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伊沙YISHA的blog

诗人、作家

 
 
 

日志

 
 
关于我

伊沙,诗人、作家。1966年生于中国四川省成都市。198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居陕西省西安市,在某大学任教。已经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诗集《饿死诗人》《伊沙这个鬼》《野种之歌》《我终于理解了你的拒绝》《伊沙诗选》《我的英雄》《车过黄河》《灵魂出窍》,长诗《唐》,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等。

网易考拉推荐

《有话要说》新篇二(2)  

2006-12-06 08:5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诗中化不掉的材料该舍就得舍。

你的笔下得再深一点才是心脏!

所谓诗味不是前定的,中显得诗味多,是因为前人多在那个海拔上写。我还是认为偏执一端、不及其余才是艺术正道,妄图调和、综合、集大成的东西都是二流以下的,因为首先不是创造性的。
 

从文化到身体是口语诗前后两个阶段的极。

在某种意义上,名作就是硬道理!

创造出真相的人还怕说出真相么?

这些作品开阔、豪壮了很多,只是稍有解说的杂音。

摇滚——中国摇滚,对我来说,不过是早进早出的精神骗局!

坚钢不可夺我志,何况烂人烂舌头!

我从不喜欢观念性、概念性、阐释性、说明性的,认为这是对诗性本质的背离;我喜欢的是以形象、事件、场景、行为、动作来实施的自然呈现……

没有人会真的授人以柄,我自然也是一样,当你抱定一个自以为是的“木柄”玩味了这么多年时,我又写了这么多诗。

诺贝尔奖的结果令俺幸灾乐祸——这些年来,几乎都被“有争议”的冷门之主儿拿走了,坚辞不授我国文化抬举的那类德高望重的大熊猫。不妙哟,白痴们。

我听说在成都的茶馆里某赝品诗人说我忧国忧民,我才蓦然发现——是噻!

小说就是小说,没有“诗人小说”或“诗小说”。

硬中有软,直中带曲,才是上品。

不一定每首诗都要写好,状态好才是大好。

“急智”之作不是做到更“急智”就会更好的,相反要在“若愚”上做点文章,才会更好。

此人做诗,有头脑意识的清醒和生命状态的混沌,假以时日,当有作为!

在我独门所创的诗意之下,生活、时代不过是材料而已。

   月月冲我喊差的人们,我惟一的希望:就是你们真的觉得这诗很差,真的这么认为,我是真希望把你们写好的那么一丁点希望都给掐死!
十余年来,我幸福地看到咒伊沙者一个个死得那个难看啊!

事实是:赢得别人的尊敬是有一种可耻的技巧的,诗内诗外皆如此。

   好一个说书人”——我就是要选择说书人的道路,而放弃思想者的可能——这正是我的四十不惑

我所创造的形式就是让大家用来消费的。

吾诗有幸,自上世纪的9394年开始影响到别人,至今方兴未艾。我见过海子麦地狂潮在我只身单枪匹马冲击下的覆灭,也看到了今天这由我而起的身体写作后口语所造成的口水泛滥,这些实际的影响的造成靠的是我的作品,我没有自杀,也从未制造过什么哗众取宠的行为艺术,为此而深感骄傲的同时,上帝也让我健康地活着看到这一切,不断赐我以灵感,令我创造力无穷……

 

在上世纪90年代受过我诗影响的人中间,有很多都是比我年纪大的主儿,其中还有“50的人,他们在我这里发生变化之前都是写的海子式的乡土抒情诗,在我这里转了一个弯,这些人对我都有一种心理上的期待——希望我能将他们组织起来再领着他们干点什么,走共同成名的道路,而我这个人嘛,从来在诗一途上都是爱耍单的(虽然朋友不少),严重辜负了他们的深情期待,于是乎便恨上了——“垃圾派垃圾运动、“低诗潮”里头正有这样的活标本,说起来还是我辈分较高的徒弟啊!

 

既然说到,我也不必客气,口语一路,实际影响最大的正是伊沙体,其它不必提,因为实在是没有那么大的实际影响,要么还没有形成

   有些老东西,也是手写年代过来人,每出手却带着网吧在线写作 的口水鼻涕……这种玩意,这种白痴说的呓语,可以蒙骗个把别人,但你休想蒙住我!

   朋友,你要是真在乎先锋的话,那么盯住我的诗就可以了,我走多远先锋就走多远,我走到哪儿,先锋就走到哪儿——这是严肃的真话。

我对《唐》有这样的直觉:它比朋友们评论得还要好。

   哪座是珠穆朗玛,哪座是希夏邦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每座山都矗立在青藏高原上。

有人说我是写诗的劳模——不,我是发明家。

其实我是个好静的人哟!

写作如房事,在那神圣时刻我是不呼口号的。

诗只相信诸葛亮,绝不相信三个臭皮匠。

我现在正在进行的不是“中年写作”——而是“壮年写作”!

   听好了——在新世纪拉帮结派就相当于在1990年代加入作协!孙大炮说:警醒!警醒!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