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镇宅之宝——长篇小说《狂欢》(5)  

2006-02-25 00:05:31|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上班

 

    天亮了。

    再往后,夏日清晨明丽的阳光已经撒满了窗外的院子……

    卧室之内,一对筋疲力尽的赤裸男女像死了一样爬在床上。

    男的忽然想起什么,腾地一下坐起身来。

    “再睡会儿吧,晚上折腾的……”女的说。

    “不行,今儿我得去上班……”男的说。

    “在哪儿上班?”

    “社科院。”

    “倒是近近的,就在吉祥村对面,那你咋去呢?”

    “坐公车。”

    “坐啥公车呢,你还是骑姐的车子去吧……”

    盖因如此,这个早晨,冯彪是骑着一辆新崭崭的女式凤凰自行车去上他第一天的班的,出了十里村,往东两站,再朝西两站,加起来也就是四站地的路程。临出发前他看过一眼女房东卧室里的老钟,距宋博士昨晚反复叮嘱的“8点整”尚有不多不少半小时,所以他在路上在上班族的人流中骑得不紧不慢,还有心回想起三年以前他有班可上时的情景,但也没有想出个具有代表性的画面来,每周也就是四至六节的中文基础课需要带,其余时间全都是在家里呆着——写作,大学教师这个职业惟一的优点就是无需坐班,当年他是走火入魔地辞的哪门子职呢?!尽管嘴上不说,他心里早已后悔不迭了,尤其是当那一直养着他的老婆忽然离去的这段日子——当他时常处在没饭吃的饥饿状态的时候……

    一想事儿路就更显得近了,朝西两站,然后向南一拐,社科院便到了——门楼不小,一道铁栅栏门横陈而过,他在早晨的阳光下眯着眼瞅着那块大牌子,脸上现出迷茫之色……

    “嗨!小冯,你还到得早,昨晚真是喝得太多了!我到现在头都是疼的……”闻听此声,定睛一看,胳膊底下夹着个公文包的宋博士正在路边站着,继而朝他走来:“诶!你咋骑了辆女式车?”

    “……”冯彪觉得这是个不好回答也无需回答的问题。

    “你先进去把车存到车棚,然后你看噢——”博士给他一指社科院门内的一座大楼,“你上到三楼找文学所所长办公室,先在那儿等着,我再等会儿这俩家伙。”

    “我跟你一块等吧?”冯彪说。

    “别别别,老梁——就是文学所的所长也就是咱们杂志社的社长已经在那儿了,老同志觉少睡不着,一大早就上楼了,来一个去一个,别让领导以为咱们都迟到了。”博士说。

    冯彪立马照办,进门,存车,上楼。

    在三楼朝西最顶头上,所长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室内陈设简朴,但却十分整洁,一个满头花发的干瘦老头正手持拖把用力地拖地——这就是老梁吧!冯彪想。

    “梁……梁老师!”冯彪先叫了对方一声,然后赶紧说明道:“是宋……叫我来……上班的。”

    只见老头慢悠悠地收起拖把,转过身来,喘了口气:“你是编辑部新招的同志吧?”

    “对,对。”冯彪赶忙回话。

    “家在本地的那个?”

    “是,是。”

    “欢迎欢迎!请进!坐,坐。”

    冯彪进得屋来,见到三把似乎是专为这天的“见面会”特意备好的椅子,择其最靠外边的一把坐下。老梁将拖把送回水房后重又回到了办公室,在办公桌后的一把很有年头的老藤椅(所长宝座!)上就坐,将桌上的一个保温杯拧开,呼噜噜地喝了一口里面的茶水,又接着对冯彪进行“审查”:

    “你是叫冯……?”

    “冯彪。”

    “哦,小冯同志。今年多大了?”

    29。明年就30了。”

“我听旺旺同志说,你是一名大学教师,这书教得好好的,咋就辞职不干了?”

    “教书……没什么意思——纯粹是对牛弹琴。”

    “你觉得编刊物有意思么?”

    老头说着放下手中的茶杯,站了起来,从桌子后面一直走到靠墙的书架边,拉开玻璃门,拿出一部《文学研究》杂志头两年的合钉本,交到冯彪手上,接着说:

    “我估计你连看都没看过——这就是需要咱们共同努力大力改进的刊物,编得倒是很认真,就是没人订么!”

    冯彪坐在那里埋头翻着,心说:是该没人订!满篇都是文学所研究人员或大学中文系教师写的那种意在混职称用的“学术八股”论文,而且地方色彩还十分浓厚,评论对象基本限于本地那几个著名的“乡土作家”。不要说走向市场了,就是在纯学术的刊物中也顶多属于三流……目光扫过,还就是宋博士的两篇文章可以看下去。

    他正读博士的文章时,博士已经走进屋来,身后跟着两个挺酷的时尚人儿。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