念、技巧是西方的,且是通过翻译作品“透过”来的,也就是说“写作的根”是西方式的,但又无法真正消化、吸收。这其中还不包括“翻译的损失”,就算“原汁原味”地翻译过来了,还存在一个东西方文化的心理差距问题,我们究竟在何种程度上接受西方文化,以及我们在写作上是否“上手”的问题。

§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全方位“接轨”的过程中,谈建设自身的文化和思想体系有点奢侈,但这又是挥之不去、且火烧眉毛的事情。一个民族丧失掉她自身的文化独立性,即使她的作家和诗人再怎么才华横溢,也只能是别种文化的“旁白”和“增补”。

§正因为中国目前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文化自主系统,所以那些文学作品中的“思想性”是相当可疑的东西。这其中有太多的偷来的、贩买来的、东挪西借的所谓“思想”。由于这些作品的“思想”不是作者通过生命体验和深沉的思考所得来的,所以我们看到了太多的作品与人格相分离的事实,也见到了太多的依靠这种所谓的“思想”招摇撞骗的“诗歌混子”。


2006-03-12
韦白于长沙雅园

 

 
于[诗生活·新诗论坛]
http://www.poemlife.com⊙转帖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language=javascript<function openWindow(url, id){ var win = window.open(url, "MESSAGE" + id, ''); win.focus(); return false;}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