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镇宅之宝——长篇小说《狂欢》(3)  

2006-02-23 01:06:04|  分类: 长篇小说《狂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女房东

 

    见两碗拉条子被一扫而光,宋博士问小店店主:有啤酒没有?

    店主回答:没有。但又立刻表示:可以帮客人到村里的小卖部去买。

    博士便一下子站了起来,跟店主结了两大碗拉条子的账(两小碗面汤属于“免费赠送”)。然后对坐在对面已经吃得心满意足的冯彪说:“咱们换个地方,到街上找个像样的馆子,我请你喝啤酒!”

    之后,他们便离开了。

    冯彪与宋旺旺的初次正式面谈——也就是后来他们在长安南路上一家啤酒屋里喝啤酒时所发生的一切——甚至可用“相谈甚欢”来形容,当两瓶汉斯啤酒落肚,宋博士带着刚有的主编意识来考察用人对象的那颗心很快就放了下来,因为他发现:这个冯彪并未因三年辞职在家看似与世隔绝的写作生涯而丧失对世事的关心和感觉——也就是说,从社会的眼光来看,他还没有真正的“废掉”!相反,似乎还有一些拉开距离之后“冷眼看世界”的清醒和智慧,糟糕的个人境遇还使他憋出了一腔子邪火,一点就着……博士心里想找的正是这种人,是吾国文化环境中自古以来所盛产的那种十分典型的“怀才不遇”的“落魄才子”——这个特点与博士本人也有几分近似。看来人是找对了,这一个甚至比另外两个更为符合他的设想与要求,令他感到十分满意。

    这天午夜,已经安静下来的十里村内走回一个醉鬼,酒足饭饱的他看起来心情不错,将一支很老的流行歌哼在嘴上,成为小曲儿。这个醉鬼还能像狗一样准确地找到家,拍响了159号的铁皮门。

    院里的狼狗叫了。

    他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没过多时,有人脚步急促地跑上前来将门打开,是女房东。

    “大……大姐!对……对……对不住您了,这么晚……晚了,让您……给……我开门……”醉鬼说。

    “我没睡,专门等着你呢!”女房东说。脸上有意扮出的妩媚之色在门楼之下那一小片黑暗中无人看见。

    让他进来,她重新锁门,这回才是彻底锁死。

满身酒气的醉鬼从院中踉跄而过,朝着通往二楼的楼梯扑了过去……

锁好了门的女房东,返身得见月光下的楼梯上——一个人正如狗一般手脚并用地朝上爬去,但却未获成功,停在了原地……

“小冯,你看你都醉成啥咧些!不就是离咧个婚么!心里不痛快也不能这么糟蹋自个么!”女房东走上前去拉他起来,“走,到姐屋里去,喝点醋,喝点茶,醒醒酒……”

“我……不去!我……哪儿也不去!我……今儿晚上……就就……睡这儿了!”醉鬼嘴上拒绝着,死活爬着不动。

“你看你——真是醉咧!爬在这水泥楼梯上舒服还是咋地?”

妇人说罢,将其连拉带拽地弄起来,又将其臂弯上肩连扛带拖地弄进了她在一楼的家,并将其“卸”在客厅里的一条长沙发上。随后,妇人又从厨房中取来一小碟醋,来到四仰八叉的醉鬼跟前,顺着他酒气扑鼻的唇边灌了下去……

只听噗的一声——

醉鬼竟将满嘴的醋全都喷了出来,继而猛然抬头,挺身而起,哇哇大吐!

吐得真多!满身、满地啤酒的酒液,还有嚼碎的拉条子,气味刺鼻……

妇人递上一杯凉白开让他漱口,他咕隆咕隆地漱完,将口中的水吐在妇人递过来的痰盂里。

妇人命他将沾满污物的海魂衫脱掉,他也乖乖地照办了,露出了因为缺少户外锻炼而变得白生生的上身。

“大姐,对不起!把你这儿搞……搞……脏了……”醉鬼满怀歉意地说,人看起来像是舒服多了。

“这有啥呢!兄弟。谁没喝多咧吐过咋地?”妇人一边说,一边用厨房铲来的煤渣盖住地上的污物。

“大姐,从明天起,我又有班上了,下个月跟你结……房钱……”沙发上的醉鬼重又倒下,伸展四肢,仰面而躺。

“啥房钱?你不欠我房钱。”妇人一边扫地一边说,“你那小媳妇儿走的时候给你预交咧半年的房钱——咋?她没跟你说?”

没有回话,沙发上鼾声已起。

扫走地上粘满污物的煤渣,用过了水的拖把用力拖地时,妇人来到了长沙发边,脱掉了醉鬼脚上破得已经裂口的皮凉鞋,脚上很赃,趾头缝里已经渗出黑乎乎的油泥了……她的双手在想要解开他异味残留的短裤腰间的皮带时,犹豫在半空中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